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 尼勒普西的匈鬼-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86 尼勒普西的匈鬼

    “怎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公寓的大街周围,一个个刚好路过的行人们纷纷因为突如其来的爆炸而受到了惊吓,陷入了慌张中。

    “快看上面!”

    而在陷入慌张中没有多久,人群里就有人发出悲鸣,指向上空,让路上的所有人都看到因爆炸而起的一片碎石瓦砾从高空中砸落而下的情景。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惊呼,路上的行人们惊慌失措的跑开,引起一阵恐慌。

    “嘭嘭嘭!”

    大片大片的碎石瓦砾便狠狠的咱在大街上,激起一阵爆响,让烟尘都弥漫了起来。

    仔细一看,从上空砸落而下的不仅仅是碎石瓦砾,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全身都似烧焦般的冒着黑烟,一路掉落而下,最终落在地面上,被众多的碎石瓦砾给掩埋。

    等到一切风平浪静时,大街上已经堆了一堆碎石瓦砾,似一个废墟一样,充满着火药味。

    “嗡”

    废墟的一旁,空间骤然波动起来,让数道身影从涟漪中出现,落在地面上。

    正是罗真一行人。

    “啊啊!我家!”

    古城看着这一切,更看着被轰爆的自己的家所在的阳台,发出了叫声。

    “怎怎么办啊?古城君!我们家被!我们家被!”

    凪沙亦是一脸无家可归般的绝望表情。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神经是真的大条。

    要知道,刚刚他们可是遭受到了不明敌人的攻击,若不是罗真出手,以空间制御魔术来支配空间,像当初在机巧世界里的陆上战舰代达罗斯所搭载的〈空间歪曲〉那般,将空间给扭曲,进而使敌人的攻击被错开,甚至反弹回去,直接命中敌人自身的话,那他们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哪里还是能顾家的时候啊?

    葳儿蒂亚娜就心有余悸似的瘫坐在地面上,身上依旧缠满着锁链,根本没有从突发状况中反应过来,这才是正常人会有的表现。

    将一行人一起转移到这里来的罗真则是最平静的那一个。

    “我说,你们稍微有点紧张感行不行?”

    罗真便无奈似的开口。

    “敌人可不仅仅只有一个啊。”

    罗真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新的敌人就出现了。

    “唰!”“唰!”“唰!”

    在一阵破空般的声响之下,一道道的身影就从四面八方掠来,落在罗真一行人的周围。

    那是跟刚刚的黑衣人一样,浑身被斗篷给罩住的人。

    直到这时,罗真才仔细的观察起对方的模样。

    对方一共有八人,每一个都身穿斗篷和黑衣,将自己的相貌隐藏在其内,暴露在外的仅有身体的轮廓,却有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感。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手脚都异样的长,肩膀的肌肉更是隆起到一个夸张的程度,没被斗篷遮住的脸则都戴着仿造兽类的头骨制作出来的面具,嘴唇之间能够窥见到大得异常的参差尖牙,看起来根本不像人,而是像人形的野兽。

    事实上,这些人与人形的野兽也没什么区别。

    他们本身就不是人类,甚至被魔族给排斥,靠着暴力掠夺的手段夺取一切用于维持生存的资源,乃是真真正正的人形野兽。

    他们虽然是吸血鬼,却因无法召唤眷兽而在体内埋入一件件魔具,变成异于常人的武器本身。

    “卑贱的匈鬼!”

    看着这些人,葳儿蒂亚娜犹如终于反应过来似的,眼中、脸上均都浮现出憎恨的情感。

    这些人,正是尼勒普西的匈鬼,一群下等的吸血鬼,害葳儿蒂亚娜的家族落败,领土被夺取,连父亲都被杀害,最终只能凭借姐妹二人,在对方的追杀下,苟延残喘着。

    要说深仇大恨的话,这的确是深仇大恨。

    “居然追杀我到这个魔族特区里来了吗!?”

    葳儿蒂亚娜就咬牙切齿着。

    只是,罗真想说。

    “既然是准备在这里举办宴席,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的吗?”

    罗真丝毫没有介意自己被整整八名凶恶的魔族给包围的这个状况,优哉游哉似的开口。

    “倒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直接发动攻击,真当弦神岛没人了吗?”

    想起在这里发生的事件很有可能已经让人工岛管理公社做出反应,开始联络特区警备队,甚至开始联络攻魔官,自己那位身为国家攻魔官的姐姐估计得加班了,罗真虽然笑着,眼中却丝毫没有笑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

    “二十时二十八分十七秒————对特定对象发动奇袭的计划失败,转入正面交战。”

    为首的一名匈鬼发出似机械一样的低沉报告声,旋即全身波动起魔力。

    “噗嗤!”“噗嗤!”“噗嗤!”

    匈鬼的身体顿时响起一阵血肉的撕裂声。

    那是内藏于匈鬼体内的魔具破体而出而引起的动静。

    只见,那名匈鬼的全身上下均都陆续的冒出武器来。

    那些武器里,有的是刀刃,有的是枪械,却无一例外,全部都携带着魔力。

    这些武器,通通都是魔具。

    “呀!”

    眼看着匈鬼们瞬间变成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模样,凪沙就禁不住发出尖叫。

    纵使是在魔族特区里,那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魔族。

    那生生的撕裂血肉,让全身都冒出武器来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吓人了,几乎没有魔族会做这么危险的改造,只有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见不得光的职业军人或者罪犯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而显然,匈鬼就是一支和这些存在没什么两样的族群,凭借着身为吸血鬼的再生能力与负之生命力,这些匈鬼就毫不犹豫的改造了自己的身体,再加上漫长岁月累积的魔力,使用大量的魔具来战斗的话,力量也是非凡的。

    于是,一个个的匈鬼就举起手来,将手心上的枪口对准罗真一行人的方向。

    “砰砰砰砰砰————!”

    下一秒钟,一个个的枪口相继喷出火光,让子弹一一暴射向罗真一行人所在的方向。

    那并不是一般的子弹,而是由纯粹的魔力所形成的魔弹,每一发的威力都足以轰掉人的身体,威力惊人。

    但是,正因为是魔力形成的炮弹,罗真不需要防御它们。

    “————阿弥陀————”

    挫败内心的烦恼,击退外部的敌人,身为怨敌调伏之尊的大威德明王的种字真言被罗真唱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