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 该如何是好?-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28 该如何是好?

    了解了阿古罗拉的状况以后,罗真一时也是无言以对了。

    坦白讲,罗真无法断言发生在弦神岛上的吸血鬼感染症和阿古罗拉无关。

    吸血鬼感染症只会出现在基体所在的地区,这已经是基本可以确认的事情。

    除了混沌境域那边依旧还相安无事以外,其余的选帝者的领土以及弦神岛都出现了吸血鬼感染症,这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而既然它与第四真祖的觉醒有关的话,作为仪式必要的基体之一,发生在弦神岛中的吸血鬼感染症要说与阿古罗拉无关,罗真还无法如此确定。

    当然,关于吸血鬼感染症的出现,以及名为〈焰光之宴〉的仪式的正体,其实,罗真已经差不多掌握了真相。

    只是,正因为掌握了真相,罗真才不敢说,阿古罗拉与此完全无关。

    即使和本人的意志没有关系,阿古罗拉体内那股暴增的力量的的确确是来自于吸血鬼感染症的出现。

    罗真就确认着这一点,并了解,阿古罗拉在同样有所察觉的状况下,必定会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

    会这么想,无可厚非。

    可是

    “你真是一个笨蛋呢。”

    罗真便不知何时来到了阿古罗拉的面前,揉起了她的脑袋。

    阿古罗拉吃了一惊,当即就想逃,却是被罗真给强行按住了。

    “你想为我担心,那还早一千年呢。”罗真不顾阿古罗拉的动作,只是不断的揉着她的脑袋,这般道:“连衣服的纽扣都还不会扣的小丫头,如果我真的不靠近你的话,你该怎么办啊?”

    “啊呜”阿古罗拉顿时无话可说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已经过去半年以上的时间了,阿古罗拉亦学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却唯独还是不会扣衣服的纽扣,笨拙程度可见一斑。

    “既然如此,出了什么事就该乖乖的求助别人。”罗真像是宣泄自己的不满一样,更加用力的揉起阿古罗拉的脑袋,在阿古罗拉不知所措的咽呜声下不停的道:“还是你真的觉得自己是个病毒,别人碰一下就会出事啊?”

    “可可是”阿古罗拉还想说点什么。

    “可是你的确和吸血鬼感染症有关系对吧?”罗真打断了阿古罗拉的话,道:“就算是那样,那也不代表着你就是吸血鬼感染症的源头,感染症就是从你的身上传出来的,否则,我们这些经常在你周围的人早就发病了,没有理由反而是和你毫无接触过的旧东南地区出现了吸血鬼感染症。”

    这点倒是毋庸置喙。

    哪怕吸血鬼感染症真的是因阿古罗拉的存在而起,阿古罗拉却绝对不是感染症的源头。

    “这只是〈焰光之宴〉的副作用,仪式带来的变化。”

    罗真就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因此,你不用担心你自己才是源头,我们不可能因为接触你就变成吸血鬼。”

    退一万步说,就算阿古罗拉是感染症的源头,碰到了她,那也不代表罗真就会受感染。

    毕竟,罗真有玉兔在守护着,想将他变成吸血鬼,单靠感染是绝对不可能的。

    “除非我像札哈力亚斯那样,将你的肋骨埋进我自己的体内,变成你的血之从者,要不然,就算你吸我的血,将你的血液注入我的体内,我也不会变成吸血鬼的啦。”

    罗真便打趣般的对着阿古罗拉说着。

    “不信的话,你要不要试试呢?”

    一句话,让阿古罗拉毫不犹豫的拼命摇起脑袋,一副死也不要尝试的模样。

    “那你就放宽心吧。”罗真不由分说的道:“你只需要好好想办法控制好自己体内突增的力量就行,千万别让它受控,甚至将眷兽都给召唤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这回,阿古罗拉是点下了头,一副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的模样。

    可惜,阿古罗拉的精神似乎还没有恢复的样子,依旧显得有些情绪低落。

    “呐,曜。”

    阿古罗拉便突然低声开口。

    “汝说,吾究竟该如何是好?”

    这个问题,让罗真不由得为之沉默了。

    而阿古罗拉却是宛如打算将内心的不安都说出来一样,罕见的多话起来。

    “吾乃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基体,隶属于〈焰光夜伯〉的一部分,体内封印有最强大的十二匹眷兽之一,拥有远胜一般吸血鬼的力量,这是吾都知道的事情。”

    即使不谙世事,没有存活于世的记忆,但阿古罗拉貌似依旧有关于自身的认知。

    有鉴于此,阿古罗拉知道,自己是从第四真祖的身上分出来的基体,拥有着比一般王族还浓的血,就算仅有一匹眷兽,那匹眷兽亦是世界最强的眷兽之一,以力量而言,足以在此世堪称超一流了。

    但是

    “那并不是吾的力量。”

    阿古罗拉就抱有着这样的认知。

    “吾充其量只是第四真祖的一部分,如今本体即将在仪式中觉醒,那么,吾的使命,是不是应该遵从命运,回归第四真祖之身呢?”

    阿古罗拉如此迷惘着。

    这告诉了罗真

    “原来,你一直都在烦恼这样的问题啊?”

    罗真静静的听着阿古罗拉的阐述,一点都不觉得这很奇怪。

    “吾不像尔等,生来就有家人和朋友,存在此世的唯一意义便是封印第四真祖的一部分力量,这样的吾真的有在此地生存的资格吗?”

    阿古罗拉的声音中就充满着前所未有的迷惘和不安。

    想必,阿古罗拉会在这里发呆,这就是理由吧?

    一言蔽之,阿古罗拉感到不知所措了。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自己的存在意义。

    即将到来的仪式。

    这些东西,全部交缠在一起,结果就形成了阿古罗拉对未来的迷惘、不安以及不知所措。

    现在的阿古罗拉肯定很无助吧?

    她不知道

    “吾,究竟该怎么办?”

    阿古罗拉问出了最根本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罗真回答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

    罗真非常坦然的这么说着。

    “不不知道?”

    阿古罗拉也没有想到罗真会这么说,一下子眨起了眼睛。

    可这的确是罗真的实话。

    “就在刚刚,那月姐来劝我,不准卷入〈焰光之宴〉的仪式中,那会相当的危险。”罗真叹息道:“所以,我现在也在想,到底要不要蹚这趟浑水。”

    亦即,罗真和阿古罗拉是一样的。

    两人都在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