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 实在是太浪费了(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69 实在是太浪费了(求月票)

    “凪沙,我们来看你了。”

    伴随着这样的一个声音,一间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罗真以及古城同时从门外走了进来,进入了病房之内。

    “啊,古城君,你来啦?”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病房内,一个活泼开朗的声音带着点开心的响了起来。

    声音的主人自然是凪沙。

    只见,在光照不错的病房里,凪沙正坐在床上,一头绑成马尾的黑发自然的垂下,身上则穿着一套病服,纤瘦的手臂上接着点滴的管子,似乎正在兴致勃勃的翻着一本杂志,看到罗真以及古城进来以后,立即转过头来,看向门口,露出开心的笑颜。

    时隔数个月,当初在戈佐的魔族特区中发生的事情貌似并没有对这个少女造成打击。

    少女仿佛完全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一样,即使躺在病床上,依旧不减当初的开朗和活泼,让罗真和古城每次前来探望都会不自觉的松上一口气。

    而少女亦是因为有人来探望自己这么一件小事感到喜悦着。

    尤其是在看到罗真的时候,凪沙更是来了精神。

    “曜也来了,真是麻烦你,一直奉陪我家古城君,应该很辛苦吧?”

    凪沙就像个唠叨的小大人一样,一开口就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喂,为什么要说得好像是我在给别人添麻烦的样子啊?”

    古城立即开口抗议。

    可凪沙却是反倒理直气壮。

    “本来就是这样啊,古城君能够进入弦神岛是多亏了曜的姐姐,连住的地方和上学的地方都是人家安排才搞定的耶,而且以古城君的性格,在学校肯定很不受欢迎,多亏有曜在你才能有个朋友,连放学到这里来都是曜家的车一直在接送,还有”

    凪沙便喋喋不休的接连出声,让古城都听得头昏目眩起来。

    当下,古城连忙阻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啦!你不用再说了啦!”古城就一边阻止,一边怨恨般的道:“但是什么叫做我在学校肯定很不受欢迎啊?别擅自做那种没道理的推测啊!”

    “怎么?”凪沙不由得歪了脑袋,很不可思议似的道:“难道不是吗?”

    “唔”古城顿时被噎住了,可还是反驳道:“虽虽然的确是不怎么受欢迎,但那也都是因为曜他!”

    一句话,古城还没有说完,腹部就挨了一记重重的手肘。

    “咕喔!”

    古城捂住腹部的弯下腰,随即怒视向了一旁。

    “怎么了吗?晓同学?”罗真一脸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随即无辜般的对着古城道:“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啊?”

    “没什么。”古城就只能咬牙切齿般的道:“给我记住。”

    “嘻嘻。”凪沙看着两人的互动,嬉笑了起来。

    三人之间就充满着温馨和谐的氛围,有如相处了多年的好友一样,谁又能够想到,其实,三人之间只不过是刚认识了几个月而已呢?

    而一番玩闹以后,罗真才看向凪沙。

    “身体怎么样了?凪沙?”

    罗真就向着凪沙询问着。

    “嗯,还是跟以前一样,需要住院观察。”凪沙有些叹气和赌气般的道:“明明人家已经基本没什么问题了,但深森妈妈还是让人家住院,说是要多观察一段时间。”

    凪沙口中所提及的人,正是其与古城两人的母亲————晓深森。

    以前也说过,古城和凪沙的母亲是一名有着临床魔导医师资格,担任某知名企业的医疗部门的主任的研究员吧?

    那知名的企业,其实就是ar。

    两人的母亲正是ar的主任研究员,且具备医师资格,在ar中亦算是担任着要职,在业界里好像也挺有名的样子。

    除此之外,晓深森还是一名拥有医疗系能力的过度适应能力者。

    正是因为这样,凪沙才会继承其母亲的体质,再加上优秀的灵媒素质,成为一名罕见的混合能力者。

    这样的晓深森就在儿女们搬来弦神岛以后,同样申请调令,来到弦神岛的分公司上班,并成为凪沙的主治医生,负责着凪沙的治疗。

    以前,晓深森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都无法回家,现在女儿住院了,反而能每天和那么忙的母亲见面,应该算是凪沙住院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慰藉之一。

    可是,对于性格好动的凪沙而言,住院生活还是太过于单调且乏味,如果可以的话,她的确不想一直待在这里。

    偏偏,凪沙又没办法随便出院。

    “即使检查结果一直都很好,但再怎么说你的身上都附了一个恶灵,还是好好观察一下比较好。”

    古城反而赞成自己母亲的做法。

    这让凪沙的脸颊亦是跟着鼓了起来。

    “可是可是,曜不是已经帮我镇住体内的灵了吗?”

    凪沙如此说了。

    没错。

    早在数个月前,罗真就已经帮凪沙镇住体内的灵了。

    “虽然那个灵异常的强大,连我都暂时找不到能够将它安全祓除的办法,但如果只是镇魂的话,我还是能够办到的。”

    罗真便摊着手的说着。

    罗真的脑海里本来就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知识,无论是魔术方面还是咒术方面的知识都堪称海量,想从中找出可以对付附身的灵的方法,简直轻而易举。

    话是这么说,但凪沙体内那个明显不是一般的灵,罗真在这数个月里试过各种方法,结果都没法安全的祓除它,将它从凪沙的身上除掉。

    当然,若是无视安全,那罗真的确有不少比较强硬的方法可以办到。

    比如使用〈泰山府君祭〉这样的最高灵魂秘仪,借助泰山府君的神力,想将一个恶灵从凪沙的身上强制性的拽出来,那并不是办不到。

    但以前也说过,名为〈泰山府君祭〉的秘仪本来就很危险,无法保证一定能成功,所以,罗真才没有直接动用。

    最后,罗真就每隔一段时间前来帮凪沙镇魂,削弱那个灵的力量,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的将其消灭。

    这种方法既安全,又有效,让如今的凪沙已经能够正常活动,就算出院也没关系了。

    可惜,晓深森不放心女儿出院,想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因此,罗真除了来探望凪沙以外,主要还是想持续为其镇魂和除灵,让凪沙有一天能够得以康复。

    “对不起喔,曜,一直都这么麻烦你。”

    凪沙生完气以后也是很感激的看向罗真。

    对此

    “不用那么客气,我们是朋友嘛。”罗真便已经能够习惯性的露出完美无瑕的笑容,对着凪沙道:“更别说,凪沙酱那么可爱,让你一直住院实在是太浪费了,我还想跟你一起去逛街吃饭,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呢。”

    罗真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一一起逛街吃饭?”

    凪沙的俏脸顿时红了。

    “喂!”

    古城发出抗议般的声音。

    “哈哈!”

    罗真忍俊不禁般的笑了。

    三人就再次笑谈和玩闹了起来,显得惬意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