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 〈焰光夜伯〉(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55 〈焰光夜伯〉(求月票)

    “你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吗?”

    当牙城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指向前方的洞窟时,罗真的视线立即跟着投了过去。

    对于遗迹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罗真自然不可能知道。

    但是,刚刚,罗真早已使用〈灵视〉看过这个遗迹,结果发现里面有股可怕的魔力正在沉睡,非常的隐晦。

    当然,在这个世界里,但凡是遗迹,为了防止被人恶意破坏和侵入,建造者都会在其中设下携带结界、封印遗迹还在运行中的魔术和防护机制等等,里面有魔力流动,非常正常。

    只是,在这个遗迹里,里面沉睡的魔力,不知为何,给了罗真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那种感觉

    (就好像有谁在呼唤着我一样?)

    罗真便为此陷入了沉思。

    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之前,莉亚娜等人也说过了,这个遗迹的正体是一个地下坟墓。

    既然是坟墓,那里面肯定有不知多久前逝去的死者。

    或许,对方的灵体或者残留思念就依旧留在其中,还没有散去。

    而罗真既是一名魔术师,又是一名阴阳师,在灵方面的素质是毋庸置疑的,即使及不上一些通灵的巫女,那也比一般的灵能力者高强得多,再加上极其优秀的〈灵视〉能力,令其可以感受到这股残留的意志、意念。

    所以,罗真可以肯定

    “里面有某个你们想找的存在,对吧?”

    罗真便不假思索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牙城的眼眸微微一眯,深深的看向罗真了。

    紧接着

    “————〈焰光夜伯〉。”

    牙城陡然提及了这么一个名字。

    然而,正是这个名字,让罗真豁然抬起了头。

    “你刚刚说〈焰光夜伯〉了吧?”

    罗真直视向了牙城,眼中流露出来的是真实到了极点的惊讶。

    对于罗真的这个反应,牙城亦是相当满意。

    “不愧是出身于魔族特区的人,对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啊。”

    牙城就这么说着。

    没错。

    这个名字,对于生活在魔族特区的人来说,不可能不认识。

    倒不如说,即使不是生活在魔族特区的普通人都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的存在的。

    虽然,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名字,而是指某个特定的存在。

    那是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传说。

    “传说,存在于世的真祖并不仅仅只有三名,而是还有一个。”

    牙城便以玩味般的口吻,道出了那个传说的内容。

    “他被称为最强的吸血鬼,力量凌驾于其余三名真祖之上,统率着十二匹天灾级的眷兽,即不具备任何的血族同胞,亦没有留下任何的血脉从者,乃是唯一且孤高的恐怖化身。”

    牙城就施施然的说着。

    “每当历史出现重要的转折点时,这位最强的真祖便会在世上现身,因而带来了好几次波及全世界的大屠杀及大破坏,连史书上都有所记载,并将疑似由这位真祖引发的大屠杀、大破坏统称为————〈圣歼〉。”

    这是连西欧教会的〈圣经〉都会记载的事件,其中不仅出现了这位灾厄的化身,最强的吸血鬼真祖,甚至出现了人类的始祖、魔族的始祖以及神等等的存在。

    所以,每当〈圣歼〉这个字眼出现时,总能让人立即心声畏惧,信仰者们甚至会当场跪下祷告,可谓是一个非常触动人神经的字眼。

    “人们普遍将那位存在称为仅在三名真祖以后的第四真祖。”

    牙城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遗迹,露出有些狰狞的笑容。

    “虽然没有证据能显示这位真祖真的存在过,所以仅能当做都市传说一样的东西,但你不觉得,如果里面躺着的是和那一位有关的存在的话,那事情就会变得很有趣吗?”

    有趣?

    这很有趣吗?

    罗真一点都不觉得。

    毕竟

    “这件事情,如果只是你们自己在异想天开,那也就罢了。”

    罗真同样看向了眼前的遗迹,眼神却是变了。

    “但既然连战王领域和日本政府都一起出面,共同进行此次发掘作业,那里面的东西,就算不是和第四真祖有关,那亦相当不得了吧?”

    这是得知内情以后的所有人都会产生的第一想法。

    “难怪这里的警备这么森严,原来你们居然盯上了和真祖有关的遗迹吗?”罗真微微一笑,这般道:“胆量不小啊。”

    罗真就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牙城便不以为意的出声。

    “我们将里面的东西称为〈妖精之棺〉,其所在的位置,若没有出错的话,应该是在地下三层,那里也是这个地下坟墓的最后一层。”

    听到牙城的这番话,罗真顿时明白。

    “让我来猜猜看。”罗真瞥了牙城一眼,若有深意般的笑道:“你们是不是在探查到第三层的时候碰了钉子,比如入口那里设置了什么强大的封印,根本无法解开,所以才只能将凪沙给叫过来啊?”

    “聪明。”牙城极为惊讶的看向了罗真,道:“我说,你明明看起来跟我家古城和凪沙同岁,但没想到居然这么聪明,该不会其实跟你那个不会老的魔女姐姐一样,外表看起来很小,其实是个老怪物吧?”

    “你才是外表和内在看起来都像个不良的大叔!”罗真立即反驳了回去,随即叹息道:“你果然认识我呢。”

    看到牙城的表现的时候,罗真就知道,这个所谓的考古学家八成是知道自己的存在的。

    不,倒不如说

    “只要是认识〈空隙魔女〉的家伙都会多多少少知道你的存在吧?”牙城有些愉快的道:“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收养了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弟弟,这件事在业界里可是同样很有名,为了保护你这个小家伙,你那个姐姐可付出了不少代价,这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闻言,罗真的表情微微变得复杂了起来。

    这件事情,罗真自然是心中有数的。

    要不然,罗真为什么要对那月那么言听计从呢?

    不是因为害怕,更不是因为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只是因为觉得对自己的那位姐姐有所亏欠。

    可以说,在罗真几次的穿越人生中,这一次可谓是最危险亦是最坎坷的。

    同时,为了保护这样的罗真,身为罗真的姐姐的那位魔女,就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因此,罗真才对那月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