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 这还真是亲父子(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53 这还真是亲父子(求月票)

    “————”

    静谧、庄严、沉睡的氛围还在遗迹般的洞窟入口上弥漫着,让人一种有些无法呼吸的感觉。

    当然,有这种感觉的只有罗真而已,其余人应该没那么容易察觉到吧?

    不,除了罗真以外,在场貌似还有另外一个灵感特别强烈的人。

    “唔”

    原本极为活泼,一直都在东张西望的凪沙就在看到遗迹那般的洞窟入口时,如同冻结住了一样,睁大了眼睛。

    紧接着,凪沙便紧紧的凝视着那边,没有再移开过视线。

    “凪沙?”

    古城就注意到了这一幕,微微一怔。

    “已经发现了吗?”

    莉亚娜亦是看到了凪沙的这番表现,眼中即有惊叹,又有放心,唯独没有惊讶。

    罗真便将众人的这些表现全部收归于眼底,心中多少有些明悟。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呐,那里”

    凪沙宛如无意识般的呢喃着,紧接着竟是不由自主的准备往遗迹的方向走去的样子。

    只是,凪沙没有成功。

    因为

    “哎唷,现在可不能过去哦?”

    一个极为轻浮的声音就突兀的响了起来,伴随着一双手,抱住了凪沙,将她抱了回来。

    “唉?”

    凪沙这才像是从梦中醒了过来似的,回过神来,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不仅是凪沙而已,其余人同样纷纷一惊,接连的转过头,看向了轻浮的声音的方向。

    下一秒钟,众人就看到了。

    “总算平安到了!我可爱的女儿啊!”

    一名穿戴着破烂的帽子和皮夹克,浑身散发出酒臭和火药味,看起来很是邋遢,却有种说出来的潇洒跟成熟魅力的中年男性对着被自己抱起来的凪沙大笑着。

    看着这个人,众人均都反应了过来。

    “博士!”

    莉亚娜面色一喜。

    “老爸!?”

    古城则是叫出声。

    “牙城君!”

    凪沙眼前一亮,开心的唤出了眼前的人的来历。

    正是古城以及凪沙的父亲————晓牙城。

    此时,晓牙城便看着被自己抱起来的凪沙,不停的大笑着。

    “好久不见了,凪沙,没想到一阵子不见,你就已经变得这么漂亮了,真不愧是我的女儿,长大以后绝对是个万人迷,让人舍不得将你交出去,如果有哪个臭小子打算对你出手,记得要跟爸爸说喔,爸爸一定赏他一颗子弹,让他知道对我女儿出手的代价。”

    名为晓牙城的男子就这么即轻浮又煞有其事般的说着,给人一种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那他绝对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感觉。

    至少,从晓牙城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火药味就告诉了别人,这位所谓的考古学家绝对不是只能拿笔拿书,或者拿镐子在地里挖土的善茬。

    “牙城君,你哟。”

    连凪沙都白了晓牙城一眼,一副不敢恭维的模样。

    理所当然,在场的另外一个人更是无法接受。

    “什么叫做对你女儿出手的代价啊?真的那么重视家人的话就给我常点回家!臭老爸!”

    古城便极为不快的冲着自己的父亲这么说着。

    然而

    “嗯?什么嘛?这不是古城吗?你居然也来了?”

    晓牙城有如现在才察觉到古城的存在一样,开朗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耐烦起来。

    “我应该只叫了凪沙过来而已,什么时候叫你过来了?”

    态度,竟是冷淡得跟什么一样。

    这让古城的太阳穴都暴起了青筋。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啊?居然让还在上小学的女儿一个人跑到外国的魔族特区来吗?胡闹也给我有个限度!”

    古城愤怒得无以复加。

    看来,其声称只是陪凪沙一起过来的说法,应该是真的了。

    只可惜,看到儿子的父亲却显得很无所谓。

    毕竟

    “谁要看儿子的脸啊?要看当然是看可爱的女儿的脸啊!没什么才能的臭儿子就一边自己玩去好了!什么?零花钱不够?真是的那就领了以后赶紧回去,别来打搅我和女儿一家团聚。”

    晓牙城就理所当然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没什么才能真是对不起了啊!我还是不是你的家人啊!?难道你一家团聚的名单里面就没有我吗!?”

    古城那叫一个愤怒,拳头都握得紧紧的,一副随时有可能揍上去的模样。

    “还是那么没大没小,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吗?”

    “这是谁害的啊!?”

    “真是没教养,哪家的小孩啊?”

    “你说呢!?”

    “所以不是说了,赶紧给我回去的吗?”

    “你才应该赶紧去死在哪里的坟墓里!臭老头!”

    “哈?你叫谁臭老头啊!?我可是正值青年的好男人!”

    “不就是个爱抽烟又爱喝酒,迟早会发福的臭男人嘛?”

    “你才是臭男人!”

    “你才是!”

    “你才是!”

    “你才是!”

    许久不见的父子二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杠上了,脑袋顶着脑袋,太阳穴浮动着青筋,彼此怒声叫骂着,就差没直接打起来了。

    而这自然是让旁观者直接看呆了过去。

    尤其是罗真。

    “这这还真是亲父子”

    罗真嘴角抽搐。

    难怪来的路上古城屡屡展现出一副对自己的老爸很厌烦的模样,感情是这么回事吗?

    连莉亚娜都看傻了,半天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只有凪沙,有如早就习惯了一样,似看着爱闹的两个小孩子一般,叉着腰,气势汹汹的开口。

    “古城君,牙城君,都已经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别那么幼稚,这里可是外面,大家都在看着呢,所以别动不动就吵架,明白了吗?”

    凪沙便轻车熟路的训话了起来。

    ““哼!””

    古城与牙城顿时齐齐的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模样,让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两人居然会是父子。

    至少,罗真是开始怀疑起来了。

    这也让牙城终于是注意到了罗真的存在。

    “嚯?”牙城便眉头一挑,露出挑衅似的笑容,道:“你是谁啊?古城的同学或者朋友吗?”

    闻言,罗真蓦然一笑,从容行礼。

    “您好,晓先生,我是南宫曜日,来自远东的魔族特区,弦神岛。”

    听到罗真的自我介绍,牙城微微怔了一怔。

    “弦神岛的南宫?”

    牙城就有如终于是正视起罗真一样,眼中浮现出感兴趣的神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