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 「曜日」-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38 「曜日」

    作为一名魔女,而且还是纯血的魔女,南宫那月自然不可能不会使用魔术。

    倒不如说,不仅是会使用魔术而已,南宫那月还是擅长空间制御系的魔术的天才。

    所谓的空间制御魔术,指的就是能够直接操纵空间的所有系列的魔术。

    这一类的魔术,在这个世界里,便被统称为空间制御魔术。

    而毋庸置疑,操纵空间的魔术,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都是极为最高等级的魔术之一。

    在迦勒底,能够操纵空间的魔术全部都是大魔术,只有神代的魔术师才能在有限的条件下进行使用。

    在机巧世界,空间系的魔术同样极为高等,被誉为需要数名强大的魔术师齐心协力才能使用成功。

    而在这个世界,空间制御魔术同样是高阶的魔术师才能使用的力量,并且使用起来绝对不轻松。

    可是,南宫那月却是天生擅长操纵空间的魔女,连高阶魔术师都仅能勉强使用的空间制御魔术,在这位仅才十岁的魔女的手中,早已颇具火候。

    现在,南宫那月便动用了自己那份难得的才能,操纵身为纯血魔女,足以媲美高阶魔族的强大魔力,让空间泛起了阵阵涟漪。

    “唰!”

    一名离南宫那月最近的市民陡然消失不见,失去踪影。

    “唰!”“唰!”“唰!”“唰!”“唰!”

    就宛如引起连锁反应一般,待在南宫那月身周的一个个中暑昏倒的市民纷纷消失不见。

    显然,南宫那月使用了大规模的空间转移,将在场的市民通通都移动到另外的地方,远离这片危险的地区。

    如果继续让一般的市民待在这里,那么,即使不被高温溶化或者被炎波烧尽,那也会因为高温而导致脱水而死,绝无幸免的可能。

    事实也是如此。

    那从天而降的曜日就没有停下的意思,一路突破无数的结界,最终终于触及了大地。

    “嗤”

    几乎是在同时,曜日所在的位置上,其身下的泊油路终于是似奶油般的溶化了,脆弱无比。

    “噔——噔——噔——噔——”

    周围,警铃的声音终于是开始大肆响起。

    作为魔族特区,弦神岛自然也具备着完整的警报系统,一旦这里的魔族公然释放魔力或者产生攻击性的力量,警铃就会像这样响起,引导民众们离开。

    只是,这份警报实在来得太晚,这里的市民早就全部被转移了。

    只剩下一人

    “唔!”

    南宫那月举起手来,拼命的挡住来袭的热风和炎波。

    在这阵热风和炎波下,周围的大气早就扭曲了,泊油路更是一直嗤嗤作响,一副随时有可能溶化的模样,令人咋舌。

    若不是靠着操纵空间的术式布下防御用的壁障,南宫那月肯定已经被融化。

    来到南宫那月面前的就是如此凶恶的存在。

    这个时候,南宫那月已经看清了那轮曜日内的事物。

    不断的释放炎波和热风,化作一轮曜日的存在,正是一只微微煽动着羽翼,转动着三枚勾玉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南宫那月的三足乌鸦。

    从对方的身上,尊贵不凡的神气和圣洁的神威就在起伏。

    那模样

    “金乌”

    和传说中象征太阳的使者,三足的金乌一模一样。

    南宫那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神降临了”

    这一刻,南宫那月终于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令其额头上流下了冷汗。

    更让南宫那月无法忽视的事情是

    “它是冲着我来的”

    南宫那月就肯定着这一点。

    至少,在那对金色的眼眸直视下,南宫那月就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被镇压在了这里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虽然我的确与恶魔缔结了契约,但如果神的天罚真的会降临的话,只眷顾我一人,会不会太不公平了呢?”

    南宫那月扯起一个极为勉强又苦闷的表情。

    就在南宫那月认为自己无论如何都逃不了的时候,异象发生。

    “————”

    没有任何的前兆,席卷全场的炎波跟热气陡然消失不见了。

    三足的金乌就这么现出原形,不在待在日轮之中,而是收敛起了所有的力量,像是仅能洒出火粉的乌鸦一般,飞舞在南宫那月的面前。

    南宫那月先是一怔,随即也看穿了什么。

    “力量耗尽了?”

    是的。

    力量耗尽了。

    本来,使役这位使魔的主人如今就不是能够动用魔力的状态,三足的金乌如此肆意妄为,魔力不耗尽才怪。

    所以,哪怕是传说中的太阳使者,象征太阳的神祇,三足的金乌亦是失去所有的力量了。

    不过不要紧。

    因为,金乌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

    “唰!”

    飞舞在南宫那月前方的三足乌鸦便浑然一转,竟是化作了一件漆黑又华丽的大衣。

    而且,在这件大衣之内,还包裹着一个生命。

    “这是”

    当南宫那月看清楚将漆黑的大衣包在身上的生命时,这位纯血的魔女彻底的愣住了。

    “小孩?”

    没错。

    被漆黑的大衣给包裹住的正是一个看起来宛如刚刚出生一般的孩子。

    那个孩子正疲惫似的沉睡着,看起来平凡无奇,可小小的双手的手背上竟是均都有着一个三枚指环环环相扣所形成的纹路,小小的手指之上,居然还佩戴着两枚非常不衬的指环。

    金乌所化的大衣就包着这个孩子,缓缓的飞了过来,在南宫那月发愣期间,落在其下意识间伸出手的双手之上。

    南宫那月就抱住了这么一个孩子。

    至于孩子的身上,那件漆黑的大衣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不凡,变成一件极为普通的衣物,包在孩子的身上。

    “这到底”

    南宫那月便茫然了。

    好一会以后,这个魔女才反应了过来。

    “太阳之神赐下的神子吗?”

    南宫那月就看着乖乖的躺在自己怀中的孩子安祥的睡脸,眼眸泛起阵阵波澜。

    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

    想不通的事情也有很多。

    就连怀中这个孩子的来历,以及刚刚那只金乌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神,它又是不是真的化作包裹这个孩子身上的那件大衣,这些,南宫那月都不知道。

    可唯有一件事情,南宫那月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自己被选中了。

    被选为这个孩子的托付者。

    “居然让魔女来饲养神子,神也是一群随便的家伙呢。”

    南宫那月苦笑着。

    但是,看着自己怀中的孩子,南宫那月的脸上浮现出唯我独尊似的笑容。

    “既然如此,就看看你能够给这座岛、这个世界还有我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吧。”

    南宫那月就决定接下这个孩子。

    虽然,这样一来,人工岛管理公社那边的问题肯定有很多。

    即使,如此的话,一层层的麻烦也会接踵而来。

    可是,那也总比一成不变的好。

    “你就成为我的弟弟吧。”

    南宫那月对着自己怀中的孩子出声。

    “名字的话,既然是太阳送来的孩子,你就叫南宫曜日。”

    ————「南宫曜日」。

    至此,罗真再一次的得到了新的名字,亦得到了新的家人,新的存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