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 「王」对「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77 「王」对「王」

    []

    对于发生地面上的事情,处于半空中的阿尔戈号内的从者们自然是全部都收进眼底了。

    “那那是怎么回事啊!?”

    伊阿宋一边以过于让人惊讶的技术操纵着船只,让船只不断的避开来袭的箭雨,一边对地面上展开的战况亦是露出焦急之色。

    “阿周那那个家伙跑出来搅局也就算了,这是早就猜到的事情,但那个和罗摩长得一模一样的从者又是怎么回事!?”

    阿尔戈号上的众人就清楚的看到,随着罗摩被悉多给重伤,两人正在进行激烈的交战。

    说是交战,其实只不过是悉多一味的带着邪恶的笑容向着罗摩进行射击,罗摩则很明显还在动摇中,面对悉多的射击,只能一直被动的防御,挥舞不灭之刃,将来袭的箭矢全部弹飞,却根本无法前进一步,主动攻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摩的伤势貌似也对其造成了不的影响,令罗摩每次动作都会导致大量的鲜血洒出。

    于是,罗摩竟是落得了下风,被悉多给压制住了。

    这导致的影响可不。

    要知道,目前,迦尔纳已经和阿周那展开了激战,让烈焰与雷霆不住的从战场的一角暴起,大地频频震颤,冲击的暴风更是夹杂着沙尘,让沙尘暴般的风景在那里起伏,将那一带化作无人能够靠近的死亡之地,战况之剧烈,那是可想而知。

    而赫拉克勒斯则同样与芬恩、迪木卢多两骑从者交战中,前者咆哮连连,如暴走的战车,不停冲撞猛攻,后者则游走在对方的身周,手中之枪如激荡的水流以及两道诅咒之光,连连窜向了赫拉克勒斯的方向,让双方的激战亦是接连的掀起冲击,在战场上不住碰撞,撼动着空气。

    此次战争,玛修、斯卡哈、迦尔纳、罗摩以及赫拉克勒斯一行五骑从者就是主力前锋,每一人都有着顶级从者的战力,必须靠着他们的冲锋陷阵来打开局面才行。

    要不然,即使双方军团战力相差不大,无论是龙牙兵还是凯尔特战士的数量都多达数百万,但与个体脆弱的龙牙兵不同,凯尔特的战士一个个的身强体壮,在数量相差不大的状况下,谁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根本不需要考虑。

    所以,在众人的设想中,除非凯尔特一方使用〈圣杯〉召唤出新的从者,否则,迦尔纳会与阿周那对上,赫拉克勒斯会解决两骑枪兵,罗真会带着玛修和斯卡哈直捣黄龙,与库·丘林和梅芙决一胜负,那么,剩下的罗摩肯定能够随心所欲的冲锋。

    届时,借助罗摩那a级的对军宝具的力量,再加上阿塔兰忒与美狄亚二人在阿尔戈号上进行后方的支援,完全可以碾压凯尔特的军团,最终消灭敌方所有的战力,再去支援其它战局。

    然而,罗摩会被悉多给挡下来,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

    包括罗真,同样没有想到,梅芙居然不是用〈圣杯〉来召唤出新的从者,而是直接黑化了悉多,让悉多前往对付罗摩。

    这的确是一把对罗摩而言再有效不过的武器。

    这样一来,最后一名前锋也被牵制,甚至面临危局,这导致战场的战况一下子出现了颠倒。

    至少,失去了从者的冲锋陷阵,凯尔特一方的战士是得以转过头来,专心对付龙牙兵。

    伊阿宋就眼睁睁的看着大批的龙牙兵被摧毁,白茫茫的骨海渐渐被黑压压的人海给吞没,不由得面露暴躁不已。

    美狄亚和阿塔兰忒一个不停的发射着魔弹,一个不住的射击,同样面露凝重之色。

    “把龙牙兵全部派出去吧!美狄亚!”

    阿塔兰忒就以刻不容缓的语气这么出声。

    “已已经派出去了!”

    美狄亚一边舞动魔杖,洒出大量龙牙,生成龙牙兵,一边呼吸微微变得急促起来。

    即要生成数百万的龙牙兵,又要进行后方的支援射击,还得使用魔术维持阿尔戈号的飞行,在场所有的从者里,工作量最高、最大的其实就是这位一直默默的做事的公主殿下。

    如果不是因为在出发之前,为了战争的胜利,罗真与己方几乎所有的从者都缔结了临时契约,包括赫拉克勒斯都契约了,那美狄亚的魔力或许早就用尽。

    顺带一提,之所以用「几乎」这样的词汇,那是因为唯独伊阿宋,罗真没有与其缔结临时契约。

    伊阿宋本人不情愿是一回事,罗真也不觉得与其契约能够增加什么优势,倒不如说反而会浪费魔力,还不如不契约。

    一众从者们就都从罗真那里得到了魔力的支援,战力相较于以往多少有些提高。

    可现在的形式,对于己方而言,依旧存在劣势。

    “啧!”

    阿塔兰忒不由得咋舌。

    如果不是担心罗真那边对付罪魁祸首需要力量,怕对他的魔力造成过度的消耗,阿塔兰忒肯定会连发宝具,将敌方的阵营给撕裂。

    “御主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呢?”

    阿塔兰忒就为此忧心着。

    对此

    “已已经对上了!”

    美狄亚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什么魔术,惊呼般的这么开口。

    此时,罗真正将自己的〈天眼〉全力展开,如一个无形的络一样,笼罩住周围的一带。

    所有的地形一下子全部印入罗真的脑海。

    所有人的位置亦是像密密麻麻的点一般,被其清清楚楚的探知。

    罗真就在金乌大衣的携带下,一边极速飞掠,一边闭着眼睛,探查周围所有的状况。

    其身旁,两骑的从者在保驾护航。

    “嘭!”

    玛修如战车般冲锋着,架在身前的盾牌将前方上的凯尔特士兵全部撞飞,令其所过之处被蛮横的清理干净,于背后卷起一道道沙尘,极其壮观。

    “噗嗤!”

    斯卡哈则专心致志的挥舞着魔枪,让双手上的魔枪都化作风轮,一动一转之间,无数的凯尔特战士的身上就被戳出了血洞,身死当场。

    在这两骑从者的保驾护航之下,罗真才能得以一畅通无阻,向着自己的目标而去。

    向着那发出悦耳却高亢的笑声的目标。

    “呵呵呵!哈哈哈!”

    在这样高亢振奋的笑声之下,一个手持教鞭的少女正坐在一辆由两头装备着盔甲的大象拉动的战车上,于战场上尽情的奔驰。

    两头钢象便不停的拉着战车,在战场上来回冲撞,不仅将龙牙兵一具具的撞得粉碎,还将岩石、地面等等都撞得四分五裂,令沙尘弥漫。

    少女对这个景象好像感到非常的愉悦和开心的样子,一直都在娇声大笑着。

    “那就是女王梅芙吗?”

    玛修绷紧了神经。

    “还是一如既往的肆无忌惮啊。”

    斯卡哈则轻哼了一声。

    至于罗真

    “那就是女王梅芙”

    凝视着那位高声大笑的女王,罗真眯起眼睛。

    其身上,魔力开始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