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 先杀掉那个御主-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80 先杀掉那个御主

    []

    胜负已分。

    这是看到斯卡哈解放了宝具的所有人心中第一个闪过的念头。

    面对斯卡哈的宝具,已经发动过宝具的库·丘林早已没有对抗的手段,连魔枪都不在手中。

    因此,这一击,将是奠定胜负的一击。

    至少,其余人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库·丘林却是异常的冷静。

    “我就知道,不管我的袭杀成功还是失败,第一个对我杀来的人一定是你。”

    库·丘林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斯卡哈。”

    说着这样的话,库·丘林竟是对着那轰来的魔枪,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

    “噗嗤!”

    斯卡哈的魔枪顿时穿透了库·丘林的手掌,让鲜血溅射了出来。

    “蠢货!”

    看着这样的库·丘林,斯卡哈却是大骂了一声。

    就算牺牲一只手来接下这支魔枪,又能怎么样呢?

    这第一支的魔枪本来就不是杀伤用的,而是用来将对手钉死在空间上,令其无法逃脱。

    所以,就算库·丘林用手接下了这一枪,这一枪的效果依旧会发动,将库·丘林的手死死的钉在空间上,令其动弹不得。

    紧接着

    “给我回〈座〉上反省去吧!瑟坦特!”

    斯卡哈将手中的第二支魔枪重重的掷出。

    于是,猩红的魔枪化作一道光束,掠向了库·丘林所在的方向。

    其所过之处,不仅地面被犁开般刮起暴风和沙尘,连碎石瓦砾都被通通轰碎,化作了湮粉。

    魔枪就划过闪电般的轨迹,直射向了库·丘林。

    此方为必中心脏的魔之一击。

    然而

    “嗤!”

    被斯卡哈掷出的魔枪,不但没有遵循着必中的轨迹,命中库·丘林的心脏,甚至像是错乱了一样,直接飞射向了远方,只留下一阵暴风,消失了踪影。

    “什!?”

    斯卡哈大吃一惊。

    “骗人!”

    玛修同样惊呼出声了。

    连在半空中的罗真都惊愕而起,旋即终于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

    “库·丘林的身上没有心跳!?”

    是的。

    在库·丘林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心跳。

    罗真的〈心眼〉就没有窥视到心跳的波动。

    换言之

    “他身上没有心脏!”

    罗真道出了这个令人觉得难以置信的事实。

    正是因为没有心脏,魔枪才会打偏,根本没有命中库·丘林。

    若是连心脏都没有,那又如何命中心脏呢?

    结合库·丘林之前所说的话,众人立即明白了个中的缘由。

    已经猜到自己的袭杀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第一个对他发难的肯定是斯卡哈的库·丘林早就预测到了这个状况,所以

    “上次被魔枪刺穿的心脏,他即没有修复,更没有治愈!”

    正是如此。

    即使回来的时候还打算借助〈圣杯〉的力量来修复心脏的伤势,将魔枪的诅咒给去除,可在之后,定下这次袭杀计划的库·丘林便放弃了这个决定。

    为了应付斯卡哈的暴起发难,这位狂王竟硬是顶着心脏被贯穿的伤害好几天,就这么上了战场。

    这种非人的做法、非人的痛苦、非人的盘算,库·丘林竟是全部承受了下来。

    只为了这一刻。

    “噗嗤!”

    撕裂声响起了。

    那是库·丘林主动撕裂了被魔枪给钉死在空间里的手臂,不顾狂洒的鲜血,向着斯卡哈冲来所激起的动静。

    “!”

    斯卡哈面色一变,不假索的暴退。

    而这个时候,库·丘林却是举起了一只手。

    “咻!”

    魔枪划破长空,再次似闪电般的来回划过,最终往库·丘林的身上落去,被其握进了掌心。

    “你完了,斯卡哈。”

    库·丘林就对着斯卡哈做出这样的宣言。

    旋即,不顾重伤的身体,猛的窜向了斯卡哈,将手中的魔枪暴刺而出。

    刚刚解放了宝具,将两把魔枪都掷出的斯卡哈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回收魔枪,并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不及的关系,根本没有取出第三支魔枪,就这么空手对向了库·丘林。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里

    “嗡!”

    一面表面刻画着魔法阵以及一道道的咒纹的无形念力之盾在斯卡哈的面前旋转而出,挡在了库·丘林的面前。

    “铛————!”

    库·丘林全力的一刺,落在这面无形之盾之上,结果只是摩擦出火星,紧接着就被弹开。

    那自然是罗真的〈魔防〉了。

    “玛修!”

    半空中的罗真一边以〈魔防〉弹开库·丘林的一击,一边对着玛修下令。

    “喝啊!”

    擒起盾牌的玛修全力冲锋而来,带着呼啸的劲风,重重的冲撞在库·丘林的身上。

    “嘭————!”

    炸裂似的爆鸣声中,库·丘林被玛修结结实实的一击给撞飞,在冲击波之下不停的翻滚出去,滚出数百米以后方才稳住身形,脚掌摩擦着地面,一带起烟尘,最后才以单膝跪地的姿势,停了下来。

    “嘁”

    库·丘林身上已经鲜血淋漓了,却依旧不被其放在眼里,只是抬起眼帘,注视向罗真,眼中充满着杀气。

    “没有能够在刚刚的袭杀里将你解决,果然是一个大失败。”

    库·丘林便从一开始就将罗真视作最棘手、最需要杀掉的敌人,对罗真的重视可想而知。

    而和库·丘林一样,梅芙亦是对罗真的存在感到极其忿恨。

    “不仅缠住了我的战车,还伤害了库,你真是罪该万死。”

    梅芙就对罗真恨得牙痒痒的。

    但不管是库·丘林还是梅芙都知道,这一场战争里,罗真的地位真的是重中之重。

    不说是敌方阵营的领袖,为众多的从者提供着魔力的御主,就是这支援能力都让人无法不重视起来。

    别的不说,在这一次的交锋里,罗真仅出手了两次。

    一次用木行符缠住了梅芙的战车,让库·丘林孤立无援,只能直面斯卡哈的宝具。

    一次用〈魔防〉之盾挡下库·丘林出其不意的反击,解救了斯卡哈,将整个局面都给挽回。

    库·丘林尽心尽力的袭杀,两次都在其手中溃败。

    这个迦勒底的御主就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从不强出头,只是给予着从者们最大的强化以及最恰到好处的支援,便让整个局面都变得不同。

    有鉴于此

    “别管斯卡哈和那个亚从者了,梅芙。”

    库·丘林便冷冷的下令。

    “就算重伤也没关系,总之先杀掉那个人类的御主。”

    闻言,梅芙笑了。

    笑得非常愉悦。

    “好的!库~~”

    梅芙即开心又愉快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玛修和斯卡哈的表情顿时变了。

    罗真亦是眯起眼睛,身上魔力涌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