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是什么存在呢?-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02 是什么存在呢?

    “咔嚓”

    伴随着轻微的开门声,罗真打开了客房的门,进入了里面。

    这一进来,房间内的人的目光就集中到了罗真的身上。

    “曜”

    古城坐在床边,神色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这不是因为之前被袭击的关系,而是因为凪沙。

    仔细一看,凪沙正躺在床上,呼吸非常的不平衡,面色亦呈现一种不太健康的苍白,看起来就像是在做着噩梦一般,非常的令人心疼。

    看着这样的凪沙,罗真叹了一口气。

    自从被罗真带回来以后,凪沙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既没有醒来,亦变得身体虚弱,就像一举回到几年前刚来弦神岛的时候那般,身体状况非常的不好。

    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第十二号的魔力已经被凪沙体内的灵给完全吸收了,现在凪沙体内的灵已经重新活跃起来,对凪沙的身体造成的负担甚至比她刚来弦神岛的时候更大。”

    罗真就这么无奈的说着。

    这就是起因了。

    在体内的灵的操纵下,凪沙袭击了古城和葳儿蒂亚娜,并将第十二号的封印给破除,让第十二号被解封,进而使整个弦神岛的北区都被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眷兽给冰冻,这是整个事情的经过。

    可是,凪沙体内的灵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了自保。”

    罗真如此说着。

    “经过近三年的时间的镇魂和除灵,凪沙体内的灵已经几近被我祓除,虚弱到不能再虚弱,再这样下去的话,迟早都会被我给消灭。”

    为了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在基体们的眷兽被召唤,进而被刺激到醒过来的状况下,凪沙体内的灵就当机立断,夺走了圣枪,找到了第十二号,将第十二号的封印给破除。

    这是为了从第十二号的体内汲取魔力,用来恢复遭到罗真祓除而被削弱到极限的自己。

    “恐怕,那个灵与第十二号之间有着某种很特别的关系,所以既能够从她的身上直接吸取魔力,也能感应到她的位置,在走投无路的状况下,直接操纵凪沙,带着圣枪去破除了她的封印。”

    罗真对着古城开口。

    “现在,第十二号被解封了,其体内的魔力也被凪沙体内的灵给吸收,所以那个灵的力量已经得到一定的恢复,再一次的给凪沙的身体造成负担。”

    这就是凪沙会变成这样的理由,亦是第十二号会突然昏倒,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原因。

    这些,罗真在mar的研究所那里接触到凪沙以及第十二号以后就发现了,并彻底明白那个灵会袭击古城和葳儿蒂亚娜,带走圣枪,破除第十二号的封印的理由。

    只是

    “这个灵究竟是什么来头啊?”

    古城压抑着愤怒的出声。

    “一直纠缠着凪沙不放,难道她想就这样害死凪沙吗!?”

    古城既感到愤怒,又感到无力。

    既然力量已经恢复,那就意味着凪沙将会和以前一样,迟早会被体内的灵给害死,这让古城如何能够不感到无力呢?

    对此,罗真只想说。

    “放心。”罗真便冷静的道:“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会动用非常手段的。”

    本来,罗真花了近三年的时间来帮凪沙镇魂和除灵,就是想用温和的方法来祓除其体内的危害,不对凪沙造成影响。

    可是,如果凪沙真的面临生死危机,那罗真也不会再犹豫了,就算动用〈泰山府君祭〉都会将那个灵给揪出来,彻底扔到黄泉里去。

    因此,罗真并不担心凪沙的安危,只在想一件事情。

    那就是古城刚刚提及的事。

    “这个灵究竟是什么来头啊?”

    罗真眼眸闪烁。

    以前,罗真一直以为凪沙体内的灵就是第十二号。

    因为,这个灵就是从第十二号的冰馆里跑出来的,罗真自然认为这个灵就是第十二号本尊,为了摆脱囚禁住自身的封印,所以才脱离了身体,跑到凪沙的体内,企图占据凪沙的身体,达到破封而出的目的。

    但现在看来,这个灵绝对不可能是第十二号了。

    再怎么说,第十二号都已经在罗真的面前出现过,如果她的灵真的跑到凪沙体内,那又如何能够像那样出现,又如何能够召唤眷兽呢?

    更别说,如果凪沙体内的灵真的是第十二号,那在〈妖精之棺〉的封印被破除以后,那个灵就没有理由再继续留在凪沙的体内了,直接脱离凪沙,回到第十二号的身上,那样就能完全复活,不需要再受制于人。

    可结果,那个灵却只吸收了第十二号的魔力,根本没有脱离凪沙的身体。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那个灵并不是第十二号,而是因为某种原因和第十二号一起被封印的神秘存在。

    那到底是什么存在呢?

    其实,罗真也有一些猜测。

    当然,那没有必要现在说出来。

    否则,古城一定会混乱的吧?

    就在这时

    “我说你们,自己在那里讨论起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无视我啊?”

    房间里的第四个人总算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只见,在房间的角落里,葳儿蒂亚娜依旧保持着被银色的锁链束缚的模样,极其不忿的开口。

    “还有,到底要把我锁到什么时候啊?”

    葳儿蒂亚娜就做着这样的抗议。

    可惜

    “别以为你能逃脱责任。”

    罗真冷冷的出声。

    “我不会说是你将匈鬼引到这里来,毕竟〈焰光之宴〉注定会在弦神岛内举办,没有你的因素,那些家伙也会过来,但你盯上了凪沙和第十二号同样是不争的事实,圣枪也是你带来的,就算不是罪魁祸首,那也有因缘关系,我没有理由就这么放掉你。”

    倒不如说,罗真其实还想将葳儿蒂亚娜干脆交给那月,让那月去处理算了。

    只是,将葳儿蒂亚娜交出去的话,罗真也是当事人的事情就藏不住了,无奈之下,罗真才会将她扔在这里,不去理她。

    “再说,把你放了的话,你一定还会为了第十二号的事情找上门吧?”

    罗真施施然的出声。

    “为了不让你这个没用的大小姐再坏事,你不觉得我这样做很合理吗?”

    闻言,葳儿蒂亚娜再次抗议出声。

    “谁是没用的大小姐啊?我可是卡尔雅纳家的女儿!”

    葳儿蒂亚娜就做着如此无意义的抗争。

    但是,不得不说

    “你说的对,我是不会放弃第十二号的。”

    葳儿蒂亚娜注视向罗真,眼神出奇的执着。

    “第十二号本来就是由我等卡尔雅纳家发掘出来的所有物,我们有权拥护她,成为宴席的选帝者。”

    看来,葳儿蒂亚娜还没有放弃成为选帝者的样子。

    “那我就更不能放开你了。”

    罗真不容置疑的说着。

    “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吧。”

    此话一出

    “这可不行,南宫殿。”

    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必须将她带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