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9 〈决意奋起之盾〉-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79 〈决意奋起之盾〉

    []

    “轰!”

    似迫击炮一般的魔枪便划破了长空,对着罗真的后背,径直的暴射而上。

    相信,只要再过数秒,那当初在盆地里曾经一度发生过的袭杀,将再一次的发生在罗真的身上。

    届时,就算罗真还能够像上次那般,避过致命伤,可在现在这样的状况下,为一众从者们提供魔力的御主身受重伤,那绝对是一个可以颠覆最后的胜局的影响。

    这种影响,身为凯尔特一方的王,库·丘林便将其看穿了。

    所以,库·丘林再一次的发动了袭杀,毫不犹豫的将自身隐匿起来,再毫不犹豫的解放自身的宝具,向着罗真,发动了致命的一击。

    可惜

    “你以为同样的手段还能奏效吗?”

    罗真根本没有回过头,凭借着〈心眼〉察觉到来自背后的致命一击以后,立即释放出所有的魔力,注入到自己的从者的体内。

    哪一个从者呢?

    “玛修!”

    罗真呼唤了对方的名字。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方,避开战车的冲锋的玛修清清楚楚的看到高空中发生的事情,眼看着罗真的背后极速轰来的魔枪之光,如同彻底的爆发一样,一边发出高声的呐喊,一边重重的敲下了手中的盾牌。

    没有能够在上一次保护好罗真,令罗真险些丧命,这一直都让玛修耿耿于怀。

    虽说,罗真早已说过,对方既然是必中心脏的魔枪的话,那玛修没有能够守住也很正常,可这根本就无法说服玛修。

    因为,如果玛修真的使出全力,其实,这位亚从者是有办法防住库·丘林的魔枪的。

    这一点,玛修自己或许在潜意识里察觉到了,所以才会那么愧疚,而罗真同样在那之后从玛修的能力参数里发现了一个秘密。

    职阶:shilr

    真名:玛修·基列莱特

    属性:秩序·善

    ————能力值————

    筋力:

    耐久:a

    敏捷:

    魔力:b

    幸运:

    宝具:—

    ————职阶技能————

    对魔力:a

    能使魔法阵和大魔术无效化,即使是当代最高等级的魔术师,也不能用魔术直接造成伤害。

    骑乘:

    能熟练的驾驭坐骑。

    自阵防御:

    守护己方或者己方阵营之际所发挥的力量,能发挥出超出防御极限值的伤害削减,但对象并不包含自身,等级越高,守护的范围越广。

    凭依继承:?

    亚从者所持有的特殊技能,继承凭依的英灵所持有的技能之一,并将其升华成自身的流派,在此继承的技能为〈魔力防御〉,与〈魔力放出〉同类型的技能,能够将魔力直接变换成防御力,如果持有庞大的魔力,即使是成为守护一国的神圣之壁都不成问题。

    ————保有技能————

    现为脆弱的雪花之壁:—

    能够将使用者的精神力变换成物理防御,精神力越强韧,信念越强大,防御力便越高超,但目前并没有发挥出真正的价值。

    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

    将对象在时间轴上一时错开,从而回避攻击,等级高的话,即使是高次元的攻击也可以回避。

    决意奋起之盾:—

    奋起勇气,无论面对谁都不会让出后方所守护之人。

    这就是玛修的能力参数,一个专门为了防御和守护而诞生的亚从者,所有的技能都是为了这唯一的目的才构成。

    这样的玛修,绝对能够挡下所有针对御主的攻击。

    哪怕是库·丘林的魔枪,同样是如此。

    罗真就从玛修的其中一个技能里发现了这个可能性。

    决意奋起之盾:奋起勇气,无论面对谁都不会让出后方所守护之人。

    这个技能,其实拥有着吸引敌人的所有攻击的效果。

    也就是说,只要玛修奋起勇气,那么,所有针对罗真发动的攻击,全部都会被其吸引过去。

    哪怕是库·丘林的魔枪,同样是如此。

    于是

    “嗤!”

    高空中,逼近罗真后背的魔枪陡然划过一个不由自主的轨迹,似一道闪电一样,骤然一折,竟是向着地面上筑起盾牌的玛修的方向暴射而去。

    魔枪的致命一击,就这么被玛修吸引了过去。

    也许,在旁人看来,这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牺牲者而已。

    可是,只有罗真才知道,魔枪的一击,根本伤不了玛修。

    因为,玛修还有另外一个技能。

    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将对象在时间轴上一时错开,从而回避攻击,等级高的话,即使是高次元的攻击也可以回避。

    如果说,前一个技能能够吸引敌人所有的攻击的话,那后一个技能就是能够瓦解敌人所有的攻击了。

    即使是必中心脏的魔枪,因果逆转的宝具,若是对象从时间轴里错开、消失的话,那也注定只能无功而返。

    “嗡————!”

    在空气的嗡鸣声中,玛修的身体便如同变成海市蜃楼一般,一个摇曳,竟是变得虚幻起来。

    “唰!”

    带着犀利的破空声的魔枪在玛修的身上穿透而过,落在了空处。

    “什么?”

    看到这一幕,即使是冷酷、残酷如狂王,依旧还是发出了愕然的声音。

    然后

    “你在看哪里啊?蠢货!”

    身在战场边缘的库·丘林的背后,斯卡哈似鬼魅般的闪现,手中的两把魔枪同样释放出不祥的魔力,刺激到了库·丘林的神经。

    “贯穿”

    就像是为了礼尚往来一样,面对不再具备英雄气概,为了杀戮,可以完全不择手段的弟子,斯卡哈亦是连一点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准备解放宝具。

    只是

    “别想伤害库!”

    在这样一个娇喝声下,被两头角牛所拉动的战车疯狂的狂奔而来,向着斯卡哈的方向冲去。

    连带的,即使是库·丘林也被纳入了攻击范围,竟是面露了被践踏的状况。

    “哼!”

    斯卡哈冷哼了一声,却是完全没有避开。

    理由,仅是因为有人会挡下梅芙而已。

    “急急如律令(rr)!”

    半空中,罗真便打出了数枚咒符,令其似子弹一样的窜出,掠向了梅芙的战车的底下。

    下一刻,这些咒符纷纷绽放出光芒,令一根根粗壮的树根从地底下快速生长,缠住了梅芙的战车。

    梅芙的战车顿时被迫停下,即使两头角牛拼命的拉扯,依旧拉扯不动。

    “啊!”

    站在战车上的梅芙不由得发出惊呼。

    而梅芙的冲锋被阻止,斯卡哈的宝具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了。

    “〈贯穿死翔之枪(gablgalrai)〉!”

    对着面前瞳孔猛缩的库·丘林,斯卡哈高声解放了宝具的真名,将手中的一支魔枪骤然掷出。

    “轰!”

    一如先前库·丘林解放宝具一样,魔枪划破空气,轰向了库·丘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