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 收...收起汝淫秽的视线-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06 收...收起汝淫秽的视线

    最后,罗真还是没有能够找到给妖精般的少女穿的衣服,只能封印自己的姐姐的房间里的记忆,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直接睡下。

    当然,罗真不是和少女睡在同一张床铺,而是在房间的小沙发上稍微上了一下网,看了一下弦神市内目前的各种报导,了解一下弦神市内的现状以后,方才沉沉的睡去。

    这一睡,罗真就直接睡到大天亮。

    直到第二天,罗真才被一股刺骨的寒意给惊醒。

    “好冷!”

    罗真浑身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紧接着,罗真才发现,自己的房间居然弥漫着一股如雾气一样的寒气,让自己的房间的气温变得极低,各个角落亦是结起了冰霜,连躺在小沙发上盖着一件外套睡去的罗真的眼皮都稍微冻结似的抖下些许冰粒。

    “怎么回事?”

    罗真就一边惊愕起身,一边亦是发现了寒气的来源。

    正是躺在被窝里的妖精般的少女。

    此时此刻里,从沉睡着的少女身上,雾气般的寒气就不停的散发了出来。

    “因为魔力逐渐恢复的关系,体内的眷兽也差不多再一次的觉醒了,所以让力量泄露出来了吗?”

    罗真当场看穿了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表示眼前的少女也要醒了呢?

    毕竟,少女之所以会昏迷,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魔力被吸光的关系。

    现在,既然魔力已经多少恢复过来,连力量都在逐渐恢复,那少女没有理由不醒。

    事实也是如此。

    “唔”

    变得冰冷无比的床上,妖精般的少女突然发出一声咽呜声,令其眼皮缓缓的颤动了起来。

    没过多久,少女终于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让一对冰蓝色的眼眸出现在空气里。

    那对眼眸里,已经不见了昨天那仿佛燃烧着火焰似的焰光。

    少女就这么睁开眼睛,像个犯困的孩子一样,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支撑起身体,有些迷惘的环视了一眼四周。

    下一秒钟,少女与坐在小沙发上的少年的视线对上了。

    “”

    这一刻里,少女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让视线牢牢的固定在罗真的身上。

    “总算醒了吗?”

    罗真则是眯起眼睛,一边让体内的魔术回路开始运转,一边随手打出了一枚咒符。

    “嘭!”

    咒符骤然炸裂,化作一团火焰,散发出高温。

    在这高温之下,空气中的寒气被驱散了,连房间各个角落中的冰霜都被融化,逐渐的回到原本的温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少女似终于清醒过来一般,睁大了眼睛。

    见状

    “我劝你还是别随便乱来比较好,第十二号。”

    罗真盯着少女,施施然的开口。

    “相信我,在你释放眷兽之前,我会先让你尝到苦头,所以最好别轻举妄动比较好哦?”

    不怪罗真开口告诫。

    要知道,眼前的少女可是第四真祖的基体,驾驭着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眷兽的吸血鬼,谁知道她在长久的岁月醒来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至少,在昨天,眼前这个少女就在破封以后将整个弦神岛的北区都给冰冻,之后更是对罗真发动了攻击,虽有刚刚醒来而控制不住力量的原因,更有被凪沙体内的灵给吸收了魔力,导致力量失去控制的因素,那也无法否认,这个少女是个危险的人物。

    因此,罗真认为,自己还是开口告诫一下比较好。

    谁曾想,接下来,少女的反应却大大的出乎了罗真的预料。

    “啊!”

    少女就像是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异性给吓了一跳一般,先是浑身一抖,条件反射的往后退去,导致其挣脱了被窝,缩进了床角,紧接着,少女有发现自己浑身一丝不挂,令其再次瞪大眼睛,慌忙伸手遮住胸口,发出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遭到欺负而感到无助的普通少女。

    “你”

    罗真就因对方的这幅表现怔然了。

    想必,在罗真所有的设想中,他都没有想到,少女居然会做出如此反应吧?

    不,应该是,只要是正常的女性,那么,在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出现在陌生的地方,且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自己则全身一丝不挂,睡在别人的被窝里,那无论是谁都会像少女这样反应。

    可是,罗真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焰光夜伯〉的基体了,无论是第二号还是第九号都是一副宛若机械般的冰冷模样,再加上少女昨天还冻结了整个弦神市的北区,甚至对罗真发动了二话不说的攻击,让罗真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这倒是让罗真哑然了,直勾勾的盯着少女,一时半会之间,居然反应不过来。

    然而,罗真的这番凝视,反而让抱着身体,缩在床角的少女抖得更厉害了。

    如果被第三者看到眼前这一幕,那应该会产生不小的误会吧?

    罗真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浑身不着一缕,缩在床角瑟瑟发抖的少女,那怎么看都像是准备犯罪。

    事实上,像这样凝视着没穿衣服的少女,不肯移开视线的做法,其实也算是一种犯罪了。

    少女就忍不住罗真的凝视,终于是开口了。

    “收收起汝淫秽的视线,无礼之徒。”

    少女便颤抖着声音的做出这样的发言。

    “呃”

    罗真不但没有照办,反而直接哑然了。

    但是,这在少女看来,就像是对方不愿意移开目光,依旧盯着自己一丝不苟的身体一样,令其眼眶都湿润了。

    “汝汝这是大不敬,如此无礼,就算遭受制裁亦不为过。”

    少女就说出了这样高高在上的话语,只是依旧还是那样抱着身体瑟瑟发抖,甚至还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让人觉得就像是个在模仿大人说话的小孩,不仅没有威严,反而弱得要命。

    于是,罗真也忍不住开口了。

    “你真的是第十二号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罗真是相当纳闷了。

    但是,这句话,却是换来了少女更加意想不到的反应。

    “阿古罗拉”

    少女如同一瞬间忘记了胆怯一样,低声开口。

    “嗯?”

    罗真再次怔然。

    看着这样的罗真,少女鼓起了勇气。

    “吾之名为阿古罗拉,阿古罗拉·弗洛雷斯蒂娜。”

    少女报上了这个名字。

    “汝该唤吾之真名,无礼之人。”

    少女怯弱的这般发言,声音虽然在发抖,却让人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话语和态度中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