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 〈御魂振〉(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66 〈御魂振〉(求月票)

    “凪沙!”

    “凪沙!”

    古城和牙城同时叫出声。

    轰然暴起的惊人魔力已经化作了狂乱的冲击,将离凪沙最近的古城和牙城给震飞了,令得这对父子滚落在地。

    “!”

    离凪沙同样极近的罗真自然也遭到了波及,却是及时以空间转移的魔术瞬间离开,在离凪沙有一段距离的空间出现,避开了迎面而来的魔力冲击。

    “呼!”

    将身边的所有人都给震飞的凪沙则是全身都在涌动着壮绝的魔力,让那股魔力化作狂风一般,卷在身周,托着她娇小的身躯,悬浮在那里,并没有摔倒在地面上。

    这样的凪沙就好像成为了台风的风眼一样,浑身巫女服竭力鼓荡,自身亦悬浮在其中,让可怕的魔力不停的宣泄出来,狂暴的涌动着。

    那股魔力,已经是轻轻松松的凌驾于在场的所有人之上。

    包括那月。

    包括罗真。

    “可能媲美第三代的吸血鬼长老不第二代的王族那也恐怕不止”

    亲眼目睹这一幕,那月已经是收起了阳伞,凝视着凪沙的眼神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凪沙!”

    “凪沙!”

    滚落在地的古城和牙城则是一边挣扎起身,一边顶着席卷四周的魔力狂风,冲着凪沙的方向大喊着。

    而罗真却是身周依旧漂浮着一件件幻影似的道具,令其半跪在地面上,结着一个手印,低声咏唱着。

    “布瑠部由良由良止布瑠部”

    罗真就不断的咏唱着这一神秘、诡异、庄严的咒文。

    阵阵咒力从漂浮在罗真身周的一件件道具上散发而出,就像是一阵阵无形的波澜,扩展向周围。

    这样的状况,不知道维持了多久。

    “”

    某一刻里,凪沙身上卷动着的魔力狂涛突然平息了下去,令飓风在现场极其突兀的消失不见。

    悬浮在风眼中的凪沙就这么从半空中掉下来,往地面摔去。

    看到这一幕,古城和牙城几乎想也不想,直接冲上前,接住了掉落下来的凪沙。

    “呼”

    罗真这才松了一口气,伸出手,让身周的十件道具的幻影消失,恢复为咒符,重新飞回其手中。

    “怎么样?”那月一直在看着罗真,直到这时才问道:“成功了吗?”

    闻言,罗真颇为无奈的笑了笑。

    “一半一半吧。”

    罗真给出了有些微妙的回答。

    “凪沙!”

    这个时候,古城有些惊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只因为

    “唔”

    凪沙眼皮微微颤动了几下,随即缓缓的睁开了。

    “古城君牙城君”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和父亲,凪沙就有些无力的唤了两声。

    “你醒了吗?太好了!”

    古城整张脸都放松了。

    牙城同样微微放松了面容,却还是看向了罗真。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牙城就这么问了。

    毕竟,女儿的身上突然出现那么惊人的魔力,实在不得不让人震惊。

    罗真便挠了挠脸颊,摊手出声。

    “我用御魂振的咒法唤醒了附身在凪沙身上的灵,准备将它强制拔除,结果好像失败了。”

    这就是个中的原因。

    御魂振。

    这是一种极其古老的咒术。

    并且,它还是和泛式无法定义的魂有关的一种极密的咒仪。

    这种咒仪需要和被称作十种神宝的十个神器一起使用,方才能够成功的发动,但十种神宝却是深藏在谜团当中的十个神器,无论是在古记事还是在日本书纪这一类的神典当中都没有记载,只有在风闻被证为伪典的先代旧事本纪和关于律令的解说书令义解中才能找到这种被视作神传的秘仪。

    那十种神器,分别就是息津镜、边津镜、八握剑、生玉、足玉、死反玉、道反玉、蛇之比礼、蜂之比礼、品品物之比礼。

    若是能够集齐这些神器,并咏唱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布瑠之言,那就能够显现神威。

    虽然,这是一种操作起来极为困难的咒术,但根据传承所说,这种咒术却能够让死去的人复生,乃是受到过去的人们竭力追求的秘仪。

    当然,在已经将灵魂方面的咒术视作禁忌的现代咒术界里,这一咒术已经被定位禁咒,但它同样是存在于帝式阴阳术中的高深咒法,是谜团相当多的一种咒术,连将其还原且编入帝式的夜光自己都没有完全解明其中的构造,堪称是一个黑匣子一般的系统。

    罗真刚刚所使用的正是这一咒术。

    虽说,想实行这种咒术秘仪的话,必须集齐十种神宝才行,但在古代镇魂祭时,人们曾经广泛使用过这种咒法,并且会准备十块玉石来比拟成十种神宝,以特殊的摇动手法来成功施展它,因此,这一咒术亦被称作玉振之术。

    罗真的状况是以咒符来模拟出十种神宝,进而使其成功被施展。

    而之所以使用这一咒术,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这一据说能够让死者复苏的咒术,其本质,其实是一种用来唤回死者的灵魂的仪式。

    换言之,这是一种招魂的咒术。

    罗真就通过御魂振的招魂术,企图将附身在凪沙身上的灵给强制性的唤出,令其脱离凪沙的身体。

    但是,这个灵比罗真想象的更强的样子,居然在即将被罗真唤出的时候觉醒,以绝大的魔力,将罗真的咒术给弹开了。

    意识到这一点,罗真当机立断,停止了对那个灵进行的招魂,转而唤醒了凪沙的魂,让凪沙压下了那个灵对身体的占据。

    否则,这会,凪沙应该已经被那个灵给凭依,进而以那绝大的魔力为武器,和罗真等人进入开战状态了吧?

    “也就是说,凪沙体内的灵还附身在她身上吗?”

    牙城面色微沉。

    “不会吧?还附身着?”

    古城同样为之一惊。

    反倒是凪沙,一副迷惘的模样,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

    “晓牙城。”

    那月静静的看着凪沙,如此开口了。

    “你的女儿,或许也得跟我一起走一趟,前往弦神岛了。”

    一句话,让气氛再一次的变得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