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7 决起反攻的令咒-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97 决起反攻的令咒

    []

    “轰”

    惊人的魔力化作不祥的气焰,不断的从库·丘林的身上升腾了起来。

    明明库·丘林的身上已经是变得伤痕累累,这位狂王的状态却是一点都没有下降,反而在不断的上升。

    不管是气势、威胁、存在还是力量,都随着那身伤痕一起,在库·丘林的身上暴涨着。

    “居然变强了!?”

    玛修便为此变幻着脸色。

    这个时候,库·丘林已经是再次扑了上来。

    “!”

    见状,罗真与玛修立即产生了反应,一个豁然后退,与库·丘林拉开了距离,一个瞬间举起盾牌,拦下库·丘林的扑击。

    “铛————!”

    沉重的爪击便再一次的重重的落在玛修的盾牌上,激起的冲击、迸发的力量以及掀开的劲气都比先前提升了不少。

    “唔!”

    玛修闷哼了一声,这一次终于是没有能够稳住脚步,后退了出去。

    而库·丘林则是得理不饶人,双爪似惊涛骇浪般不断的划出,拉起一片爪光,不住的落在玛修的盾牌上。

    “铛!”“铛!”“铛!”“铛!”“铛!”

    伴随着库·丘林的爪击一次又一次的落下,可怕的力量亦一次又一次的掀起冲击波,激起沙尘暴,吹起龙卷风,挥起碎石流,让承受着这样的猛攻的玛修的脚步根本无法稳住,只能像是如遭雷击一样,频频后退着。

    理所当然,罗真已经是给玛修的盾牌施加了〈魔防〉的念力之盾,连〈刚体〉亦是为玛修加上,甚至还凭借〈心眼〉的能力看穿库·丘林的爪击的每一道轨迹,让玛修以最能卸力的角度进行抵挡,结果还是被库·丘林给连连击退。

    为此,罗真还不止一次的向着库·丘林使用了一种种的魔术和咒术。

    比如,罗真画出了焰之符文,让卢恩文字化作火焰的团块,轰击在库·丘林的身上,可库·丘林却是不闪不避,直接将其承受了下来,即使被轰得浑身焦黑,依旧不停的猛攻着。

    比如,罗真使用了隔山打牛的咒法,企图逼退库·丘林,但库·丘林不仅没有后退,还主动冲进咒力的冲击里,牢牢的控制住玛修,让玛修都不得不被咒力的冲击给波及。

    最后,罗真还频频将魔力转化为念力,要么将其形成念力的炮弹轰在库·丘林的身上,要么将其形成〈魔韧〉加持在玛修的盾牌,令其盾牌划破库·丘林身上的血肉,可库·丘林就是不管不顾,只是对着玛修进行着猛攻。

    要不是玛修有着〈决意奋起之盾〉的技能,可以吸引库·丘林的攻击的话,那么,这位狂王一定会将这些攻击全部用在罗真的身上,对玛修的阻碍不管不顾,只为了杀掉罗真一人而疯狂吧?

    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库·丘林不断的累积着伤害,力量却是呈现反比的越变越强。

    “怎么会这样?”

    罗真是真的动容了。

    虽说,因为库·丘林拥有着最高等级的〈战斗续行〉技能的关系,罗真并没有奢望能够在其重伤的时候一举击溃他,可罗真是真的没有想到,库·丘林不但不受伤势的影响,反而越战越勇,越战越强。

    “这到底是〈圣杯〉的力量?还是他自己的力量?”

    罗真的表情便变得极其阴晴不定。

    与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的库·丘林相比,罗真的消耗是越来越大,即使正在式神们那里逐渐的补充着魔力,但随着战斗的进行,状态绝对不能说得上是好。

    玉兔不在,对罗真终究还是造成了不的影响。

    若是有玉兔在的话,它即可以帮罗真减消耗,又能够帮罗真快速恢复魔力,让罗真的魔力不至于耗尽那么多次,需要数次启动〈红翼阵〉来进行补充。

    若是有玉兔在的话,它亦可以增幅罗真的〈心眼〉之力,让罗真可以更好的应对各种状况。

    若是有玉兔在的话,它还能在危急时刻给罗真示警,令罗真不至于遇到太多的危险。

    若是有玉兔在的话

    想到这里,罗真才发现,自己平时究竟有多么依靠玉兔,又有多么依靠金乌。

    要不是有金乌和玉兔,或许,罗真早就倒下了。

    人们一直都说,受到神灵庇护,那肯定能够保证平安。

    以前,罗真不相信这种说辞,现在,罗真真的相信了。

    当然,罗真也没有后悔将玉兔借给罗摩。

    因为,这值得罗真这么做。

    只是,这想获得敌人的理解,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来,再来吧。”

    库·丘林便带着邪恶的笑容的宣言着。

    “再继续厮杀,杀到其中一方彻底倒下为止。”

    做出这番宣言的库·丘林就不断的攻击着玛修,一刻都未停。

    “呜!”

    终于,连防御力惊人的玛修在库·丘林的猛攻前都不由自主的发出苦闷的声音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

    “再这样下去的话,那这一战就必输无疑了。”

    这就是神话。

    这就是战争。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罗真就下定了决心。

    “————以令咒命令你————”

    罗真总算是举起了戴着手套的右手,使用了自己的第二个王牌。

    “————玛修·基列莱特,打倒库·丘林————”

    罗真就这么解放了令咒的力量。

    “铮————!”

    罗真右手的手背上,三个指环环环相扣所形成的令咒绽放出光芒。

    紧接着,其中一划令咒就化作纯粹的魔力,注入了玛修的身体。

    “轰————!”

    玛修的身上,魔力暴涨了起来。

    “喝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一直承受库·丘林的猛攻的玛修顿时用力的抬起眼帘,发出充满气势的呐喊。

    “磅————!”

    炸裂似的响声中,玛修稳住了脚步。

    “呼————!”

    被动防御的盾牌暴起,携带着呼啸的劲风,向前冲撞。

    “嘭————!”

    沉闷的撞击声中,在库·丘林的双爪刚刚举起的刹那里,玛修的盾牌竟是似细的匕首一样,钻进其怀中,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身上。

    “咚————!”

    轰鸣之下,浑身伤痕累累的库·丘林被击飞。

    玛修,反守为攻了。

    罗真便下着指示。

    “上!玛修!”

    对于罗真的这个指示,玛修的回复只有一个。

    “是!御主!”

    话音一落,玛修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