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9 业界有名的弟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39 业界有名的弟控

    时间,总是以让任何人都想竭力挽留的速度飞快的流逝而过。

    不知不觉间,十二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弦神岛一如既往的坐落在海洋上,呈现出一副先进的学术都市的模样,借着对魔族的研究,技术一直在突飞猛进。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世界,即有着高浓度的神秘,又有着高进度的科技,两者相辅相成,与过去的每一个世界都不同。

    只是,由于位于太平洋上的关系,这里一年四季的气温都居高不下,从来没有降至二十度以下,这让许多对热天无可奈何的人在这里生活得只能用痛苦来形容。

    比如

    “好热”

    在一栋高级公寓的顶层中,一间布置得比较简单的房间里,一名少年就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副想死的模样。

    少年大约在十二、三岁左右,脸上留着满满的稚气,却一点都不显得庸俗,反而有种东洋和西洋结合在一起的混血儿的味道,看起来颇为帅气,在学校里肯定是很受女生欢迎的类型。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罗真了。

    “不行了受不了了”

    罗真便翻了一下身,伸出一只手,如同濒临垂死的人一样,战战兢兢的向着床头的一个**探去。

    那自然就是室内空调的**。

    罗真就已经受不了室内弥漫的热气,准备将空调给打开。

    事实上,天气热成这样,又是住在公寓的最顶层,罗真早就可以开空调了。

    只可惜

    “唰!”

    当罗真的手触及空调的**的瞬间里,**如同融入了空间一样,似海市蜃楼一般,消失不见了。

    见状,罗真的一张脸完全变成了苦瓜脸,一点都不对眼前的景象表示奇怪,反而一副早就预料到是这个结果的模样,有气无力的转过头,看向床边。

    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有跟你说过,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准开空调吧?曜?”

    有些咬字不清却充满着威严的声音,从娇小身影的主人口中传了出来。

    仔细一看,那是一个留着一头乌黑及腰长发的娇小少女。

    少女的脸孔轮廓以及体型都显得很年幼,长相却端正得足以让人误以为是精致的人偶。

    赫然,便是南宫那月。

    时隔十二年,如今理应已经二十二岁的南宫那月竟是依旧如当年那般幼小又稚嫩,只有身上的服装发生了改变,不再是一身制服,而是穿着红黑色的豪华礼服,看起来就像是个装成大人的小孩子一样,可又乱有威严,眼神亦给人相当的压力,真是矛盾重重。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看起来矛盾重重的少女,如今,却是不但早已从学校毕业,而且还是一名教师。

    是的,教师。

    现在的南宫那月已经是一名教职员,而且还是英文老师,任职于一所名为彩海学园的学校,似乎还非常有人气的样子。

    当然,教师只是南宫那月明面上的职位。

    事实上,身为纯血的魔女,南宫那月已经正式加入了弦神岛的管理层,目前是隶属于国家的攻魔官。

    所谓的攻魔师指的是诸如魔术师、灵能力者等具备与魔族对抗的手段的特异者的总称。

    他们有的是军人,有的是特种部队的队员,有的是民间保全公司的职员,有的则是受雇于一个个组织的佣兵,根据各自所使用的力量体系,拥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身份。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攻魔师,他们都是人类赖以和魔族对抗的存在。

    对于一般的人类而言,魔族是相当于怪物一般的存在,如果没有攻魔师的话,人类或许会完全无法对抗魔族,让魔族成为恐怖的代名词,那也说不定。

    因此,攻魔师被视作是专门对付魔族的天敌,有一些攻魔师亦是靠狩猎魔族为生,如字面上的意思那样,乃是专供魔族领域的大师。

    南宫那月在毕业以后就取得了专业攻魔师的资格,除了任职英语教师以外,便担任了弦神市的国家攻魔官,兼任着特区警备队的指导教官,一度在欧洲活跃,屠杀无数沦为犯罪者的魔族,使欧洲的魔族因恐惧而颤抖,其实力之强,在全人类当中都已是数一数二的水平。

    由于其特别擅长空间制御魔术,将最高级的魔术如同呼吸般随意使用着,因此,世人将其称之为————〈空隙的魔女〉。

    同时,这位声名远扬的魔女就是罗真在这个世界的姐姐,将其抚养长大的家人。

    于是

    “那月姐。”

    罗真就看着这个明明比自己的身体年龄大十年,外表年龄却跟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甚至还比自己看起来年幼的姐姐,顶着一张苦瓜脸的开口。

    “现在这样的天气,你不让我开空调,未免太不讲道理了吧?”

    罗真就已经被热得有气无力了。

    对此,南宫那月却是冷哼了一声。

    “空调吹多了容易得空调病,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既然你不听,我就只好强制禁止你使用空调。”

    这位外表过于稚嫩的姐姐便展现出了与外表不符的操心一面。

    虽然是国家攻魔师,而且还是特区警备队的教官,但比起这份工作,不知为何,南宫那月反而对执起教鞭一事颇为重视,认为教师才是自己的本质。

    拜此所赐,罗真从小就被这位严格的姐姐给教导长大,从日常活动到贵族礼仪,这位姐姐几乎将自己能教的东西都教给了罗真,致使罗真现在已经不负众望,在学园中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第一,从未被超越过。

    当然,罗真的成绩本来就好,脑袋亦一直都很灵光,南宫那月的教导,对罗真而言,充其量不过是启蒙,根本难不倒他。

    但是,成绩方面也就算了,在日常生活方面,这位姐姐也是管理得极为严格,只要是涉及罗真的事情,没有一样是不经过她的严格安排的,连门禁都有,让罗真也没少受折腾。

    顺带一提,在业界里,南宫那月早已是出了名的弟控。

    或许,这才是罗真带给南宫那月最大的改变。

    “那月姐”

    罗真便趴在床上,都发出呻吟了。

    “好了,既然都睡醒了,那就给我起来,躺成那个样子算什么?”

    南宫那月皱起眉头,敲了一下罗真的脑袋,紧接着转过身,离开房间。

    罗真只能一阵唉声叹气,不情不愿的起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