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7 「南宫」-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37 「南宫」

    []

    ————「南宫那月」。

    这是少女的名字。

    既然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魔族的话,那么,恶魔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只不过,和一般的魔族不同,恶魔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而是存在于另外的次元,和精灵、天使等存在一样,并不是能够随便在这个世界上现界的存在,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是基本看不到恶魔的踪影的。

    然而,恶魔的存在,依旧催生出了许多仅存在于传说中的个体。

    比如,魔女。

    那是通过与恶魔订立契约而获得力量的人类女子。

    她们可以使用足以媲美高阶魔族的魔力,同时还具备将物体制造成拥有特异能力的恶魔的眷属来操纵,乃是名副其实的魔性之女,和通过自身的努力来习得魔术的魔术师不同,力量非常强大。

    当然,作为得到力量的代价,魔女们亦是需要和恶魔缔结契约,支付出相应的东西。

    为了力量,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都选择了这条,因而魔女和中世纪的时候一般,在常人的眼中可谓是恐怖和禁忌的代名词。

    只是,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一出生就被恶魔给看中,亦或者是因为其余的一些原因,从而在诞生之时就已经与恶魔缔结契约,成为了魔女的存在。

    人们将她们称为纯血的魔女,意指天生的魔女,其素质和资质都要远远凌驾于一般的魔女之上,只要能够成长起来,那每一个都是足以影响时代格局的存在。

    南宫那月,正是一名纯血的魔女。

    所以,这个少女虽然仅有十岁,可早已被弦神市的管理公社监管着,目前亦是已经展露出了非凡的素质,令其无论是魔力还是魔术都要凌驾于许多的魔族与魔术师之上,假以时日,必定能够成长为支撑整个弦神市的秩序的伟大的存在吧?

    这导致南宫那月从就非常的早熟,即使仅有十岁,一对眼睛中却早已不见了童年的天真和无邪,有的仅是纯粹的知性和冷静,让人觉得无愧于其魔女之名。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南宫那月的身边并没有朋友,即使是像这样放学回家,那也只是回到人工岛管理公社安排的监管设施而已,对于这位魔女而言,那并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

    “干脆就这么离开学校,直接进入特区警备队去工作算了。”

    南宫那月便有些自嘲般的说着这样的话,却也仅是说说而已。

    因为,南宫那月知道,如果真的那样做了,自己最后的自由也就没了。

    她是纯血的魔女,注定会受到弦神市的管理的危险人物,将来也一定会在人工岛的管理公社的安排下就业、工作以至于完成自己的使命,多亏如此才能在学生时代享受到自由,在学校里上学,一旦脱离学校,那南宫那月一定会被纳入哪一个机构里,为了这个弦神市而贡献自己的力量吧?

    这就是所谓的现实。

    南宫那月不打算反抗自己的这个命运。

    至少,目前没有这种打算。

    这不是南宫那月打算屈服于这样的命运,只是她找不到反抗的理由而已。

    也许换做别人的话,她会为自己身为纯血魔女的事情感到痛苦,为自己受到不公的待遇而恸哭,进而奋起反抗,走上一条与世界抗争的道,最后在哪里倒下,冷却这一生。

    但南宫那月却连那样的道都觉得乏味,似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一样,只是一味的继续生活。

    这让南宫那月不由得这么想着。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的话”

    那么

    “真希望那些不负责任的家伙快点告诉我,除了照着这条继续走下去以外,我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南宫那月就不自觉的这么嘀咕了起来。

    这样的少女永远都不会知道,神早已盯上了她,并且即将降临。

    而神所带来的东西,就是她今后的第二个存在意义。

    “轰————!”

    天空,骤然传来一声轰鸣。

    那是可怕的炎波自高空中释放而出,进而使空气都被高温给蒸发所引起的动静。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街上,无数的市民发出了悲鸣,陷入了恐慌,争先恐后的叫了起来。

    “!?”

    混在人群中的南宫那月亦是猛的抬起头,看向天空,紧接着一对好看的眼眸便豁然缩了起来。

    只见,在炎波绽放的高空中,一轮曜日落了下来。

    那真的是一轮曜日。

    曜日一边释放出惊人的高温,一边不断的绽放着一圈圈的炎波,让周围的一带都被渲染成了火红的色泽。

    “砰————!”

    一个破碎声就这么从高空中突兀的响起。

    那是结界被打破所引起的动静。

    弦神岛是基于魔术的力量而建造出来的人工岛,岛内的众多研究设施亦是在研究着魔族的生态和能力,因而,越是重要的地方,除了科学上的安保系统以外,还有魔术上的防御系统在运作。

    由于南宫那月是准备回人工岛管理公社的设施,所以这一带自然是市中心,有哪里布置着结界,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曜日的正体便是因为寻着强大的魔力来到这一带,却被结界造成了些许阻拦,因而蛮横的使用了力量。

    若是其主人依旧在的话,那自然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曜日的主人现在已经无法控制使魔,拥有古老的神性的神就肆意妄为了起来,变成谁都制止不了的存在。

    “砰!”“砰!”“砰!”“砰!”“砰!”

    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那一轮曜日的下降,周围一带的结界不断破碎的声音响彻而起。

    不,不仅是结界而已,连周围的高楼大厦的玻璃窗都在不断的粉碎,泊油还在高温的作用下冒烟,连建筑物的墙壁都有了溶化的倾向,简直像是真的太阳掉落了下来一般,恐怖无比。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

    南宫那月便不由的叫出声,全身的皮肤都已经在淌出汗水。

    而连南宫那月都这样了,那些一般的市民会变得怎样,已经连说明都不需要说明。

    周围的市民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在可怕的热气的蒸发下,接连的似中暑一般,倒了下去。

    “不好!”

    南宫那月稚嫩又精致的面容不由得微微一变。

    紧接着,南宫那月不由得咬了咬牙,全身升腾起了魔力。

    “嗡”

    下一刻,街道的空间开始波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