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6 过度适应能力者(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56 过度适应能力者(求月票)

    “让你们久等了~~~”

    就在罗真与牙城之间失去对话,令气氛变得有些沉重起来的时候,开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罗真与牙城顿时齐齐转过身,看向身后,紧接着就看到古城和凪沙一起走了过来。

    仔细一看,古城倒是没什么改变,依旧只是漫不经心的跟在妹妹的身后而已。

    但是,凪沙身上的衣服却是换掉了,转而穿上了巫女的装束。

    “巫女装?”

    看到这个,罗真突然有些明白了。

    “难道,凪沙是灵能力特别优秀的通灵巫女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边会想将这个少女叫过来了。

    因为,如果凪沙是一个灵能力极高的巫女,能够进行通灵的话,那么,她就可以和存在于遗迹中的那个残留的意念进行沟通,进而解开通往第三层的封印了。

    相信,解开封印的方法,没有比墓主人更清楚的了吧?

    牙城等人就准备用这样的方式,打开目前的困境,得到里面的〈妖精之棺〉的样子。

    而罗真的猜测也是对的。

    牙城等人的确准备利用凪沙的通灵能力。

    只是

    “凪沙可不单单是灵媒能力极高的灵能力者,还是过度适应能力者。”

    牙城便极为骄傲和自豪的说出这样的话。

    “过度适应能力者?”

    这回,罗真倒是挑起了眉头了。

    所谓的过度适应能力者,指的是不依靠魔力,不同于魔族,亦不同于拥有特意技能的灵能力者,天生就拥有着某种特殊能力的人。

    一言蔽之,就是所谓的超能力者。

    他们的能力多为极端稀少的技能,既无法进行体系化,也无法进行多种变化,一般都表现为单种或在此基础上进行能力的延伸的类型,在科学技术与魔术上引起不可能现象的情况亦时有发生。

    比起魔族,这种能力者的数量甚至更少,就算是在魔族特区中,罗真都没有见过一个过度适应能力者,亦或者说见过以后并不知道对方是这样的存在,毕竟和魔族不同,过度适应能力者依旧是人类,并且发动能力也不需要使用到魔力,在对方没有使用能力前,几乎没有手段可以确认过度适应能力者的身份。

    另外,这种过度适应能力者多为家族遗传,若是父母中有人是过度适应能力者,那其后代便有很大的可能性继承这份特异的能力。

    显然,凪沙就是这种类型。

    不,不仅如此。

    “虽然没有经过正式的修行,但凪沙的母亲是过度适应能力者,祖母则是在神绪多神社担任巫司的实力强大的攻魔师,凪沙就继承了母系的双方的天赋,既拥有着优秀的灵媒素质,还是过度适应能力者,乃是极为罕见的混成能力者,配合灵媒体质,可是连身为她祖母的那个老妖婆都挑剔不了的优秀巫女,过去也曾好几次的找出埋藏的遗迹位置,还能读通无法解读的古代碑文,所以一直都在受托大学或者专门机构的委托,做着这方面的义工服务。”

    牙城就一边的得意洋洋的这么介绍着,一边却又唉声叹气了起来。

    “反观儿子那一边,既没有继承什么过度适应能力者体质,身为灵能力者的素质也为零,平时除了打打篮球以外就没有任何的优点了,连脑袋都不灵光,像我一样当个教授或者博士根本也是痴心妄想,不管是父亲这边还是母亲那边的天赋都没有继承到,真是的当初那一炮我为啥不直接打到墙上呢?”

    如此露骨的唉声叹气,让凪沙歪着脑袋,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的同时,亦是让古城暴走了。

    “没有才能真是对不起了啊!混蛋!你在凪沙的面前到底说些什么啊!?”

    古城就准备对牙城的脸挥拳,却是被牙城给轻轻松松的制住。

    “真是的,牙城君,古城君,你们又来了。”

    凪沙则是在自己的父亲的极力夸奖下变得很不好意思和很害羞的样子,甚至一直都在偷偷的观察罗真的反应,等到古城和牙城扭打起来以后才鼓起腮帮子,恢复为原本的模样,像是看着两个淘气的弟弟一般,显得是那么的恨铁不成钢。

    “被小学生当做小孩子来对待,你们也是够了。”

    连罗真都失笑了起来。

    或许也是觉得有些丢脸,古城和牙城两人不情不愿的停了下来。

    “好了。”

    牙城就看了一眼手表,如此说着。

    “现在大约是凌晨四点,在黎明之前,灵能力者的感觉最是敏锐,在这个时候工作是最好的,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说完,牙城倒也不准备招呼罗真等人的样子,自顾自的走进了遗迹里。

    “等等!别擅自走掉!你个臭老爸!”

    古城连忙跟着一起冲上前。

    见状,罗真与凪沙互相对视了一眼,均都显得很无奈。

    明明最重要的巫女还在这里,那两个男人居然像是比赛一样的先冲进去,丝毫不管这边了,还真是让人觉得无语。

    “真是抱歉,我爸爸和哥哥都是那种人”

    凪沙便如同感到羞耻一样的低下头。

    “没事,令尊和令兄很有个性,我也已经很擅长接触个性突出的人了。”

    罗真对着凪沙照样还是表现出那副完美形象,带着无可挑剔的笑容的应声。

    当然,罗真这句话倒也不算假。

    基本上,就算不算其余的世界,单单在这个世界里,罗真就已经和一个超有个性的姐姐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不习惯都不行。

    再说,罗真自身其实也是一个个性十足的角色,自然挑剔不到哪里去。

    “那那就好”

    不知道这些的凪沙还以为是罗真过于温柔和谦虚,偷偷的看着罗真的俏脸带着丝丝红润,宛如怀春的少女。

    如果古城和牙城知道,自己两人在较劲,而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兼妹妹则在这里被一个表里不一的臭男人给诓骗着,那八成就气得暴跳如雷吧?

    “好了,我们也进去吧。”

    “啊,好的。”

    罗真与凪沙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了遗迹。

    现场,再次变得寂静。

    只是,不知何时,一股隐晦的瘴气在遗迹周围的营区里弥漫而开,带来了杀气和戾气。

    没过多久

    “啪”

    营地里,一块土地陡然裂开,发出了啪叽声。

    内里,一只手探了出来,掀开了惨剧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