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该怎么办呢?-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26 该怎么办呢?

    如果身为奥尔迪亚鲁公国领主的迪米托里叶·瓦特拉真的有那月说的那么强,那么特别的话,那那月会那么顾忌,罗真也不是不明白。

    吞噬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血的浓度已经赫然能够与第二世代的王族相比,甚至有可能在王族之上,还能将复数的眷兽融合,拥有着整整九匹眷兽的可怕吸血鬼,这样的存在,就算被誉为最接近真祖的吸血鬼,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别的不说,一般的王族所能拥有的眷兽大概也就在三、四匹左右而已,迪米托里叶·瓦特拉却拥有着整整九匹眷兽,还能将这些眷兽进行融合,再加上血的浓度也在吞噬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以后可能比王族更高了,各方面都凌驾于王族之上的这位贵族,一般的王族又如何能够称得上是他的对手呢?

    可偏偏,这样一位最为接近真祖的存在,却是被尼勒普西给击溃了,现在生死不知。

    罗真可以断言,能够办到这样的事情,札哈力亚斯的手中起码得有六、七具基体才行。

    能够使役六、七匹真祖等级的眷兽,札哈力亚斯才有办法将这样的一位强大的吸血鬼给击溃。

    而本来,札哈力亚斯就拥有着四具基体,再加上从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那里夺取到的基体,很有可能真的掌握着这个数量的基体,将迪米托里叶·瓦特拉给击溃,完全是有可能的。

    这样的札哈力亚斯如今又从迪米托里叶·瓦特拉那里将其手中的基体给回收,如今究竟又拥有着几具基体呢?

    怕是没有十具,那也该有八、九具了吧?

    八、九匹真祖级别的眷兽,而且还是在真祖当中都被誉为最强的第四真祖的眷兽,拥有这样的力量,就是真正的真祖都奈何不了札哈力亚斯。

    面对这样的对手,就算罗真有北斗,那也没办法声称可以应付。

    当然,罗真还有着许多的王牌,诸如目前还没法随意召唤的阿蒂拉、没法发挥出全部力量的金乌和玉兔、可以大幅度提升魔力的秘术与令咒以及在这十几年里提升到近乎极限的各方面的能力,让罗真变得比过去强了许多,就算身边没有一骑骑强大的从者可以使役,他现在也有能力单独去闯特异点,真的豁出去的话,罗真也不惧真祖。

    可不惧归不惧,要说能不能取得胜利,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照罗真自己的感觉,如果不动用两张王牌的话,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大概和迪米托里叶·瓦特拉那种等级的存在相仿,拥有着最接近真祖的力量。

    若是不顾消耗,将阿蒂拉、金乌以及玉兔的力量都给发挥出来的话,短时间内,罗真也能媲美真祖,甚至压制真祖,可也就是短时间,等到魔力耗尽,罗真基本就完蛋了。

    若是动用上王牌,罗真倒是有信心,和真祖级别的存在版扳手腕。

    只是,王牌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用的,一个有使用时间的限制,一个有使用次数的限制,若是都用上了,结果还不能打倒对手,那罗真依旧得完蛋。

    所以,罗真可以做到不惧真祖,却不敢说自己能够绝对战胜真祖。

    那月并不清楚这一些,不知道罗真拥有着如此惊人的实力,可就算是这样,那月的担心也是没错的。

    因为,面对打倒了迪米托里叶·瓦特拉以后还回收了更多基体,变得更加棘手的札哈力亚斯,罗真贸贸然的对上,真的太危险。

    有鉴于此,那月会阻止罗真。

    “发生在弦神岛上的仪式,你没有必要介入进去。”那月便如此说道:“所以,给我乖乖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

    面对那月的这一嘱咐,罗真却是少见的还口了。

    “这是行不通的吧?那月姐?”罗真迎着那月的视线,道:“既然那个军火商的目的是让第四真祖觉醒,那他迟早会找上门来,夺取身为基体的阿古罗拉,哪怕我乖乖待在家,那也迟早得和他对上啊。”

    除非,那月想舍弃阿古罗拉。

    如果是这样的话,罗真就更不可能妥协了。

    罗真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这不用你操心。”那月却是不容置疑的道:“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可是,那月姐,你自己也说了,就算是你,那也不一定能够战胜迪米托里叶·瓦特拉,而迪米托里叶·瓦特拉既然被那个军火商给击溃了,你对上他不是一样危险吗?”罗真皱起眉头,这般道:“刚刚的说法,对于你来说,那同样行得通吧?”

    坦白讲,即便是那月,罗真亦不认为她有办法对付现在的札哈力亚斯。

    况且,就算那月是国家攻魔官,现在也基本上没办法动用身为攻魔官的权利,发动官方力量来和札哈力亚斯对抗。

    毕竟,此次仪式,狮子王机关已经承认,证明政府方面也认可了它的存在,人工岛管理公社亦允许了仪式在自己的地盘上展开,那月身为国家方面的攻魔官,自然不可能违抗上面的命令,动用上面的力量来对付札哈力亚斯。

    因此,面对札哈力亚斯,那月估计也没辙吧?

    对此

    “这不用你操心。”那月面不改色的道:“只要你乖乖待在家里,我就可以保证,无论是你还是阿古罗拉,都不会遭受到那个军火商的毒手。”

    这句话,那月说得非常确定。

    这代表着那月的确有某种手段。

    只是,那不是用来对付人的手段,而是用来保护人的手段。

    那月肯定有办法让别人碰不到自己想保护的对象,这是那月的信心。

    反过来说

    “如果你们自己跑去介入,那我就没办法了。”

    那月抬起眼帘,如此开口。

    “所以,无论如何,不许你介入这一趟浑水,如果你还将我当成你的姐姐的话。”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那月转过身,身影融入虚空中,彻底消失不见。

    看着这样的场景,罗真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下该怎么办呢?”

    罗真微微叹息。

    为了保护自己,亦为了保护身边的人,那月显然已经开始采取强硬的态度。

    面对这样的那月,罗真又该怎么办?

    “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沮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