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 「宴席」(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82 「宴席」(求月票)

    “现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呐,古城君,你快想想办法,现在的气氛看起来好紧张,有点可怕,你快想想办法啊,想想办法,呐。”

    “啊啊!别烦我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所以就说古城君是没用鬼啊!放弃了篮球以外就什么做不到了啦!”

    眼看着现场的状况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古城和凪沙已经慌了,待在一旁,互相叫扯着,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模样。

    连葳儿蒂亚娜都一直铁青的脸的旁观着,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根本不敢介入其中。

    罗真与闲古咏便一个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一个带着古井无波的表情,正在彼此对视。

    也许,两人都在寻找一个可以对对方下手的时机,亦或者是在判断对方的能耐,考虑要不要出手,那也说不定。

    虽说,闲古咏是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首,人类最强的攻魔师之一,跟吸血鬼的真祖都能扳一扳手腕,照理来说不需要顾忌什么,但罗真本来就是一个颇受狮子王机关关注的特别存在,其本身甚至与神有着某种渊源,再加上还未确认罗真的真正实力,闲古咏不敢轻易出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反观罗真,同样对闲古咏有些忌惮。

    即使如今的实力相较于过去又是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不仅掌握了下级、中级、上级的各种使魔的召唤术式,连最上级使魔的召唤都已经实现,再加上北斗彻底的成长完毕,自身的王牌也有了提高,让罗真已经可以不惧冠位以下的敌人,可面对能够和真祖媲美的存在,罗真还是不得不再三慎重。

    毕竟,别的不说,单单目前公认的三位真祖就都是能够操纵两位数以上的天灾级眷兽的怪物,每一匹眷兽都是毋庸置疑的战略级,可以使役两位数以上的战略级,就算是现在的罗真,不彻底豁出去的话,那也是没有战胜的信心的。

    眼前这个少女既然能够和真祖一较高下,那罗真慎重一点同样很正常,会产生忌惮,那亦是理所当然之事。

    当然,如果罗真真的豁出去的话,以其如今的能力,倒也不用有所畏惧,顶多就是忌惮而已。

    所以,两人现在都是有所顾忌的,这般对峙,不敢轻易动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于是

    “我想,您的姐姐应该不希望您介入接下来的乱局。”

    闲古咏便如此说了。

    这让罗真眯起了眼睛。

    “说的也是。”罗真淡淡的道:“连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首都出现在这座弦神岛,出现在这里,要说接下来什么都不会发生,那才比较奇怪。”

    这样的话语,让古城和凪沙变得更加糊涂的同时,却也让葳儿蒂亚娜咬紧嘴唇,一语不发。

    显然,在这座弦神市里,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一件让狮子王机会的〈三圣〉之首都不得不出面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毫无疑问,就跟第四真祖有关。

    “最强的吸血鬼,凌驾于其余三位真祖之上的恐怖化身。”

    罗真举起手中的金属棒,极其冷静的开口。

    “你说这个就是唤醒那位真祖的「钥匙」对吧?”

    这说明了什么?

    “那位传说中的真祖即将在这座岛上醒来吗?”

    罗真问出这个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闲古咏的回答非常的直接。

    “是的。”闲古咏连一丝想隐瞒的意思都没有,平静的道:“所以,请您将「钥匙」交给我们吧,我等狮子王机关会竭力减少损失。”

    闲古咏便说出这般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话来。

    这让旁人终于是听不下去了。

    “喂,这位学姐。”古城就冲着闲古咏惊疑不定的道:“你说的损失是怎么回事啊?”

    “总感觉越来越可怕了”凪沙则是害怕不已的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啊?你们在说什么啊?人家根本听不懂啦!”

    这对兄妹貌似就已经因为眼前进行的话题陷入到无法自拔的动摇中。

    没办法,即使出身有些特殊,古城与凪沙终究也只是一般的市民而已,对眼前进行的话题和对峙,自然不可能跟得上。

    只是,闲古咏却是瞥了两人一眼。

    不,更准确的说,闲古咏只是瞥了凪沙一眼而已。

    然后

    “这也是为了您的朋友,殿下。”闲古咏不顾旁人的反应,如同眼中只有罗真一样,漠然的道:“由您带着「钥匙」的话,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对于晓凪沙而言将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即使是这样,您也不打算放手吗?”

    闲古咏的这番话,让凪沙睁大了眼睛,古城更是受了刺激一样的上前一步。

    “我说你啊!”

    古城便怒视向闲古咏,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是被罗真给拦住了。

    “你是在吓唬我吗?”

    罗真面不改色,可看向闲古咏的眼神已经变得有点冷冽。

    见状,闲古咏就知道了。

    再继续这样对话下去,那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明白了。”

    闲古咏闭上了眼睛,随即重新睁开。

    “既然如此,作为此次「宴席」的定夺者,我等狮子王机关就承认殿下有介入的资格,但是不是要将殿下列为选帝者,则另当别论。”

    留下这样的话,闲古咏就转过身,竟是准备离开了。

    看着这样的闲古咏,罗真皱起了眉头。

    「宴席」?

    那是什么?

    还有,定夺者和选帝者又是什么东西?

    这些问题,罗真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因为

    “给给我等一下!〈寂静破除者〉!”

    葳儿蒂亚娜不知为何,突然激动的嚷嚷了起来。

    “那我卡尔雅纳家呢!?”

    葳儿蒂亚娜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可是,这却是换来了闲古咏冷漠的眼神。

    “卡尔雅纳家早已失去领地,从那一刻开始,你们就丧失了选帝者的资格。”

    说完,闲古咏看都不看葳儿蒂亚娜一眼,径直的离开了。

    “等等!等等啊!”

    葳儿蒂亚娜的声音中充满着惊惧和愤怒,却丝毫没有换来闲古咏的留步。

    看着这一幕,葳儿蒂亚娜既愤怒,又憎恨。

    “我不会认同的!绝对不会认同!”

    葳儿蒂亚娜就这么低声挤出声音。

    这让古城和凪沙依旧不知所措着,罗真则是旁观着这一切,抬起头,看向大海的方向。

    “看来,接下来就是多事之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