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5 不准离开我半步(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45 不准离开我半步(求月票)

    从弦神岛前往罗马自治区,所需花费的时间并不短,路途也很奔波。

    毕竟,从弦神岛的中央机场出发以后,飞机会先花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前往东京,再搭直达班次,花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从东京前往罗马自治区,将转机所需耗费的时间和功夫都算进去的话,即使是早上八点出发,抵达罗马自治区的机场时都已经是差不多晚上九点到十点了。

    当然,两地之间有时差,从日本到罗马的时差是负八小时,因此,弦神岛的晚上九、十点,其实也就相当于罗马当地的中午一、两点。

    罗真与那月就搭乘着直达的飞机,花了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回到意大利半岛,紧接着进入罗马自治区,在那里的机场下了飞机。

    “这里就是罗马了吗?”

    罗真就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上,无视那回头率几近百分之百的众多路过的人,多少有些喜上眉梢的表现。

    因为

    “总算来到一个不怎么热的地方了。”

    正是如此。

    与四季常夏的弦神岛不同,罗马的气温并没有那么极端,让罗真总算是摆脱了折磨着他十几年的热气,只感到一阵舒爽。

    那月就站在罗真的身旁,依旧打着伞,拿着蕾丝扇,表情跟之前相比没有任何的变化,但眼神也很明显浮现出些许的愉悦来。

    “有一段时间没来这边了,虽然不知道〈黑死皇派〉的那些残党会到这种地方来干嘛,但在工作之前,稍微逛逛那个耍蛇的也不敢说什么。”

    那月便唯我独尊的做出这番决定似的,与罗真一样,无视周围的人的目光,我行我素的向前走去。

    这次,罗真倒是没有急着跟上,反而环视了一眼四周。

    “这里貌似没有什么魔族呢。”

    在魔族特区弦神岛里生活了十几年,罗真亦是具备了分辨魔族的眼力。

    说是说眼力,其实就是靠〈心眼〉来观察生命体的象征,进而判断对方究竟是不是魔族而已。

    例如兽人,天生拥有比人类强大得多的身体能力,即使没有兽人化,生命活动的现象都会比人类强大不少,具备〈心眼〉的罗真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

    再例如吸血鬼,其血液里寄宿着眷兽的话,凭借罗真的〈心眼〉对血液流动的观察,一样可以看得出来。

    更别说罗真也不仅仅只有〈心眼〉的能力,靠〈灵视〉的能力的话同样可以观察到魔力流动的迹象,想判断出对方是不是人类,非常的容易。

    现在,罗真就能确定,这里似乎并没有魔族的踪迹。

    “不,也不是完全没有。”

    罗真就察觉到了一股非常隐晦的魔力,明显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规模。

    “吸血鬼吗?”

    罗真便勾勒起了嘴角。

    紧接着

    “魔族不会在魔族特区以外的地方频繁活动,想见魔族的话,还是到附近的魔族特区里去吧。”

    伴随着这样的一句话,蕾丝的扇子再次敲在了罗真的脑门上。

    “还有,不是告诉过你,不准离开我半步的吗?”

    那月便不知何时重新回到罗真的面前,对着罗真冷哼着。

    “我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罗真捂着脑门,做出无力的狡辩。

    “想看的话,等完成差事以后,我带你去逛逛就是了,现在得先忙正事。”

    那月就这么数落着罗真。

    “不是你说在工作之前可以稍微逛逛的吗?”

    罗真低声嘀咕了起来。

    “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那月瞥了罗真一眼。

    “没什么。”

    罗真顿时干笑着。

    “没什么的话就跟上来。”

    那月又是用手中的蕾丝扇子敲了敲罗真的脑袋,然后才向前走。

    罗真只能感慨自己有一个离不开弟弟的姐姐,旋即才跟了上去。

    接下来,姐弟俩会先前往酒店做暂时的休息,再前往最近的魔族特区去打探消息。

    那里是位于地中海近中央处的一座岛,名为戈佐,属于欧洲马尔他共和国的一部分,是以观光圣地闻名的岛。

    不过,这座岛还有着另外一个特殊的地位。

    它是世上最古老的魔族特区,曾经面对第二真祖的自治领地〈灭绝王朝〉的侵略时,乃是位于最前线的激战区。

    这里就拥有着众多的遗迹,岛上四处可见地下坟墓及环状石阵,更保留许多据传为人类史上最古老的源自新石器时代以前的巨石建筑物,至今仍存在着许多的谜团。

    那月就认为〈黑死皇派〉的人应该栖息于那里。

    原因,貌似是因为他们盯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的样子。

    这一方面,罗真并没有细问,那月亦没有细说,贯彻着罗真只是来见见世面的立场,应该是准备让罗真打打酱油,亦或者是在寻得落单的兽人时稍微练练手吧?

    只可惜,那月不知道,罗真即不需要见世面,更不需要练手,若真的遇上战斗,全力全开的话,那甚至能够发挥出比那月更强的战斗力。

    而这样的罗真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场相遇,将彻底改变他在这个世界里的人生。

    “嚯?”

    “嗯?”

    罗真与那月就在某一刻里突然停下脚步来。

    因为,人来人往的机场中,突然出现了一阵不自然的骚动。

    紧接着

    “esci(滚开)!esci(滚开)!”

    一个用意大利语粗鲁的咒骂着行人的声音就由远及近的响彻起来。

    只见,在前方,有一个矮小的外国男子正抱着一个包,一边撞开行人,一边往罗真和那月的方向狂奔而来。

    在这个外国男子的身后,竟是还有着一个人在追着。

    “给我站住!大叔!”

    那是一个颇为年幼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乃是一个和罗真的年龄在相仿之间,留着一头如银狼般的短发,表情懒散,眼神却隐隐约约透露出丝丝锐利的少年。

    少年便以极快的脚程追着外国的男子,一边追还一边呐喊。

    “把我们的行李留下!”

    这句话,对方是以日语说出来的。

    显然,对方和罗真与那月来自同一个地方,并且还在机场里被扒手给偷走了行李,现在正在追着。

    “挺有胆量的小子。”

    那月就对那名少年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但也的确如此吧?

    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少年居然敢孤身一人追一个成年的男子,要么是有勇气,要么是很鲁莽。

    眼前这个少年应该两者都有吧?

    罗真就给出和那月有些微妙不同的评价。

    而这个时候,那名扒手已经是冲到了罗真与那月的面前。

    没办法。

    在外国男子的冲刺下,行人要么被撞开,要么下意识的躲开,只剩下罗真和那月大大咧咧的站在那里,丝毫不动弹。

    “dannato polo diavolo(该死的小鬼)!”

    那名男子貌似以为罗真和那月是吓傻了,所以才没有躲开,面色一急,最后竟是不管不顾,直接撞了上来。

    对此

    “去解决他,曜。”

    那月就懒得出手。

    “是是是。”

    罗真摊了摊手,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