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 来历非凡的弟弟(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62 来历非凡的弟弟(求月票)

    这一刻里,整个遗迹的营地终于是彻底被漆黑的烈焰给覆盖,化作一片有如地狱般的火海,焚烧了起来。

    葛兰便将自己体内凝聚的魔力一口气解放,释放出了最大规模的吐息,让漆黑的烈焰呈现扇形的扩展而出,将其前方数百公尺范围内的一切都给覆盖,并燃烧殆尽。

    如此规模的魔力业火,连纯血吸血鬼的眷兽都能一击消灭。

    于是,以遗迹为中心,半径数百公尺内便不留痕迹的化成熊熊的漆黑烈焰,让盛大的爆炸在整个营地里迸现,化作火光,直冲天际。

    面对这样的力量,哪怕是莉亚娜在这里,恐怕都得饮恨吧?

    这就是神兽化的高阶兽人的力量,即便及不上吸血鬼的真祖,依旧不是一般的贵族可以比拟的。

    而连吸血鬼的贵族都只能沦落到饮恨的地步的话,区区人类,下场会如何,稍微想象一下都能明白。

    至少,那铺天盖地的暴射而来的弹雨是全部被漆黑的烈焰给蒸发了,如同被融化成铁水一样,通通消失在其中。

    烈焰就这么似海啸般扑出,涌向毫无防备的罗真。

    “危险!快转移!”

    看到这一幕,牙城叫了出来。

    想避开这可怕的力量,那就只有以空间转移的魔术逃离攻击范围,否则别无他法。

    这是牙城的想法,亦是葛兰的想法。

    可是,两人都错了。

    面对将方圆数百公尺都给焚烧殆尽的地狱黑焰,罗真不但没有转移,反而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着。

    当然,罗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罗真只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唱出一句咒文。

    “————阿弥陀————”

    极为冷静、庄严的简短咒文就从罗真的口中被唱出。

    若是〈十二神将〉中的镜伶路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出罗真所唱的咒文为何。

    那是种字真言,与言灵一样,将话语化作实质的力量,作用在外的高级咒术。

    镜伶路就非常擅用种字真言。

    只是,此时此刻里,罗真使用的却不是镜伶路所用的军荼利明王的真言。

    那象征攘除外敌的军荼利明王的真言具有非常强力的击退效果,乃是直接作用在敌人身上的种字。

    而罗真现在使用的却是挫败内心的烦恼,击退外部的敌人,怨敌调伏之尊————大威德明王的种字真言。

    因此,罗真在须臾之间就提炼出了高密度的咒力,并让咒力爆炸,从自己的身上迸发。

    “轰————!”

    伴随着大气一声震颤,自罗真的身上迸发而出的高密度咒力便化作冲击波似的,将来袭的漆黑烈焰给轰散。

    若是从上方往下看,那就能够看到呈现扇形的扩展而出的漆黑烈焰如同被看不见的雪崩给吞没一般,以比来袭时更快的速度,通通被轰散了。

    覆盖营地的火海,一下子被熄灭。

    “不可能!”

    葛兰面色大变。

    “他还能使用那么强力的咒术吗?”

    连牙城都吃惊了。

    足以消灭纯血吸血鬼的眷兽的神兽吐息,就这么被罗真以动动嘴皮子的功夫给化解。

    然后

    “————叱————”

    罗真再次唱出了种子字的真言。

    这一次,罗真使用的是将毒、将魔啃食的孔雀明王的种子字真言。

    那是专门用来打击毒性与魔性的真言,即使是用来对付灵灾都绰绰有余,对手是魔族的话,刚好能够用得上。

    “咚————!”

    下一秒钟,一股携带圣性的咒力就在葛兰的身上炸裂。

    “咕喔!”

    葛兰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整个人都被炸飞,于地面上不停的滚动着,一会以后撞上了一块岩石。

    “嘭!”

    冲撞声中,葛兰便陷入了岩石里,在岩石上留下一个凹陷,亦扬起无数的碎石和尘埃。

    直接印在岩石上的葛兰便一边喷出鲜血,一边在啃食魔性的真言之力下,不管是神兽化还是兽人化,均都开始消退。

    没过多久,葛兰就变回了阴狠男子的模样。

    “怎么可能”

    葛兰吐着血,并不敢置信的呆喃着。

    “我可是至高无上的兽人啊”

    “怎么会被区区人类的小鬼”

    “区区人类的小鬼啊”

    留下这样的话,葛兰脑袋一歪,不省人事。

    在〈黑死皇派〉中都属于重职中的重职,除了〈黑死皇〉以外唯一擅长死灵魔术,并且还是能够使用神兽化的高阶兽人,那位名声和恐怖均都仅在〈黑死皇〉之下的〈死皇弟〉就这么败在了戈佐的魔族特区,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类小孩给击败。

    “这可真是”

    牙城看向罗真的眼神已经变了。

    变得充满了慎重和沉思。

    “这就是〈空隙的魔女〉南宫那月的弟弟吗?”

    原来如此。

    “现在总算有些明白,弦神岛的人工岛管理公社为什么会对他有兴趣,那些大人物也都在听说他的事迹以后,纷纷打算对他出手。”

    牙城就这么低声呢喃着。

    要知道,当初,罗真来到这个世界时,那可是在金乌的携带下如同降世的神灵,大张旗鼓的出现了。

    那一天的事情就被很多有心之人窥视到,因而造成了许多人都对这其中的事迹产生了兴趣,相继将手伸向了年幼的罗真。

    而在众多的恶意中保护了罗真的正是当时仅是十岁的小孩的南宫那月。

    为了在众多的势力和恶意中保护罗真,那月就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和代价,最终才终于将罗真拉扯大。

    所以,牙城说的是没错的。

    业界里很多人都知道南宫那月有一个弟弟。

    而且,还是来历非凡的弟弟。

    现在,这位神秘的人子终于是开始崭露头角了。

    罗真就在牙城的注视下,缓缓的来到葛兰的面前,看着这个印在岩石内,歪着脑袋,不省人事的兽人,稚嫩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丝得意的笑容。

    “抱歉了,我必须把你抓住,那样我才能在那月姐那里有所交代。”

    感情,罗真是因为想让那月息怒,所以才拿葛兰来当供品的啊。

    “谁让你就是那月姐这次出差的目标呢?”

    所以,只能算是葛兰自己倒霉而已了。

    如果葛兰知道,自己不但在一个人类的小鬼手中栽了跟头,而且还是为了被他拿来邀功,平息自己姐姐的怒气的话,那一定会气得吐血吧?

    还是那句话,葛兰只能自认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