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3 好好解释一下吧(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63 好好解释一下吧(求月票)

    之后,古城、凪沙以及莉亚娜一行三人才从地下坟墓的遗迹里赶了出来,看到了几乎被焚烧殆尽的营地,一个个的全都惊呆了。

    而等到从牙城的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以后,众人又是陷入到沉默中。

    没办法。

    虽然罪魁祸首的〈死皇弟〉已经被罗真给击溃,进而落网,但这次的事件亦是导致整个调查团损失惨重。

    罗真、古城以及凪沙三人终究只不过是来旁观兼帮忙而已,并不是调查团的成员。

    真正围绕着这个遗迹进行着发掘工作的人,只有牙城和莉亚娜。

    换言之,除了牙城和莉亚娜以外,整个调查团就在此次的事件中全军覆没,无一幸免。

    如此一来,众人怎么能够不为之沉默呢?

    特别是古城,宛如终于理解到此次事件的重要性兼严重性一样,面色相当的难看。

    一方面,古城是对这期间发生的危险心有余悸。

    另一方面,古城亦是在埋怨自己的父亲,居然将凪沙叫来参加这么危险的工作。

    所幸,凪沙并没有受伤。

    只不过,自从在遗迹第三层最深处的房间里接触到〈妖精之棺〉以后,凪沙便一直都在沉睡,久久没有醒来。

    这让古城一直都没有放下心,就差没有直接将焦躁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反倒是牙城和莉亚娜,虽然也不是不在意凪沙的状况,却必须为当前的状况作出一个决定。

    那就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这件事情,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定论了。

    “第十二号就由我们卡尔雅纳家负责接收。”

    莉亚娜有如对这件事情不容退让一样,以之前没有的强硬口吻,对着牙城这么说着。

    “你没异议吧?博士?”

    莉亚娜貌似就仅需要牙城的同意而已。

    对此

    “就算我不容易又能怎么样呢?第十二号也不是我能吞下的吧?”

    牙城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的摊着手,表现依旧轻浮。

    在这里就必须提一下,牙城虽然是一个考古学家,却不是正儿八经的负责研究的那种人,而是会在倒墓的时候将值钱的东西全部卷走,行事风范游走在犯罪边缘的类型。

    这一次,之所以会参加〈妖精之棺〉的发掘工作,一方面是因为日本政府的委托,另一方面亦不是没有准备大赚一笔的想法。

    莉亚娜估计就是担心行事作风我行我素并且总是出人意料的牙城会突然跑路,并且卷走所有的东西吧?

    但就像牙城所说的一样,这次的东西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吞得下的,这点,他还是很识时务的。

    “那就好。”

    莉亚娜这才松了一口气,像是终于放心了一样,露出笑容。

    “如此一来,第十二号就能由我”

    这样的一句话,莉亚娜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反对了。

    “不,那么危险的东西可不能被战王领域给随便带走。”

    这是一个咬字不清,声音亦很稚嫩,内里却充满着无法言喻的威严感和不容置疑的命令感的声音。

    “————!”

    牙城和莉亚娜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是!?”

    抱着凪沙的古城同样吃惊了看了过去。

    然后,在场的众人便看到了。

    就在已经基本被毁的营地里,遗迹的洞窟入口处,一个较小如人偶般的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一只手撑着阳伞,一只手拿着蕾丝扇,连看都不看在场的人一眼,只是眺望着洞窟的里面。

    “没想到,第十二号的〈焰光夜伯〉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也已经被发掘,甚至被〈黑死皇派〉的残党给盯上,只不过是出趟差而已,倒是遇上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少女以沉稳冷静的声音这么说着,让众人通通都反应了过来。

    “是你?”

    牙城睁大了眼睛。

    “她是?”

    古城一脸的茫然。

    只有莉亚娜,看清少女的长相以后,面色一白,惊呼出声。

    “〈空隙的魔女〉!”

    来者,正是南宫那月。

    “周围的结界是你的把戏吧?记得你好像是战王领域的落魄贵族的后代?”

    那月瞥了莉亚娜一眼,冷哼了一声。

    “因为你那只眷兽,这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找到这里,不然,哪会让那个臭小子逃了那么久?”

    这么说着,那月举起手中的蕾丝扇,信手一挥。

    “嗡!”

    在那月那一挥之下,周围的空间全部紊乱了起来,失去了秩序。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道身影就从其中踉跄的跌出。

    “好了,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吧,我的弟弟。”

    那月便瞪了过去,冷静的声音中头一次带上了火大的情绪。

    “突然从酒店里消失,还自己一个人跑到魔族特区来,连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有你介入的样子,看来你翅膀硬了,已经准备进入叛逆期,就算我告诉你一步都不准离开,你也不准备听了,对吧?”

    那月的声音中就充满着之前没有的怒气。

    “那那月姐!?”

    罗真顿时后退了一步,连忙解释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那月姐,我只是因为只是因为对了,我只是因为突然发现了〈死皇弟〉的踪迹,所以为了不让姐姐操心才想着帮你拿下他,跟着他一起来到这里而已!”

    罗真就做出了这番蹩脚的掩饰。

    对于这样的罗真

    “你这样只会更让人操心!”

    那月就突然出现在罗真的面前,手中扇子用力的敲在了罗真的脑门上。

    罗真大声呼痛,却是闭嘴了。

    只因为,站在罗真面前的那月的脸上,那张以往只有冷静和威严的稚嫩俏脸,如今不但充满着怒气,还有着说不出的担忧和着急,令那月的眼角竟是有些湿润了起来。

    那个一向唯我独尊的那月,竟是在这一刻里,差点流泪。

    而这,全是因为罗真的不知所踪。

    “那月姐”

    罗真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低下头。

    至于那月,再次冷哼了一声,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神都恢复了过来。

    “听着,没有下次了。”

    那月便不容置疑的这般开口。

    “知道了,那月姐。”

    罗真也唯有苦笑出声,无奈的点下了头。

    看着这样的罗真,那月才总算放心似的转过头。

    “不管怎么样,既然〈黑死皇派〉的残党已经落网,那就让我来处理一下你们的事情吧。”

    那月就看向了牙城和莉亚娜。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