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 就此变化的事态-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996 就此变化的事态

    “————”

    闪光,充满了整个视野。

    那是巨大的金刚石羊身周浮现出一块块晶莹剔透且美丽的宝石结晶,并将它们发射了出去所引起的动静。

    无数的宝石结晶便如炮弹般轰在金刚石羊前方的大地上,将那里的地面轰得粉碎、瓦解、崩塌,瞬间如同遭遇到炮火的袭击一样,陷落了下去。

    惨遭如此蹂躏的大地就发出不知道第几次的哀嚎,频频震动起来,给人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非常的可怕。

    面对这样的攻击,哪怕是罗真都不敢托大的去防御,而是凭借空间转移瞬间脱离攻击范围,消失在原地。

    而对这样的攻击产生反应的反倒是在高空中与牛头眷兽和双角战兽激战的北斗。

    “昂!”

    看到罗真遭受金刚石羊的攻击,北斗便发出一声饱含怒气的咆哮,浑然一个扭身,化作一条游龙,避开轰然袭来的战斧,又骤然拔高,闪开迎面冲撞而来的角撞,将两匹眷兽的攻击给化解的北斗就一边升空,一边从口中汇聚巨大的龙气。

    下一秒钟,深寒的白雾从北斗的口中喷出。

    那自然是北斗的龙息。

    将大气都给彻底冻结,令得所过之处的空间洒出无数冰晶的致寒龙息就极速掠过,穿过空间,往金刚石羊的方向落去。

    被如此庞大的龙息命中,那么,就算是真祖级别的眷兽,那也绝对是会被冻结,化作冰雕而已。

    可是

    “铮————!”

    面对从天而降的致寒龙息,金刚石羊的身周再次浮现出无数的宝石结晶,构成一道屏障,并一一亮起。

    致寒的龙息落在了发光的宝石屏障之上,将下方的大地都给冻结成冰了。

    但这样的一道龙息,却是瞬息以后,突然被宝石结晶构成的屏障给弹开。

    不,不仅是弹开而已,还被反射了回去,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骤然穿过空间,轰在了北斗的身上。

    北斗不由得发出一声痛吟,浑身洒落着冰粒,身体亦是到处都被冻结,令其飞快的退了出去。

    以空间转移脱离战场,落在一栋大楼的天台上的罗真看着这一幕,目光闪烁而起。

    那种力量,罗真倒也不是第一次见过。

    “反射吗?”

    正是能够将触及自身的攻击反射回去的能力。

    这种能力,罗真也在马格纳斯所统率的战队的自动人偶身上见到过,那具名为蜻蛉的人偶就拥有着这样的力量。

    只是,和眼前的金刚石羊比起来,蜻蛉的力量太过于渺小,即使能力相似,规模亦天差地别。

    至少,蜻蛉能够反射回去的攻击相当有限,而且需要事先做准备,能够承受的攻击上限也不高,如今的夜夜已经能够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制,凭蜻蛉的性能,根本奈何不了夜夜。

    但眼前的眷兽却不同。

    漂浮在身周的无数宝石结晶既是盾牌,亦是巨型的屏障。

    不管是什么样的攻击,一旦触及到那些屏障,那就通通都会被尽数反射,弹回攻击者的身上。

    而且,金刚石羊的眷兽还能自由自在的操纵那些宝石结晶,令其保护视野所及的范围内的所有目标,同时还能将宝石结晶当做攻击手段,将它们射向敌人,造成巨大的轰击。

    所以,这是一只攻防一体,理论上绝对不会败北的眷兽。

    象征着吸血鬼的不老不死的洁净且绝对无谬的上帝羔羊。

    这就是第四真祖的第一号眷兽————〈神羊之金刚(sarthi adaas)〉。

    或许,比拼战斗力与破坏力,这匹眷兽及不上牛头的巨神和双角的战兽,但比起这种无法击败的对手,罗真更愿意对上那种力量强大的敌人。

    毕竟,只比力量的话,现在的北斗在冠位下几近无敌,对上这种拥有特殊能力的对手,反而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当然,罗真不知道,比起他,札哈力亚斯更觉得棘手。

    “连第一号都已经出动了,整整三匹眷兽,居然还不能拿下一个人类的小鬼吗?”

    札哈力亚斯的面色显得有些阴沉。

    再怎么样,札哈力亚斯都没有想到,那个〈空隙的魔女〉的弟弟居然会难缠到这种地步。

    不过,这不但没有让札哈力亚斯退缩,反倒让他心中的野心燃烧得更加剧烈。

    “如果是真正的第四真祖觉醒了的话,这种程度的对手,立刻就能解决。”

    别的不说,被誉为世界上最强的吸血鬼的第四真祖本身的魔力就远在基体之上,由他来使用眷兽,威力肯定不仅仅只有这种程度。

    现在,北斗对上三匹眷兽还能继续缠斗,可若是对上第四真祖操纵的眷兽,估计就得被压制了。

    札哈力亚斯既然自负是强力武器的管理者,那自然能够判断出其心中的「武器」的性能有多少。

    所以

    “必须尽快举办〈焰光之宴〉让第四真祖觉醒。”

    札哈力亚斯如此想着。

    “现在,第八号应该已经夺得第十二号了吧?”

    札哈力亚斯这么想着。

    然而,事情再一次的出乎了札哈力亚斯的预料。

    “轰”

    一阵庞大无比的魔力突然自弦神岛的另一个方向盛起。

    “什么?”

    站在大楼天台上的罗真惊讶的回头。

    “这是!?”

    札哈力亚斯亦是面色一变,猛的转过头,看了过去。

    下一个瞬间,两人就都看到了。

    在弦神岛的另一个方向上,于一阵恐怖的魔力之中,一匹眷兽成形了。

    由于距离的关系,从这里看不太清楚眷兽的全貌。

    但是,罗真与札哈力亚斯均都依稀能够看见,那是一道冰河般剔透澄澈的巨大幻影。

    幻影的上半身是人类的女性,下半身则有着姿态曼妙的鱼尾,背后则长了翅膀,看起来既像人鱼,又像妖鸟。

    而在这匹眷兽的现身下,足以媲美北斗的龙息的寒气正在那里扩散,将周围的一带全部冰冻,化作一片冰原。

    然后,那匹眷兽便消失不见了。

    可罗真姑且不论,札哈力亚斯是当场认出了那匹眷兽的来历。

    “难道是第十二号!?”

    札哈力亚斯面色再次变幻了起来。

    “第十二号?不是还被封印在冰馆里吗?”

    罗真一样错愕而起。

    紧接着,罗真就想起了什么,面色同样一变。

    “不好!”

    当下,罗真不顾札哈力亚斯,直接转身消失,不见了踪影。

    “昂!”

    北斗立即察觉,同样抛下了两匹对敌的眷兽,豁然掠向了冰原的方向。

    第二号与第九号刚想命令眷兽追上去,却是被制止了。

    “我们走。”

    札哈力亚斯沉着脸的命令,带着两个基体,离开这里。

    事态,就此出现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