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4 〈黑死皇派〉(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44 〈黑死皇派〉(求月票)

    对于浮在太平洋中央的弦神岛来说,与他地产生联系的交通手段主要为两种。

    一种为海路。

    一种为空路。

    而为了前往他国,搭乘飞机就成了最主要的交通手段,加上弦神岛是魔族特区,面向的并不仅仅是本国,还有来自其余国家的企业和研究所,飞机便也成了弦神岛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因此,在弦神市内,一共设有着六座不同的机场。

    只是,在这六座机场中,能够供大型飞机正常起飞的机场只有一座,那就是中央机场。

    至于剩下的五座机场,那全部都是只能应付最低需求的民营机场,跑道长度不满八百公尺,没有降落引导系统,连夜间照明都不存在,设施实在非常的简单。

    罗真与那月就在隔天收拾好了行李,前往了中央机场,准备搭乘飞机,直接前往目的地。

    再怎么说,就算是罗真以及那月,那也没有办法仅凭空间制御魔术就在全世界自由移动。

    基本上,移动的距离越远,需要消耗的魔力就越多,而且由于坐标会产生不稳定的因素,如果是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那也不能随便移动,否则若是一个不小心移动到墙里或者是什么建筑物内,那乐子可就大了。

    所以,哪怕是那月这样的存在,除非是在自己熟知的地盘,否则亦不会随便使用空间制御魔术,距离过远更是如此,再加上还有对身体的负担和影响方方面面的考虑,在想进行长距离与大规模的移动时,还是老老实实的搭乘交通工具更为妥当,那样也能节省魔力,以防发生战斗的话出现魔力不足的窘状。

    “本来战王领域那边的笨蛋贵族还打算提供私人飞机,但那种东西自然不可能在没有正规手续的情况下自由出入弦神岛,这次我们就直接过去好了。”

    在人来人往的中央机场里,那月便一边拿着蕾丝扇子替自己扇风,一边似对热气产生厌烦似的这么说着。

    今天,那月依旧穿着一身豪华的礼服,只是不再是黑红色,而是纯白色,给人一种准备出远门的千金大小姐的感觉,手中亦是撑着一把阳伞,看起来颇为养眼。

    可惜,在四季如夏的弦神岛上,穿着那样闷热的礼服,哪怕是那月都会觉得受不了,因而这个魔女的脸上满是不耐。

    罗真就待在这样的那月身边,身上穿的同样是一套就算去参加舞会都不嫌丢脸,非常得体的燕尾服。

    燕尾服是纯黑色,与那月的纯白色礼服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加上本人亦是显得很帅气,让机场内不少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过来,注视着那月与罗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对可爱的姐弟一样,眼中满是喜爱。

    两个外表仅有十一、二岁的少年少女就结伴而行的出现在机场里,并且都穿着豪华的礼服,长相又那么出众,回头率自然是百分之百。

    然而,谁又能够想得到呢?

    “为什么在这种天气还要穿礼服”

    罗真已经被热得快两眼无神了。

    以罗真的性格,出个门,自然不可能会想到要穿礼服。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那不用想,完全是那月的主意。

    倒不如说,这位姐姐大人平时就喜好穿礼服,即使再热的天都不会为服装妥协,基本上,罗真就没见过她在外面穿便服。

    拜此所赐

    “如果你穿便服站在我旁边,看起来与其说是我的弟弟,还不如说是我的随从,若是造成那样的误会,让你被人小看,那我会忍不住把人大卸八我的面子往哪搁?”

    那月就随意的回答,半途仿佛意识到什么的突然改口,紧接着又瞥了罗真一眼,以一如既往充满威严又咬字不清的口吻出声。

    “这次带你出来是想让你看看攻魔师的世界,只懂得使用魔术,无法应用,那根本就只是一种浪费,不过你还小,我也不会要求你战斗,这次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不许离开半步,听到了没?”

    那月便下了听起来格外蛮不讲理的指示。

    “是”

    而罗真已经无力吐槽了,不管是「你还小」还是「无法应用魔术」的评价,他都不打算进行反驳。

    难道告诉自己这位姐姐,自己其实真的算起来已经一把年纪了,经历过的战场甚至扩充到别的世界了?

    那分分钟都会被自己这位过于溺爱弟弟的姐姐大人给当成怪胎看。

    那月也没有理会罗真的无力,只是继续说明。

    “这次我们要前往的是欧洲的意大利半岛,在罗马自治区的机场下飞机,记得别迷路。”

    说完,那月就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只剩下罗真,不禁翻了一个白眼。

    “还迷路呢”

    真把人当小孩子看啊?

    这么犯着嘀咕的同时,罗真亦是跟上了那月的脚步。

    途中,罗真也问起了问题。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这是目前需要确认的事情。

    那月倒不隐瞒,直接回答。

    “你应该听过〈黑死皇派〉吧?”

    那月就这么说了。

    “〈黑死皇派〉?”

    这个名字,罗真倒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据说,那是一个兽人至上主义的偏激恐怖份子组织,战王领域出身,其目的是杀死并谋夺第一真祖的支配权,完全破坏〈圣域条约〉的制约,意图在世界各地掀起动乱。

    这个恐怖份子组织的内部仅有兽人,统领这些兽人的则是被称为〈黑死皇〉的存在。

    “记得前不久,那位〈黑死皇〉好像被战王领域一名有名的贵族吸血鬼给诛杀了,现在剩下的仅是一群残党而已吧?”

    罗真就道出自己知道的情报。

    “杀掉〈黑死皇〉的那个贵族吸血鬼就是这次的委托人,委托的内容则是追寻〈黑死皇派〉的残党。”

    那月便即有对罗真做出正确回答的满意,又有提及到那个贵族吸血鬼的厌烦,看来和对方的关系很不好的样子。

    “虽然仅是一群残党,但里面还有〈黑死皇〉的心腹,一个还算棘手的货色,值得我跑一趟。”

    那月就用手中的扇子敲了敲罗真的脑门。

    “现在也就算了,等到那边以后就将你那件讨厌的大衣给穿上,也算是以防万一。”

    留下这样的话,那月便直接走了。

    “讨厌的大衣啊?”

    罗真摸着自己的脑门,撇了撇嘴,继续跟上前。

    其身后的半空中,一只三足的乌鸦无声无息的掠过,紧紧的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