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 变得很不妙?-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22 变得很不妙?

    眼看着凪沙带着有些逞强的笑容,面色却相当苍白的模样,众人或多或少都露出了责怪的神色。

    “不是让你别勉强自己的吗?”

    古城就有些着急似的出声,同时还夹杂着忧虑般的叹息。

    不仅是古城而已,其余人也或多或少都表示出担心来。

    “如果身体不适的话,那最好还是请假吧,你的状况大家都知道,老师们也会理解的。”

    浅葱如此劝解。

    “凪沙酱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吧?那还是好好躺下来休息比较好喔?”

    基树则是有些口无遮拦,但话粗理不粗,同样表示了关切。

    “凪沙”

    连阿古罗拉都不安似的看着凪沙,一副很担心的模样。

    看到众人的这番表现,凪沙脸上那逞强的笑容也是一下子消失了。

    “人家不是不想错过难得的新学年和新学期嘛”

    凪沙便有些失落般的这么说着。

    这证明凪沙其实早就感到身体上的不舒适,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把手给我吧,凪沙。”

    罗真来到凪沙的面前,有些慎重的出声。

    “啊,好的。”

    凪沙看着伸到自己面前来的罗真的手,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很乖巧的将放在了罗真的手上。

    自相识以来已经过了三年半,为了替凪沙治疗,罗真也没少和这个可爱又有些聒噪的少女做过一些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凪沙却还是有些害羞的样子,想必心跳也不慢吧?

    “唔”

    “呜”

    浅葱就对这一幕表现出些许的不快来,阿古罗拉亦是难得显得心情很不好。

    “呃”

    而不知为何,古城看着凪沙那羞嗒嗒的模样,同样觉得内心烦躁一般,嘴角抽搐。

    “真是青春啊。”

    作为旁观者而看透一切的基树便事不关己般的摇头晃脑着。

    罗真没有理会旁人的反应,只是将体内的魔力稍微注入凪沙的体内,再使用〈灵视〉窥视凪沙的状况。

    这一看,罗真就皱起了眉头。

    “怎怎么了?”

    看到罗真的表现,古城便有些提心吊胆般的询问。

    罗真摇了摇头,一边在凪沙遗憾的表情中松开她的手,一边如此开口。

    “目前还没事,但凪沙体内的灵貌似有再次苏醒过来的迹象,这不是一件好事啊。”

    一句话,让在场知道凪沙的状况的人都提起了心。

    “可恶,又醒来了吗?”

    古城相当烦躁的抓起了头。

    “那到底是什么灵啊?纠缠着别人不放也太低级了吧?”

    浅葱都蹙着眉头的出声。

    “幸好这里是魔族特区,要是在外面的社会遇到这种事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基树看向凪沙的眼中也充满着同情。

    基本上就像基树所说的那般,如果凪沙不是在魔族特区,而是在外面的话,得知凪沙体内有怨灵附身,那只怕会引起不小的骚动,凪沙也会遭到排斥乃至畏惧吧?

    幸好,这里是魔族特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怪力乱神,对于这种状况很容易接受。

    只有一个人

    “诅诅咒吾吧。”

    阿古罗拉便像是快哭出来一样的开口。

    “都是吾的过失,方才带来如此灾祸。”

    看来,阿古罗拉是在自责了。

    毕竟,不同于以前,阿古罗拉已经知道,凪沙是因为接触过曾经被封印的她才导致被附身,本来那个灵应该是跟着她一起被封印的才对,所以阿古罗拉认为责任在自己的身上,一度也为之沮丧和失落。

    但理所当然,谁都不可能怪她。

    “这跟阿古罗拉没关系啦。”凪沙便连忙道:“要说的话,那也是因为人家随便跑到地下坟墓去擅自解开遗迹的封印才导致的,跟阿古罗拉没关系啦。”

    这倒也在理。

    既然凪沙擅自解开了遗迹的封印,那会变成这般状况,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自作自受了。

    再怎么说,那都是跟〈圣歼〉有关的遗迹,在明知这一切,并且得知很危险的状况下,凪沙还是进去了,那就得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

    只是,这压根就跟凪沙没有关系。

    “都是那个臭老爸,明知道是那么危险的东西还将凪沙叫过去,现在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古城极其愤怒的握紧拳头。

    诚然,凪沙会那么轻易答应协助也是一个问题,但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晓牙城以及莉亚娜等遗迹调查团单方面将凪沙叫过去,方才致使这一切发生。

    可是,责怪晓牙城也同样没用,他本来就不知情,是调查团方面瞒着他擅自通知了凪沙,本人倒对此表示过不满,最终却无可奈何而已。

    有鉴于此,责怪谁都是没用的,只能说一切都是命数。

    命中注定,凪沙就该有此一劫。

    “不管怎么样,凪沙,你还是先到保健室里去休息吧。”罗真对着凪沙道:“我再帮你施一遍咒,镇压你体内的灵,那样你应该能够舒服不少。”

    “可是”凪沙对此犹豫了起来,道:“那阿古罗拉怎么办啊?将她一个人放在教室里我会很不放心耶。”

    大概,凪沙一直撑到现在,不仅是为了不错过新学年和新学期而已,还是为了阿古罗拉吧?

    “吾吾没有问题的!完全没有问题!”

    阿古罗拉了解了这一点,立即大声的宣传。

    只是,这位吸血鬼少女的脸上却满是胆怯,让人完全不觉得是真的没有问题。

    “我看,不如让阿古罗拉酱和凪沙酱一起去保健室吧,总不能让凪沙酱一个人过去,有个人陪她也好。”

    基树提出了这么一个建议,立刻就获得了所有人的同意。

    特别是浅葱。

    “身体不好的话还是别逞强比较好。”浅葱几乎是脱口而出般的道:“要不然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麻烦了。”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为之一怔。

    “不必要误会?”

    罗真便有些怔然。

    “什么意思啊?”

    古城同样狐疑的问出声。

    浅葱这才反应了过来,面色开始变得犹豫。

    紧接着,浅葱就像是不执着了一样,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想引起无谓的骚动,但我觉得还是跟你们说一声比较好。”

    浅葱以意外冷静的口吻,说出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弦神岛可能会变得很不妙喔?”

    这就是浅葱想说的话。

    至于为什么会变得很不妙

    “你们应该知道吸血鬼感染症吧?”

    浅葱如此开口。

    “那种症状,已经开始在这里出现了。”

    “在这个弦神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