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装了摄像头?-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16 装了摄像头?

    到最后,罗真等人还是将该讲的不该讲的全部都讲了。

    没办法。

    “只怕那月姐其实已经全部都猜到了,现在只等着向我们确认而已啊。”

    罗真便如此暗叹。

    昨天,那月就已经一定程度上的掌握了真相,知道罗真和古城、凪沙一起前往他们的公寓,紧接着以那栋公寓为中心就发生了破坏事件,古城和凪沙也被罗真带回来了,要说其中没有因果关系,连罗真自己都不信。

    而北区的冰冻,其余人或许会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但那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毕竟,阿古罗拉可是那月带回弦神岛的啊。

    北区以mar的研究室为中心被冰冻,再加上阿古罗拉失踪,这些事情,那月不可能还没有掌握。

    如此一来,将两件事情一联系,那个中的一些秘密又怎么可能隐瞒得了身为国家攻魔师,如今已经让欧洲的魔族都为之恐惧的那个〈空隙的魔女〉呢?

    那月估计仅仅是不知道〈焰光之宴〉的事情而已,因而目前尚且还处于情报不足的被动状态。

    但是,罗真等人与发生在弦神岛内的事件有关,这就绝对瞒不过那月了。

    所以,事到如今,还不如坦白从宽,那样还能对那月有所帮助。

    而从罗真这里得知了所有的事情,甚至将〈焰光之宴〉的情报都得知了以后,那月的表情一直都显得极为险峻。

    “啧”

    不久以后,那月终于是咂嘴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那些麻烦的家伙突然出现在弦神岛的理由吗?”

    所谓的麻烦的家伙,指的自然就是那些选帝者了。

    “〈焰光之宴〉让第四真祖觉醒复活的仪式居然弄出这种东西来了啊狮子王机关”

    那月的脸上便满是不快。

    身为国家攻魔官的那月是隶属于警视厅的攻魔局的人,而狮子王机关则是国家特务机关,虽都是国家机构,双方却是不折不扣的生意对手,毋庸置疑的政敌,有时会联手,有时却会互相妨碍,甚至基于立场,有时还有敌对,实在谈不上是多么友好的关系。

    现在,得知是因为狮子王机关主持的仪式让弦神岛陷入这般窘状,那月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更别说,事态比那月想象得严重多了。

    “仪式还没正式开始就导致了这样的灾情,再这么继续下去,弦神岛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那月罕见的同样叹息着。

    “所所以我才将阿古罗拉给带回来啊。”

    罗真主张着自己的行动的正确性。

    如果这边也有仪式所需的基体,那至少不至于所有的事态都无法掌握,介入仪式亦能变得更加简单,最重要的是不让基体全落入一群能够毫不犹豫的肆意妄为的人手中,对事态绝对是有帮助的。

    只是

    “带着基体,那就意味着必须被卷入仪式的最中心,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那月注视向罗真,言语中透露出来的是沉重无比的压力。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还用想吗?

    当然是意味着罗真将成为其余选帝者以及基体的目标,迟早得参与到仪式当中。

    届时,他将面对的就不再是单单两具基体和一名选帝者,而是其余十一具基体以及所有选帝者,甚至是狮子王机关。

    这样的混沌,这样的漩涡,一般人卷入进去,有多少条命都不够用。

    “不过,你将基体带了回来,这件事本身并没有做错,倒也没有枉费我帮你们压下特区警备队那边的追究。”

    那月瞥了依旧躲在罗真背后的阿古罗拉一眼,淡然的出声。

    听到这句话,躲在罗真身后的阿古罗拉和被五花大绑的古城是一脸不明所以,只有罗真,不由得恍然了。

    “难怪特区警备队没有找过来,原来是这样吗?”

    阿古罗拉擅自离开家里,为了寻找罗真而在路上发动了眷兽的一部分能力,冻结了一部分人,这件事情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上又有北区的灾情在那里,人工岛管理公社不可能不重视,必定会派人来追究,以免再次发生一样的灾情,危害到弦神岛的安危。

    而阿古罗拉又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在大街上发动能力,不说目击者,哪怕周围一带哪里的**拍到这一幕都不奇怪。

    所以,罗真一直认为,特区警备队迟早会找上门来,今天的玩耍过程中,罗真也没少为此注意着周围,随时准备应对。

    结果,特区警备队的人却连一点影子都没有看到,让罗真着实奇怪了很久,现在才知道,那都是那月的功劳。

    “谁让那种在大街上随便发动凶恶能力的家伙在监视摄影机下一路跑进彩海学园,然后就跟某个突然请假的笨蛋一起消失了,再出现时却是在西区的商业街和购物中心玩得那么愉快啊?”

    那月举起手中的蕾丝扇,用力的敲在罗真的脑袋上。

    “原原来你都知道的啊,那月姐。”

    罗真捂着吃痛的脑门,一脸的纳闷。

    看来,那月是早就已经掌握了罗真的行踪,方才会做出这一切的。

    这也不奇怪,商业街和购物中心的**更多,拍到罗真与阿古罗拉的身影,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就是不知道那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请假了。

    该不会

    “那月姐也在我身上装了什么**吧?”

    罗真有些战战兢兢的问出声,换来那月的瞪视。

    “这是学校里的老师告诉我的事情,面对无端请假的学生,打电话告诉家长很奇怪吗?笨蛋!”

    那月再次举起蕾丝扇,准备敲罗真,让罗真连忙后退,面色讪讪。

    那月这才冷哼了一声,总算放松了面容。

    “那边的吸血鬼。”

    那月转向了阿古罗拉的方向,口吻也指向了她。

    “呜!”

    阿古罗拉却是被吓住,缩回罗真的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来,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的看着那月。

    那月没有理会阿古罗拉的表现,自顾自的开口。

    “如果不想我将你交给人工岛管理公社的家伙,被他们肆意利用,那就给我乖乖待在这里,听清楚了没有?”

    那月警告般的出声,让阿古罗拉点头如捣蒜,听话得不行。

    “还有你,晓,带着你的妹妹,从今天开始就住在我这,哪里都不许去。”

    那月用蕾丝扇点着古城的脑袋,令古城也是无可奈何的点头。

    “还有你”

    那月直视向罗真。

    “我会看好他们的!”

    罗真抢先一步的开口。

    “最应该看好的就是你自己!”

    那月既不悦又头疼的出声。

    “现在我就去将所有和阿古罗拉的行踪有关的线索都给抹除,你们可别再给我添麻烦了。”

    说完,那月转过身,消失在原地。

    看着这一幕,古城和阿古罗拉是均都松了一口气。

    唯独罗真,低声开口。

    “谢谢你,那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