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7 斗智斗勇的过往(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47 斗智斗勇的过往(求月票)

    罗马自治区,离机场有一段距离的高级酒店内,一间豪华的套房里。

    “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吧。”

    那月直接坐在沙发上,如同理所当然般的对着同样走进来的罗真这么吩咐着。

    “是。”

    罗真耸了耸肩,紧接着伸出手来,打了一个响指。

    “嗡!”

    其面前,空间微微产生了波动,吐出了一个数个行李箱,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地面上。

    显然,罗真是以空间制御魔术来收纳随身行李,方才没有拖着一个个的行李箱,可谓是方便至极。

    只是,如果被那些高阶的魔术师知道,罗真与那月居然拿最高等级的空间制御魔术来方便携带行李的话,那一定会气歪鼻子吧?

    一般的魔术师绝对无法使用,连高阶魔术师都只能勉强发动的空间制御魔术,在罗真与那月的手上,竟是为了日常生活方面的方便都能拿来随便用,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当然,也只有罗真和那月才能将空间制御魔术使用得如此自然且随意,即便找遍全世界或许都没有第三个这样的人才了。

    因此,这也算是南宫姐弟的特殊性了。

    “红茶。”

    那月就用蕾丝扇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

    罗真有些无奈的蹲下身,一拂其中的一个行李箱,一套整整齐齐的茶具就出现在那里,被罗真用魔术直接从行李箱里取出来。

    接下来自然就是泡茶了。

    面对对红茶无比挑剔的那月,罗真就冲出了一壶无可挑剔的红茶,让那月享受了起来。

    而一边喝着红茶,那月还一边对着罗真开口。

    “趁现在能休息的时候就尽快休息,等明天就出发前往魔族特区戈佐岛。”

    说着,那月还哼了一声。

    “现在,你就将那只黑鸟叫过来吧。”

    闻言,罗真又是一阵无力。

    “什么叫黑鸟啊?”

    一边叹着气,罗真就一边起身,打开了窗户,让外面的风吹了进来。

    “啪啪啪”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一只漆黑的三足乌鸦拍动着羽翼,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站在了罗真伸出的手臂上,停在了那儿。

    除了金乌以外,还能是谁呢?

    “果然跟过来了吗?”

    看着这一幕,那月就表现出些许的不快。

    见状,罗真心中也是有些啼笑皆非。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金乌的强势降临让个性唯我独尊又好强的那月产生了什么对抗意识,从小时候开始,那月就一直很讨厌金乌,甚至在将罗真接回家里抚养以后就立刻将化作咒具的金乌从罗真的身上扒下来,还打算拿去当垫桌布,着实能够看得出这位魔女姐姐的怀恨在心。

    偏偏,在罗真还没有成长到足以恢复记忆的岁数之前,缺乏魔力提供的金乌还无法再恢复本体,发挥出力量,算是刚好被那月逮住了机会。

    幸好,就算金乌没有力量,亦无法恢复本体,但其意识并没有丧失,在那月打算将它拿去当垫桌布的时候就如同被风吹走的斗篷般掠开,根本不给那月机会。

    所以,在罗真成长到两岁,大脑发育完全,能够接收记忆以前,那月和金乌一直都在家里斗智斗勇,让恢复记忆以后看到这一切的罗真当场懵了。

    后来,好说歹说,那月才总算在罗真的劝解下不再对金乌出手,却也没有放弃对金乌的讨厌,平时根本不让罗真将金乌穿在身上。

    无奈之下,罗真只好让金乌一直维持本体,在自己的周围生活。

    有鉴于此,当罗真在家里的时候,金乌就会停在周围的建筑物顶端亦或者公寓的天台上待命,罗真不在家时则会牢牢的跟在他的身后,即使没有化作咒具,依旧一如既往的守护着罗真。

    也幸好金乌已经是罗真的使魔,在外的只是纯粹的魔力聚合体,不需要吃饭,亦不需要休息,虽然拥有远比人类强大的意志,却对人类群体的娱乐没有任何的兴趣,就像真正的太阳一样,只是静静的悬浮在高空中释放光辉便已满足,罗真倒也安心让它自己徘徊在周围,有事的时候才会呼唤它。

    至于那月,自然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却也没有为此再说什么。

    基本上,金乌能够像这样守护罗真,那月还是挺满意和放心的吧?

    回想起当初降临在自己面前时金乌展现出来的力量和神性,那月虽然至今为止一直都不清楚金乌的来历,又不清楚它为什么会一直守护罗真,更不清楚罗真究竟是何方神圣,但那月早已放弃了追究。

    或许,那月也在害怕吧?

    害怕一旦自己追究起这件事情,让罗真背后的事情曝光,也许姐弟两人的缘分就到头了。

    因此,那月已经不再理会这件事,如同彻底忘记了这件事一样,只将金乌当做罗真的守护者一样的存在,除此之外,其余的一概不管。

    顺带一提,那月仅知晓金乌的存在,并不知道,罗真从小佩戴在手上的其中一枚戒指,乃是与金乌成对的名为玉兔的神灵。

    看到那月对金乌的态度,罗真就不敢将玉兔的存在也曝光出来了,生怕这位姐姐大人又做出什么惊人的举止。

    反倒是金乌,如同根本不将那月放在眼里一样,自顾自的停在罗真的手臂上,一边整理着羽翼,一边用嘴啄了啄罗真的脸颊,亲昵无比的模样,让那月的表情显得越来越不快。

    “行了,赶紧让那只臭鸟变化,至少变成衣服还是比较能看的。”

    完全忘记自己曾经打算拿金乌大衣去当垫桌布的那月便不耐烦似的这么吩咐。

    “你还真是幼稚啊,那月姐。”

    罗真就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声。

    “嗯?你说什么?”

    那月瞪向了罗真。

    “没没什么”

    罗真非常识趣的住嘴了。

    就在这时

    “嗯?”

    罗真的面色突然微微一变,紧接着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怎么了?”

    那月敏锐的注意到这一幕,立即问出声。

    “没事。”罗真摇了摇头,却是迫不及待似的对着那月道:“我先出去一趟,你就不用等我吃饭了,那月姐。”

    说着,罗真的身形竟是融入空间,消失不见。

    “等等!”

    那月不由得一惊,随即怒然出声。

    “门禁时间快到了!给我回来!”

    那月的声音就响彻整个酒店。

    可惜,已经传不到罗真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