874 风起云涌!-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74 风起云涌!

    []

    “吼!”

    阿尔戈号的甲板上,

    srkr以惊人的气势咆哮着,宛如一点都没有受到腹部的重伤影响的样子。

    虽然无法再生好伤口,但

    srkr不仅有着〈狂化〉的技能,即使重伤都会不顾一切的进攻,还有跟库·丘林一样的〈战斗续行〉技能,等级亦是a级,只要不是致命伤就都能无视,就算是致命伤也不会影响到他,让这位半神的大英雄根本没有受到腹部的伤势的影响。

    但是,这不代表着

    srkr的伤就能够完全无视掉。

    “请让我来吧!”

    美狄亚就带着振作起来的坚定表情,这样子说着。

    “如果是我的宝具的话,那就一定可以治好

    srkr的。”

    说着,美狄亚完全没有等其余人反应过来,直接闭上眼睛,举起手中的魔杖。

    “铮————!”

    温和的光芒顿时在美狄亚的魔杖上绽放了起来。

    “〈万疵必应修补(pai

    akr)〉!”

    美狄亚顿时解放了自己的宝具的真名。

    与日后成为背叛的魔女不同,现在的美狄亚只是刚在神殿中完成修行的巫女长,纯洁无瑕的公主,其宝具乃是爱的具现化,无论是诅咒或者魔术造成的伤害都能够回复。

    这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治疗而已,而是能够计算出受修复者原来的样子,然后再进行自动修复。

    所以,在他人眼里看来,这项工作就像是时间产生了倒退一般,除了死亡以外的伤都能毫不讲理的克服。

    现在,美狄亚解放了自己的这个宝具,让治疗的光芒笼罩在了

    srkr的身上。

    下一秒钟,在

    srkr的身上,那伤口宛如真的产生了时间倒退似的,不仅血液通通都往回流,伤口亦是一点一点的消失,最终完全消失不见。

    以宝具克宝具。

    如果说,迪木卢多的宝具刚好克制了

    srkr的再生能力,那美狄亚的宝具就也刚好克制了他的魔枪带来的诅咒。

    因此,迪木卢多奋力的一击,最终还是无功而返了。

    “吼!”

    srkr便再次咆哮了起来。

    “呼”

    美狄亚则是松了一口气。

    其余人看到这一幕,对美狄亚亦是纷纷都刮目相看了。

    有了这个治疗效果相当于时间倒退一般的宝具,在战场上能够起到的作用可想而知。

    “干得好!美狄亚!不愧是我最爱的妻子!”

    伊阿宋亦是非常兴奋的喊了起来。

    “谢谢伊阿宋大人的赞赏。”

    美狄亚很开心似的露出笑容,只有眼中流露出来的些许无奈没有被察觉。

    毕竟,对于现在的美狄亚来说,她即没有爱上伊阿宋,更没有对伊阿宋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对于伊阿宋的那句「妻子」的戏言,能做的只有无奈的附和而已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

    “已经差不多快下降到地面了!”

    一直都在边上监视着地面的状况的斯卡哈出声了。

    众人这才纷纷反应过来。

    “美狄亚公主!”

    罗真立即向着美狄亚出声。

    “啊,是。”

    美狄亚先是一怔,紧接着明白了什么,连忙再次一挥魔杖。

    伴随着美狄亚魔杖的一挥,无数的龙牙凭空出现,撒向大地,犹如钻进大地里的树苗一样,似茁壮成长一般,让地面一一破出了白色的骨骼。

    一具具的龙牙兵就从地底下爬出来一样,如从坟墓里苏醒的死者一般,全部钻了出来。

    转眼间,战场之上,大批的龙牙兵占据了一片荒地,与前方黑压压的凯尔特士兵刚好形成了对峙之势。

    在罗真的支持下,得到了极为充分的龙牙作为素材,美狄亚便制作出了一支完全不逊色于凯尔特的军团。

    数百万的龙牙兵就形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骨海,让地面被翻了一个底朝天一样,泥土纷纷外露,方才让数量如此之多的龙牙兵钻了出来。

    “咔咔咔咔咔咔!”

    数量庞大的龙牙兵顿时张合着浑身的骨头,向着前方冲去。

    “噢噢噢噢噢噢!”

    凯尔特的士兵们的注意力一下子被龙牙兵军团给吸引过去,一个个的亦是狂吼出声,执起武器,向着龙牙兵的方向冲来。

    两大军团就这么在战场上相遇。

    并且,立即展开了一场不留余地的厮杀。

    “噗嗤!”“噗嗤!”“噗嗤!”

    龙牙兵个体脆弱,因此经常组成了复数的队,对凯尔特的战士进行碾压,即使有数具被压制,其余的亦是会一拥而上,刀剑齐下,将一个个的凯尔特战士给砍成肉酱。

    “嘭!”“嘭!”“嘭!”“嘭!”

    凯尔特的战士们则一个个的身强体壮,凭借着强壮的身体强势冲垮着龙牙兵的冲锋,几个起落之间就将一具具的龙牙兵给砸碎、摧毁。

    战场上,无数的龙牙兵和凯尔特战士就一直在交战,刀光剑影,箭雨纷飞,卷起阵阵沙尘,场面异常浩大。

    而在这个时候,阿尔戈号已经是降到了离地面极近的低空。

    “吼!”

    srkr第一个从甲板上纵身跃下,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激起一阵轰鸣的同时,整个人更是都如同一台绞肉机般的冲出,怒吼期间,手中斧剑似暴风般乱舞,瞬间绞杀无数凯尔特的战士。

    与此同时,其余从者们亦纷纷都在战场上开始冲锋。

    罗摩手持不灭之刃,放声高喝,手中刀刃每次一闪,数名凯尔特的战士就会浑身洒血的飞了出去,让罗摩一冲杀了过去,杀出了一条血。

    迦尔纳更是干脆,浑身烈焰缭绕,面色冷静,手中神枪一挥,其前方就会被烈焰轰炸,如同有火山在地下爆发似的,破坏力惊人。

    斯卡哈亦是双手均都紧握魔枪,直接冲了出去,手中魔枪化作无数的枪芒,在一个个凯尔特战士的身上留下一个个的血洞,让大片大片的凯尔特战士均都倒了下去。

    而在阿尔戈号上,阿塔兰忒一直都在射击,让威力惊人的箭矢一一暴射而出,美狄亚亦是在不停的发射魔弹,轰炸着下方的军团。

    只有伊阿宋,这位王子殿下同样面色铁青的不断转舵,让阿尔戈号避开袭来的一阵阵箭雨。

    一众从者们纷纷都展现出了惊人的能力,彻底的打响了这场战争。

    然后

    “前辈!”

    玛修同样在阿尔戈号上纵身而下了。

    “啊!”

    罗真如同一只暗鸦般轻飘飘在其身侧落地。

    “我们走!”

    罗真向着玛修做出指示。

    “是!”

    玛修大声的应和,举起手中的盾牌。

    身上,魔力在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