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 「灵」(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65 「灵」(求月票)

    迷蒙的雾就这么随风消逝似的,在遗迹的营地里不见了踪影。

    莉亚娜就让自身化作雾,消失在了这里,逃离了令欧洲魔族们无比畏惧的魔女的视线。

    “雾化吗?”

    那月就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连其余人亦是不对眼前的场景感到奇怪。

    在传说中,吸血鬼本来就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特异能力。

    像是可以化成雾,亦是变成蝙蝠,长出翅膀,类似这样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上的吸血鬼身上同样拥有。

    倒不如说,除了眷兽以外,吸血鬼们就只能以这些能力自豪了。

    当然,根据个体和传承的血脉的不同,不同的吸血鬼之间的能力也不一定相同。

    亦即,有的吸血鬼能够使用雾化,有的吸血鬼能够化作蝙蝠,还有的吸血鬼则能展现出其余传说中没有的能力,这些能力虽不强大,却算是很方便的了。

    而雾化则是吸血鬼当中最为常见的能力,血承第一真祖的战王领域的吸血鬼的能力基本都为雾化,莉亚娜能够雾化离开,并不值得惊讶。

    “你又怎么打算呢?晓牙城?”

    那月就不再去理会莉亚娜,转而看向牙城,并且直接道出了他的名字。

    看来,牙城比罗真想象的更有名的样子,不仅是葛兰认识他,连那月都认识他。

    “能被〈空隙的魔女〉认识,那还真是一件荣幸的事情啊。”牙城却是嬉皮笑脸般的道:“我当然也没意见,本来就不准备接手第十二号,与其带着那种东西满世界的被追杀,还不如爽快点交出去,趁现在遗迹还没有被政府封锁,赶紧进去捞点油水呢。”

    牙城就丝毫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光明正大的说出这样的打算。

    “狡猾的男人。”

    那月则是轻哼了一声,对待牙城的态度却比莉亚娜好不少。

    于是,在此地出土的〈妖精之棺〉便被那月所接手,负责运到弦神岛。

    只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老爸!”古城就终于找到机会出声了,焦急般的道:“凪沙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到底怎么办啊!?”

    正是如此。

    在遗迹里失去意识以后,凪沙就没有再醒过来,即使是现在都还依旧躺在古城的怀中,睡得却不能称得上是安祥,反而有些苦闷的感觉。

    “还没醒?”

    牙城便看向自己的女儿。

    “她?”

    那月同样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但紧接着就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目光一凝,转过头,看向了罗真。

    察觉到那月的视线,罗真叹了一口气般的点了点头。

    “的确像你想的那样,那月姐。”

    罗真就这么说了。

    “是吗?”

    那月沉默了半响,然后看向凪沙的目光也变了。

    察觉到姐弟二人的表现,牙城宛如也想到了什么一般,面色微微一变。

    “该不会!”

    牙城就粗暴的推开了古城,将凪沙接入怀中,听了一下她的心跳,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感受着体温,紧接着表情就彻底的变得难看起来了。

    “到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别卖我关子!凪沙到底怎么了!?”

    被推开的古城踉跄了好几下,却也顾不得埋怨了,急忙的冲着众人问着。

    对此

    “你放心,古城,凪沙没事,至少目前没事。”

    罗真就向着古城做出冷静的解释。

    “因为身为巫女的能力过于出色,和灵体的匹配度亦过于理想的关系,接触到〈妖精之棺〉的凪沙貌似就将其中的灵给吸引到自己的身上,从而被附身了。”

    这就是凪沙至今为止都还没有醒来的原因。

    也就是说

    “那副冰馆里的灵被凪沙的**给接纳,但那个灵却太过于强大,就像附身在人类身上的神灵、眷兽或者其余的存在会在这种状况下吸收宿主的体力、精力、灵力乃至生命力一般,凪沙就因此不堪重负,意识陷入沉睡,就算能够醒来,恐怕都会不断的虚弱下去。”

    罗真便道出了一个有些残酷的事实。

    “怎么会!?”

    古城顿时呆住了。

    这个打击,对于溺爱妹妹的这位哥哥来说,似乎有些太大。

    牙城则已经发现这件事,表情显得越来越难看。

    “南宫那月。”

    当下,牙城看向了南宫那月。

    “你是将灵魂交给恶魔的魔女,对于你们魔女来说,灵魂并不是陌生的领域,你有什么办法除去凪沙身上的灵吗?”

    牙城竟是向南宫那月求助了。

    那月顿时皱起了眉头,随即淡淡的开口。

    “除灵是巫女和阴阳师的工作,而我是魔女,使用魔术是我的领域,交灵就跟我无关了。”

    言下之意便是爱莫能助了。

    这让牙城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死心般的收起了表情。

    反倒是古城,反应过来以后,立即揪住了罗真。

    “曜!你有办法的吧!?”古城便这般恳求似的道:“我记得在下面的时候你说过,等事后再来处理跑到凪沙体内的东西,那就是指那个灵吧?所以你有办法是不是啊!?”

    古城的话语,让那月和牙城纷纷一怔,随即齐齐的看向罗真。

    “你有办法吗?”

    牙城又是惊讶,又是有些期待。

    “”

    那月撅着眉头,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直直的看着罗真而已。

    承受着在场众人的视线,罗真耸了耸肩。

    “嘛,总之先试试吧。”

    说着这样的话,罗真就来到牙城的面前,半蹲了下来,看着躺在其怀中的凪沙,伸出手,按在凪沙的脑门上,自己亦是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罗真陡然咏唱出了咒文。

    那是缺乏抑扬顿挫,既显得神圣,又显得深邃可怕的咒文。

    咏唱咒文的同时,罗真的身上,十枚咒符突然飞了出来。

    这些咒符竟是微微闪起光芒,紧接着幻化出一件件物品的虚影。

    那是一件件用于仪式的道具。

    息津镜。

    辺津镜。

    八握剑。

    生玉。

    足玉。

    死反玉。

    道反玉。

    蛇之比礼。

    蜂之比礼。

    品品物之比礼。

    “————布瑠部,由良由良止,布瑠部————”

    身周环绕着一件件仪式道具的虚影的罗真就持续咏唱着咒文。

    下一秒钟

    “轰————!”

    凪沙的身上,一股狂暴的魔力涨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