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这仅仅是警告-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17 这仅仅是警告

    同一时间里,被冰冻的北区的边缘海岸上,空间骤然波动,让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除了那月以外,还能是谁呢?

    那月就抬起头,看向前方。

    在那里

    “我就猜到你会来找我,〈空隙的魔女〉。”

    伴随着这样一个古井无波的声音,站在被冰冻的北区前方的少女转过身。

    赫然,便是闲古咏。

    “从令弟的口中得知真相了吗?”闲古咏便极为平静的道:“但这次的行动是受到政府方面认可的,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南宫攻魔官。”

    闲古咏就先声夺人的给出这样的说法。

    想来,闲古咏应该早就做好准备,迎接那月的兴师问罪了吧?

    为了此次仪式,闲古咏必定得让弦神岛承受一定损失,这在守护弦神岛的国家攻魔官看来可无法被允许。

    这就是国家攻魔官与狮子王机关之间的关系,时不时的都得产生立场上的冲突。

    因此,为了迎接那月的刁难,闲古咏早就做好了准备。

    只可惜

    “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仪式的事情。”

    那月淡淡的开口。

    “不是为了仪式?”

    闲古咏倒是怔住了。

    下一秒钟

    “轰————!”

    那月的背后,空间陡然震颤。

    “什么!?”

    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的闲古咏不由得大吃一惊。

    就在这个空档里,从那月背后的空间中,一道庞大的身影浮现而出。

    那是一具身姿优雅却骁猛,浑身披戴着金色甲胄的黄金骑士像。

    黄金骑士的身形高挑又纤细,貌似是一名女骑士,只是戴着头盔,根本看不清楚面貌,身上却散发出异常凶恶的存在感,令大气以及大地都随之被撼动。

    而在色泽璀璨的黄金铠甲上,不知为何,竟是涌动着一股与那璀璨的色泽完全相反,一点都不神圣,反而显得极为黑暗、恐怖的波动。

    那股波动的正体为魔力,却是绝对不属于这个世界,像是来自于地狱的黑暗魔力。

    这样的一尊黄金女骑士便如摇曳的黑影,在那月的身后出现。

    那月就冷冷的注视着闲古咏,从其身上,一股同样黑暗、恐怖的魔力似无形的压力般涌出,令得闲古咏都为之色变。

    作为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一,闲古咏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守护者”

    ————「守护者」。

    那是只有和恶魔立下契约,成为魔女的人才能得到的眷属。

    与恶魔立下契约的魔女们虽能得到媲美高阶魔族的庞大魔力,并得以行使强大的魔术,可她们得到的最强的力量却既不是魔力,亦不是魔术,而是来自恶魔的眷属。

    它们就如同「守护者」这个名讳一样,会保护魔女,并给予魔女们实现愿望的力量,当魔女毁弃契约时,它们则会变成收割魔女生命的处刑者,乃是魔女立下的契约在具现成形以后的化身。

    成为魔女之人便通通都拥有自己的守护者,并能使役它们,发挥出超常的威力。

    就如同吸血鬼真正仗之以被称为最强魔族的眷兽一样,魔女的守护者便是她们最强的依仗。

    如今,那月便召唤出了自己的守护者。

    “起来吧————〈轮环王〉。”

    那月以如幽鬼般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守护者的名字,令其身后的黄金女骑士抬起头,高高的举起手中的一把宽刃的黄金骑士剑。

    “————!”

    闲古咏目光一凝,毫不犹豫的同样举起手。

    下一秒钟,名为〈轮环王〉的守护者似劈开世界一般,斩下了手中的骑士剑。

    “磅————!”

    大气炸裂了。

    骤然挥下的宽刃骑士剑有如真的斩开了世界一般,劈开了空间一样,让天地都为之错位似的,轰然落下,令其周围的一切都被吹飞。

    于是,大地豁然塌陷。

    于是,暴风蓦然席卷。

    “唔!”

    闲古咏发出一声苦闷的声音,身形如影般的倒退。

    其前方,一面经过无数的咒符整齐排列所形成的结界壁障生生的承受了守护者的一击,似玻璃一样的破碎,令闲古咏不得不退让。

    “这就是南宫那月的守护者!”

    承受着那可怕的力量和暴风的余波,闲古咏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传说,南宫那月的守护者乃是无比凶恶的存在,单单现界便会令空间错乱,仅仅一击便能让次元扭曲,在所有魔女的守护者当中都堪称最可怕,连旧世代的吸血鬼的眷兽都能毫不费力的消灭。

    如果说,南宫那月本人是空间的操纵者的话,那她的守护者就是空间的囚禁者、束缚者以及破坏者,因而本人从不轻易召唤守护者,哪怕是召唤都会在其身上设下封印,令其凶恶的力量遭到限制,以免对周围造成巨大的损害。

    而现在,那月二话不说的就召唤了自己的守护者。

    而且,分明没有设下任何的限制,让周围的一带全部被吹飞,空间直到现在都还很不稳定的在波动着,有如随时有可能破碎一样,异常可怕。

    “这仅仅是警告,狮子王机关。”

    那月便背着自己那凶恶的守护者,一反其维护弦神岛秩序的国家攻魔官姿态,似一名真真正正的魔女一样,冰冷的注视着闲古咏。

    “不管你们有什么盘算,我都不允许你们碰他。”

    那月就为此召唤了自己的守护者。

    “我只说一遍。”

    那月冷冷的宣言。

    “不准你们将南宫曜日卷入进来。”

    这是那月唯一不肯妥协的地方。

    作为国家攻魔官,那月对这座弦神岛有着感情,对彩海学园的众多学生亦有所偏爱,并不是连一点牵挂都没有,否则也不会主动成为维持秩序的存在。

    所以,闲古咏以为那月是来兴师问罪,那亦不奇怪。

    可是,和这些比起来,那月有着更重要,重要到绝不容许出差错的事物。

    那就是罗真。

    若是罗真遭受到伤害的话

    “我将化作真正的魔女,毁灭所有的一切。”

    唯独这一点,那月绝不妥协。

    和罗真比起来,那月可以牺牲自己守护的重要事物。

    这就是那月想表达的事情。

    于是,那月的守护者消失了,本人亦是消失不见。

    闲古咏就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并环视周围。

    以其为中心,半径数公里内的大地塌陷,将所有的一切都掩埋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荒无人烟,恐怕,其损害,将大大的超过罗真和札哈力亚斯进行的那场激战吧?

    当然,如果罗真的式神和札哈力亚斯的眷兽不是在高空中交战,而是在地面交战,那弦神岛早就沉了。

    可即使是这样,依旧能够看出那月的力量究竟有多可怕。

    哪怕不能说是媲美真祖,但寻常的第二世代、第三世代也绝对不是那月的对手。

    闲古咏就做出这样的评价。

    然后

    “得到这种程度的力量,她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呢?”

    守护者的力量强度会与魔女和恶魔之间的契约的沉重度呈正比。

    也就是说,签订契约时,魔女们付出的代价越大,那身为契约具现化的守护者就会越强大。

    那月得到这种等级的力量,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作为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首,闲古咏也不是不知道。

    正因为这样,若是与那月为敌,即便是被誉为连真祖都需要顾忌三分的闲古咏,都会觉得头疼。

    “南宫那月南宫曜日”

    这两人,究竟会带来多大的变化?

    “真是令人忧心啊”

    闲古咏默默的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