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 一瞬一息的死斗-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95 一瞬一息的死斗

    []

    “轰隆隆”

    这一刻里,整个战场震颤了起来,响起一阵阵的轰鸣。

    近千米的龙就这么重重的坠落在大地上,说是惊天动地,一点都不夸张。

    大地便似遭受到了重击一样,如被陨石直击一般,频频震颤,掀起阵阵沙尘。

    “昂!”

    北斗便躺在那里,努力的准备支撑起身体,但开了一个洞的龙躯就像是违抗着北斗的意志一样,让北斗仅能抬起上半身,紧接着就又是倒了下去。

    其身上,加持的龙灵真言开始流逝,令北斗的力量大幅度的丧失。

    化作怪物的库·丘林便闪身至北斗的面前。

    “就这样了吗?”

    库·丘林冷冷的对着北斗开口。

    “即使是传说中的龙种,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依旧避免不了沦落到这幅惨状啊?”

    库·丘林便口吐侮辱敌人的言论。

    当然,其本人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一贯的做出冰冷的感言而已。

    “战斗不了的龙跟边的阿猫阿狗没什么差别,只不过是大只了一点而已。”

    库·丘林高高的举起尖锐的利爪。

    “现在就送你上吧,龙。”

    说着,库·丘林的利爪上,化作猩红气焰的魔力便涨动了起来,对着面前的北斗,豁然劈下。

    但是

    “休想!”

    一道持盾的身影如风一般的欺进了北斗的面前,将盾牌高高的举起,迎向劈下的利爪。

    “铛————!”

    又是清脆的交击声化作震撼人心的音浪,伴随着冲击一起,震碎了交锋的两人脚下的地面,让脆弱不堪的地面再次往下陷落,变成一个残破的坑洞。

    “唔!”

    玛修只觉得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从盾牌上传递而来,令其当场单膝跪下,膝盖撞碎了地表,陷进了泥土里。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加持着〈刚体〉的力量,盾牌上亦是有着〈魔防〉在相辅相成,或许,玛修会因为这一击的力量被整个人轰进地底,那也说不定。

    当然,玛修不是一个人。

    “急急如律令(rr)!”

    在简短的咒文之下,数枚咒符如子弹般的窜来,一一被解放,化作一把把锋利的刀刃,一边划过空间,一边暴射向了库·丘林所在的方向。

    “锵!”“锵!”“锵!”“锵!”“锵!”

    钢铁与钢铁的撞击声便一下接着一下的响起。

    可是,那并不是库·丘林挥舞利爪,将来袭的刀刃全部弹开所激起的声音,而是刀刃一落在库·丘林的身上,却连一丁点的伤害都没有带来,反而被库·丘林身上的兽甲所弹开的声音。

    使用了〈死牙之兽的噬碎〉以后,库·丘林提升的不仅仅是筋力而已,连耐久的参数都提高了。

    本来,库·丘林的耐久参数就有b级,现在被〈死牙之兽的噬碎〉提升,那至少也提升了一个级别,达到a级,乃至有可能达到a级了,那也说不定。

    理所当然,罗真根本没有奢望这种程度能够对现在的库·丘林带来伤害。

    在金乌大衣的翻动下飞上半空的罗真便再次打出数枚咒符。

    “金气生水气!”

    咒符掠至被弹飞的一把把刀刃之上,让刀刃如同融化一般,迸发出一股股巨大的水流,涌向了库·丘林。

    “不值一提。”

    库·丘林完全没有将涌来的暴流当做一回事,竟是再次举起利爪,骤然一挥,对着卷来的暴流劈了下去。

    “轰隆————!”

    轰鸣声中,巨大的水气形成的暴流居然被库·丘林当场劈断,分了开来。

    那场景,简直就像是有一个海被库·丘林用爪子劈开似的,异常惊人。

    但这也在罗真的预料中。

    “水气生木气!”

    罗真将数枚木行符打进了断流里,让它们绽放出光芒。

    “嘭!”“嘭!”“嘭!”“嘭!”

    大地顿时如同干涸了般疯狂吸水,随即骤然粉碎,让一根根粗大无比的树藤钻了出来,从四面八方围绕而来,包围向了库·丘林。

    “靠这种东西又能干什么?”

    库·丘林双手上的利爪一阵挥舞,像是舞出了一阵刀光剑影一样,让利爪化作爪光,仿佛闪光一般的在自己的四周迸现,一阵切割,将一根根粗大无比的树藤直接切成了无数片。

    但这个时候,罗真已经打出了新的咒符。

    “木气生火气!”

    一张张贴在了被切断的树藤之上的火行符闪耀着,点燃着树藤,化作漫天的烈焰,如爆炸般,将库·丘林给吞没。

    旋即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罗真咏唱出了咒文。

    那是〈火界咒〉的咒文。

    虽然不是全力全开的不动明王真谛的〈火界咒〉咒文,可泛式的〈火界咒〉本来就是调整为对灵性的伤害极高的术式,对于物理性的存在或许很难造成大影响,但对于本身也是灵体的从者而言,伤害照样极高,再加上经过五行相生以后的庞大火气助阵,就算库·丘林用卢恩形成了对魔力,同样会受到伤害。

    于是,吞没库·丘林的火焰便在〈火界咒〉的操纵下似炎龙般翻腾,不断的灼烧着其中的英雄。

    然而

    “不错,总算有点看头。”

    在残忍的冷笑之下,红色的怪物从火海中暴掠而出,全身都在冒着烟,似乎还是多少受伤了,可却被其完全无视,发挥出惊人的速度,一如先前那般,窜到罗真的面前。

    “呛————!”

    锋利的吟声之中,利爪撕裂空气,带起冰冷的弧光,劈向了罗真。

    “喝啊!”

    这时,玛修突然从罗真的身侧闪出,似一开始就理所当然应该存在于那个位置一般,对着挥爪的库·丘林,重重的撞了上去。

    “咚————!”

    猝不及防之间,即使是现在的库·丘林都被撞飞了出去,落向了地面。

    所幸,库·丘林调整好了身形,以脚着地,在一声爆鸣中,将地面给踩裂了。

    就在这时

    “昂!”

    北斗不知何时暴起,贴着地面极速游过,随即抬起上半身,一个转折,对着下方的库·丘林轰击而下。

    “咚————!”

    第二次的冲击,让整个地面豁然粉碎,层层叠叠的陷了下去。

    可这并不算完。

    半空中,罗真再次取出一枚咒符。

    那是一枚自制过术式的木行符。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罗真咏唱出的是十字经中的雷法,将手中的咒符高高的举起。

    “轰隆隆”

    同样第二次的轰鸣,却不再是大地的震颤,而是天空的震颤。

    天空中,黑压压的云层便翻涌了起来,让一道雷霆从中劈下。

    这道雷霆竟是径直的劈在北斗的身上,吸收了北斗身上的龙气,威力瞬间暴涨无数倍,变成恐怖的雷鸣,在大地上绽放了开来。

    霎时间,地面被恐怖的雷霆给布满,不停的窜动着。

    雷光,照亮了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