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 世界的决战魔术-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819 世界的决战魔术

    如今,罗真即拥有着庞大的咒术知识,又拥有着海量的魔术知识,在各种各样的术式上的造诣堪称举世无双,只论知识的多寡以及术式的数量与种类的话,别说是现代的魔术师,就是神代的魔术师都及不上罗真。

    因此,罗真自然不会不清楚,自己的〈英灵召唤〉为何会频频失败。

    其中固然有斯卡哈所提及的触媒问题。

    没有触媒的话,那〈英灵召唤〉就只会将与御主相性最好的从者给召唤出来,随机性质比较大,术者本身出于这样的性质,根本无法召唤出指定的从者,更无法根据自身的能力循环渐进的从弱到强,逐渐进行召唤,所以,召唤的对象若是过于强大,会失败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再加上魔力的问题的确很严苛,罗真也是没有办法。

    一般来说,召唤从者都是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的,乃是人力所不能及的神秘,只有〈圣杯〉的辅助才能让其化为可能,召唤本身是〈圣杯〉在进行的工作,否则人类根本无法举行那么大规模的仪式。

    迦勒底通过各个领域的技术,将对从者的召唤系统化,最终都还导致英灵召唤系统一直不完善,至今为止都才仅有三次成功的案例,而且一位还不知所踪,一位仅能成为亚从者,唯独达芬奇的召唤是成功的,证明其还不成熟。

    这也是罗真一直以来都不借用迦勒底的英灵召唤系统来召唤第二位契约从者的理由所在。

    “虽说在入手各个特异点的〈圣杯〉以后,迦勒底进行了一番分析,已经逐步的完善英灵召唤系统,但如果我自身能够达成召唤就更好了。”

    虽说,以自身达成的召唤无法借助迦勒底来提供魔力,届时罗真将担负从者现界所需的所有魔力消耗,负担将非常的大,若是〈心眼〉没蜕变之前,连罗真都没信心做到这一点,可如果是现在,在能够引动大源魔力的状况下,那应该可以勉强担当得起了。

    罗真就是这么想的,方才会着手接触〈英灵召唤〉的术式。

    结果,这一尝试,罗真才发现

    “真的比我想象中的难太多了。”

    罗真真的很无奈。

    这一术式除了无法召唤指定从者,因而随机性质太强烈,导致成功率太低的原因以外,最主要的失败原因还是魔力的问题。

    即使罗真凭借着自身非凡的技术跟能力掌握了〈英灵召唤〉这一人力所不能企及的大规模仪式,可以直接连接〈英灵之座〉上的记录,达成召唤的目的,但就像斯卡哈所说,召唤从者所需的魔力非同凡响的大,一般魔术师根本无法支付。

    构成从者的灵基需要海量的魔力。

    构成从者的灵核需要海量的魔力。

    让从者维持现界需要魔力。

    让从者维持力量同样需要魔力。

    若是在圣杯战争中,除了维持从者现界所需的魔力以及提供战斗所需的魔力,其余部分的消耗通通都能交由〈圣杯〉来支付,负担虽然不能说是,却也不至于太大。

    若是在迦勒底中的话,那所有魔力的消耗更是能够全部都由迦勒底来提供,御主的魔力反而能够用来提升从者的力量,以至于只要有御主资质的人当初都会被传唤到迦勒底,连平凡人都能参加人理奠基的任务,由此可见一斑。

    但罗真自己进行〈英灵召唤〉的话,这所需的魔力就全部都得由他自己来提供。

    如此一来,即便能够引动大源魔力,想召唤出一骑从者,同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现在,罗真就需要将自己视作是〈圣杯〉系统一样,完成召唤所需的所有工程与工作。

    这说起来简单,完成起来又怎么可能会简单呢?

    偏偏,罗真正在进行的还不是一般的召唤仪式。

    这也是斯卡哈会不由得露出那般欣喜的目光来的理由。

    “你在进行的是〈降灵仪式·英灵召唤〉的术式,而不是一般的〈英灵召唤〉吧?”

    斯卡哈竟是说出这样的话来。

    “您知道降灵仪式吗?”

    罗真先是一怔,随即不由得讶异而起了。

    没办法。

    这是连之前的迦勒底都不知道的事情。

    “本来〈英灵召唤〉就是用来拯救灵长世界的决战魔术。”

    斯卡哈道出了这样的隐秘。

    “生与死是灵长类生物的基本存在形式,世界同样有时候会遭遇到阻碍其自身发展的大灾害,因此,当世界遭遇危机时,用来讨伐妨碍灵长世界发展的大灾害的大魔术就应运而生了。”

    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神代以上,乃至是天地初开的时候。

    在时钟塔那无数的藏书当中同样有记录,认为〈英灵召唤〉是为了召唤守护人类存续之物,让他们现界。

    而用来对付大灾害的英灵,最开始仅有七骑。

    他们作为七个被〈根源〉所选中的天之使者而存在,立于一切英灵的顶点。

    “人类为了自己的方便,企图抵达〈根源〉所在的漩涡,进而开发出了〈圣杯战争〉的仪式,那个仪式仅仅是将这种魔术降格而成的召唤系统。”

    斯卡哈有如能够洞穿过去与未来一样,将这样的一个事实道出。

    “恐怕,迦勒底的召唤系统也是相同之物,由真正的〈英灵召唤〉降格而来的吧?”

    正是如此。

    如果说,真正的〈英灵召唤〉乃是用来对付世界之敌的起源魔术的话,那现代的〈英灵召唤〉就是将其降格而成以后用来达成各自的目的的产物。

    圣杯战争的仪式是如此。

    守护人理的战斗是如此。

    因此,不管是圣杯战争的召唤系统还是迦勒底的召唤系统,都在一定程度上有其缺陷所在,别说是召唤出起源的七骑,就是召唤出一般的英灵都有着极大的限制。

    这一点,罗真从以前就已经知道了。

    因为

    “你使用的是真正的〈英灵召唤〉之术,此世最大的神秘之一。”

    斯卡哈直视着罗真,如此断言。

    “所以你的召唤才一直无法成功,除了仪式的规模实在太大以外,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它的难度与一般的〈英灵召唤〉本就不同。”

    这才是导致罗真的召唤一直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一介人类之身,居然想完成这样的伟业,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斯卡哈这么说着,但言语中却充满着雀跃之意。

    “而你虽然失败了,却确确实实的掌握了术式,在你的身上,我竟是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性,看来我有点看你的才能了,也许在召唤这一领域上,你所拥有的天分已经堪称神境。”

    面对如此天纵之才,斯卡哈几乎都快忍不住了。

    “忍不住让人想好好的将你锻炼成才啊。”

    斯卡哈注视着罗真的眼睛开始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