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 〈死灵魔术〉(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60 〈死灵魔术〉(求月票)

    “嗡!”

    通往地下坟墓的神殿遗迹的入口处,空间一阵摇曳,让罗真和牙城从中出现。

    “这是!?”

    一出现,牙城就看到了前方营地的状况,一对眼睛微微睁大了起来。

    只见,之前戒备森严的营地如今已经是陷入了火海。

    车辆和采掘用工程机器悉数遭到破坏。

    和遗迹无关的宿舍及帐篷被烈火焚烧。

    装甲车四处倒动,并接连爆炸,引起一阵阵轰鸣。

    而一名名的警卫,则是早已躺在一个个的血泊中,彻底的失去了性命。

    “居然都被干掉了?”

    牙城咋舌出声。

    罗真的目光亦是扫过全场,紧接着肯定了牙城的说法。

    “全部都被干掉了,没有一个是活的。”

    这一点,罗真可以肯定。

    能够以〈灵视〉看见灵气的罗真就确定了那些倒在血泊中的警卫已经死去。

    因为,他们的灵气早就散了。

    “敌人呢?怎么一个都没有看到?”

    牙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上了一把冲锋枪,一边打开保险装置,一边恢复了冷静一样,若无其事的用脚翻起身边的一具警卫的尸体,这么开口。

    “还有,营地里的结界好像没被打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牙城心中的疑惑。

    罗真自然能够明白。

    要知道,布置在营地周围的结界可不是普通的魔术或者咒术形成的,而是听命于莉亚娜的其中一匹眷兽所化。

    身为旧世代的吸血鬼贵族,莉亚娜就拥有着三匹眷兽。

    其中,有两匹眷兽为其经常使用的巨狼,擅长战斗,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在遗迹中见过,连身为幻想种的亚龙种都能轻松盖过,算是非常强力了。

    而还有一匹眷兽,则能够幻化成强力的结界,牢牢的保护着莉亚娜。

    笼罩在营地内的结界,正是莉亚娜以自己的最后一匹眷兽所幻化而成的。

    既然如此,想打破结界,那就需要有凌驾于活了百年岁月的旧世代纯血吸血鬼的力量才行。

    遭到那样的攻击,身为眷兽宿主的莉亚娜不可能没有提前察觉到。

    所以,结界很有可能并没有被破坏。

    可是,结界没被打破,那敌人是怎么出现的?

    它们,现在又在哪里?

    这就是牙城想知道的。

    这个问题,罗真回答了他。

    “你说敌人?”罗真对着牙城撇了撇嘴,道:“不就在你的脚边吗?”

    闻言,牙城先是一怔,旋即瞳孔一凝。

    下一瞬间,牙城没有任何犹豫的豁然转身,将手中冲锋枪对准脚下的警卫尸体。

    “嘎!”

    同一时间,全身失去了气息的尸体竟是陡然一跃而起,发出低吼,面目狰狞的朝着牙城扑了过来。

    “磅!”

    牙城扣下了扳机。

    “噗嗤!”

    子弹贯穿了化作敌人的尸体的脑袋,令其倒了下去。

    如果没有罗真的提醒,牙城绝对会吃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嘎”

    “嘎”

    接下来,营地里的一具具警卫的尸体就突然翻动,像僵尸一样,一一起身,一边摇晃着,一边往这边而来。

    不仅如此,营地的土地亦是接连的被撑裂,爬出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看到这里,牙城全都明白了。

    “居然是死灵魔术?”

    ————〈死灵魔术〉。

    顾名思义,那是能够令人操纵死者的魔术。

    擅使这种魔术的魔术师就能够让死去的尸体成为自己的仆从,为自己所用,通过操纵死者来对敌人进行袭击,乃是一种非常不受待见的魔术。

    既然不受待见,习得这种魔术的人自然少之又少。

    偏偏,就有一个组织的领导者非常擅长使用这种魔术。

    “〈黑死皇派〉”

    正是如此。

    身为〈黑死皇派〉领导者的〈黑死皇〉就以使用死灵魔术而闻名。

    只不过,那位〈黑死皇〉已经被击杀,整个〈黑死皇派〉亦是只剩下一些残党而已。

    可惜,在这些残党当中,就有〈黑死皇〉的心腹。

    他是整个〈黑死皇派〉里除了〈黑死皇〉以外唯一一个精通于死灵魔术的兽人。

    这个兽人,在那月提供的情报里便提过,其就在这个国家之内。

    现在,对方终于出现。

    “原来如此,在结界布下以前就已经在这里埋下了尸体,一直在等候时机,直到第十二号被解封猜开始发难,从结界内对营地发动攻击,根本不需要破除结界。”

    牙城看穿了这一点。

    一个讽刺的声音顿时从周围响起。

    “不错,不愧是被称为〈冥府归人〉的晓牙城,一下就看穿了。”

    这个声音,来自于四面八方逐渐包围过来的尸体。

    使用着死灵魔术,在暗地里操纵尸体的兽人便借死者的口,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个声音里,既有对人类的藐视,亦表现出自身的高高在上。

    “居然带着小孩子上战场,人类还是一如既往的愚蠢,能够解开遗迹的封印,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死灵术士就借着尸体的口嘲笑着。

    “接下来就由我等〈黑死皇派〉来接收这个遗迹,并好好利用遗迹中的东西,让〈遗忘战王〉好看吧。”

    说着,在对方的操纵下,一个个的死者相继的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了罗真和牙城。

    “!南宫!我们先找掩护!”

    牙城立即产生反应,当即伸出手,准备拉过罗真,一起滚向一旁,避开众多的枪口。

    可是,牙城的手却扑了一个空,根本没有抓到罗真。

    罗真,早就已经不在原地。

    “躲在这种地方嘲笑别人,所谓的兽人也没比人类聪明到哪去。”

    伴随着一个恢复本性的懒散和漫不经心的笑声,一股魔力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的后方爆发。

    “咚————!”

    魔力的冲击骤然迸现,从岩石的后面炸了开来。

    “咕喔!”

    一个苦闷的痛叫声响了起来,让一道身影从岩石后方飞出,于魔力的冲击下滚落在地,一路极为狼狈的滚了出去。

    那是一个面色阴狠的男子。

    阴狠的男子就一边挣扎着起身,一边又惊又怒的看向前方。

    在那里,岩石后,罗真缓缓的走了出来。

    “想躲在这种地方,那至少加个隐形的魔术或者隐匿气息的咒术之类的东西吧?”

    罗真便看着那块阴狠男子藏身的岩石,浑然失笑。

    “居然在战场上玩躲猫猫,难怪〈黑死皇派〉的人都上不了台面,战王领域随便出来一个贵族都能让它分崩离析,还想杀死真祖,支配战王领域,提倡兽人至上呢,我看还是省省吧,以免被人笑掉大牙。”

    罗真迎着阴狠男子愤怒的目光,如此笑着。

    “你说对吧?葛兰·哈萨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