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2 战士的最终挽歌-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82 战士的最终挽歌

    []

    就在罗真遭到库·丘林的狙击,战场亦是彻底的被龙种们给支配,变成一片遭到蹂躏的火海时,其余的战场上,战况也在发生着改变。

    “吼!”

    赫拉克勒斯眼冒凶光的咆哮,看到一头头的巨龙开始蹂躏战场,整个战场亦是被无数的双足飞龙给轰炸着,连阿尔戈号都遭到数头巨龙的追击,立即就是转过头,准备前往救援。

    即使因为被〈狂化〉而失去了几乎所有的理智,但赫拉克勒斯作为希腊最出名的大英雄,依旧还是残留有部分的理性,就算是以本能般的形式存在,这位大英雄也知道,自己当前最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虽说,现在的赫拉克勒斯能做到的事情就只有战斗,但仅限于战斗,没有什么比这个堪称不死身的狂战士更适合的了。

    只可惜,有人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赫拉克勒斯离开。

    “喝!”

    “哈!”

    金色的枪兵与黑色的枪兵同时突破火海,像两道流光一样的携带着呼啸的劲风,突进到赫拉克勒斯的面前,手中之枪立即如毒蛇般窜出,咬向了赫拉克勒斯。

    “锵!”

    “锵!”

    伴随着两个清脆的交击声,两把在神话中都赫赫有名的枪,落在赫拉克勒斯的身上,竟只是刺出一阵刺眼的火花,随即就被弹开了。

    “吼!”

    赫拉克勒斯立即愤怒的咆哮,手中斧剑浑然一转,猛扫而过。

    “轰!”

    爆鸣声中,斧剑的横扫激起了可怕的旋风,将芬恩以及迪卢木多都给扫飞了出去。

    “呜!”

    “咕!”

    芬恩以及迪卢木多顿时宛如被冲击波给轰飞一样,相继的在半空中翻转,一会以后才稳住身形,前后不一的落在地面上。

    “哈哈哈”

    两名枪兵在落地的瞬间里,呼吸就变得紊乱了起来,让一个伫着长枪的踉跄着,一个单膝跪地,身上的魔力则变得微弱至极。

    仔细一看,和刚开战时的潇洒不同,此时此刻里,这两骑枪兵的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严重透支了。

    “吼!”

    反观赫拉克勒斯,不仅毫无损伤,而且越战越勇,咆哮声变得越来越震撼人心。

    这一眼就能够让人看得出来,这次激战,究竟谁才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的那一个。

    面对〈费奥纳骑士团〉中的团长以及第一勇士,赫拉克勒斯只身一人将两人给压制着,强得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但仔细一想,这才是合理的结果。

    赫拉克勒斯的〈十二试炼〉本来就是几近无解的存在,不仅能够免疫b级以下的攻击,还能在不断承受攻击的过程中提高对该种伤害的防御力及免疫力,最终还有整整十一次的复活机会,必须得打倒其十二次才能真正宣布胜利,面对这样的宝具,谁能保证自己可以稳胜?

    之前,迪卢木多的魔枪倒是突破了赫拉克勒斯的防御一次,不仅重伤了他,还在其身上留下诅咒,致使赫拉克勒斯险些无法再生,但承受了那一次的攻击以后,赫拉克勒斯已经对迪木卢多的诅咒魔枪产生了抗性,现在,那把魔枪想再伤到赫拉克勒斯,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芬恩与迪木卢多对赫拉克勒斯无法造成伤害,赫拉克勒斯那狂猛可怕的攻击却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两人,随着战斗的进行,最终变成这个局面,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若是在一般的圣杯战争中被召唤,赫拉克勒斯甚至有办法单凭自身就横扫其余六骑的从者,现在面对区区两骑,想压制他们,又有何难?

    想战胜这样的赫拉克勒斯,要么得拿出可以一次性杀死其十二次的破格宝具,要么得拿出b级以上的十二种不同的手段来消耗掉他的复活次数,否则根本不可能战胜他。

    这就是名为赫拉克勒斯的英雄的可怕,即便是迦尔纳以及斯卡哈这种英灵中都能够排上一、二位的存在,想压制赫拉克勒斯容易,想战胜赫拉克勒斯就难了。

    所以,单凭芬恩以及迪木卢多的力量,现在已经没办法战胜赫拉克勒斯了。

    “真是伤脑筋了。”芬恩就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无奈的道:“原本还以为靠我们两个人的话多少能够有点办法,谁知道结果是这样,真应该说不愧是希腊中钢力无双的大英雄吗?”

    “真是对不起,王啊。”迪木卢多貌似也感觉到了最后的结局,低声道:“身为〈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与王联手,居然还沦落到这般难堪的境地,连区区一名英雄都无法打倒,实在有愧于第一勇士之名。”

    “这可怪不了你,迪卢木多哟。”芬恩摇头失笑道:“对手是那种怪物也没办法,堕落为精灵的神灵可比他容易对付多了,至少那个还能杀死,这个是无论如何都杀不死的啊。”

    “王啊”迪木卢多便无力的握住了手中的魔枪。

    看着这样的迪卢木多,芬恩露出了洒脱的笑容。

    “我知道,迪木卢多,你其实依旧对我有怨恨。”芬恩就像是看穿了迪卢木多的内心一样,笑着道:“但是,你选择了放下这份怨恨,选择了无愧于〈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勇者之名的道,依旧奉我为王,你的忠诚,你的宽恕,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救赎。”

    “王”迪木卢多顿时怔住了。

    芬恩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之所以会甘愿奉那位狂王以及女王为主,目的是想在这片大陆上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重新找回过去的荣光。”

    芬恩就道出了两人的目的。

    “但是,借助这个新的国家,重拾我等的旧情,重新回到你我互相信任的那个时期,这样的想法,我也不是没有啊。”

    闻言,迪木卢多微微睁大了眼睛。

    旋即,这位勇士终于也是放缓了面容,露出笑容。

    “可惜,这个愿望终究实现不了。”

    迪木卢多就这么说着。

    “没办法,缺乏正义的战斗本就该是这种结局,而且也不坏。”芬恩非常干脆的接受了这个结果,随即站起身来,对着迪木卢多露出最后的笑容,道:“至少让我们一起战到最后吧,吾的第一勇士。”

    面对芬恩的这番言语,迪卢木多能够做出的回答,难道还有别的吗?

    “是!”

    迪木卢多便以强而有力的声音,做出最后的回答。

    两名枪兵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上站起身,再次对向赫拉克勒斯。

    “吼————!”

    有如察觉到两人的觉悟一样,赫拉克勒斯做出正面的回应,如暴风般冲了出去。

    芬恩以及迪卢木多同样怒吼着冲锋。

    “〈无败紫靫草(aai)〉!”

    “〈破魔的红蔷薇(gaarg)〉!”

    激荡的水流以及红色的闪光同时暴起,迎向了赫拉克勒斯。

    “轰隆————!”

    胜负,就在这一次的轰鸣里,骤然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