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 第一次的碰撞-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30 第一次的碰撞

    弦神岛,旧东南地区。

    此时此刻里,通往旧东南地区的联络桥上,来自弦神岛的武装部队依旧在站岗,将这里守得严严实实,只有一辆辆经过盘查的武装车辆以及检疫车辆能够自由来往,驶进旧东南地区,又从旧东南地区中驶出,来来往往,却不热闹,反而给人一种森严、冷酷的感觉。

    空中有武装直升机在巡逻。

    海上亦有巡航舰在巡视。

    空中与海上就不停的有探索灯的灯光在来回扫动,照亮着周围,不让黑暗成为潜入的利器,戒备极其的森严。

    “还真是连一只苍蝇都很难飞得进去呢。”

    罗真就站在联络桥前看着这一幕。

    “唔”

    阿古罗拉则满脸的紧张。

    两人就借着罗真的空间制御魔术一口气跳跃到这里,又以〈隐形术〉藏匿了身形,方才能像这样堂堂正正站在联络桥前,不被武装部队的人前来盘问。

    但也仅到此为止了。

    “铮”

    些许流光就在罗真的眼中掠过。

    运用〈灵视〉的能力,罗真看到了联络桥上的魔力流动。

    那是

    “结界吗?”

    罗真冷静的道出魔力流动的正体。

    “不仅是在物理层面上进行了森严的戒备和封锁,连在魔术性质上都做到无可挑剔,不愧是专门研究魔族能力,有着众多攻魔师的魔族特区。”

    罗真坦率的表示了佩服。

    如果不是有那一层结界在的话,罗真也没必要待在这里,完全可以带着阿古罗拉转移进旧东南地区。

    现在,有那一层结界在,罗真不但无法凭借魔术进行空间上的跳跃,若是就这么靠近过去,接触到结界,身上的〈隐形术〉还会立刻被解除,进而遭到武装部队的阻止,所以才会停在这里。

    “没办法进去吗?”

    阿古罗拉便有些担忧似的出声。

    “倒也不是没办法进去,只是有些麻烦而已。”

    罗真没有多做隐瞒,直接告诉了阿古罗拉。

    面对那层结界,基本上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

    一种是偷偷的解除一部分的结界,在不知不觉之间潜入进去,可却需要花不少的时间来解析结界以及支配结界,除此之外,相对比较安全。

    一种是强行硬闯,从正面攻过去,如此一来,罗真可以直接将结界给打碎,只是却得引起武装部队的注意,从而遭受到武装部队的攻击。

    这是通常的做法。

    当然,还有不通常的做法。

    “如果使用〈禹步〉的话,那就可以通过流经弦神岛的龙脉,直接进入旧东南地区了吧?”

    弦神岛乃是名为弦神千罗的存在不惜一切代价所打造,将当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与风水术和魔术等有机结合,位处太平洋正中央,漂浮于东京南方海上三百三十公里附近,由碳纤维、树脂、金属以及魔术所构成,在大海的龙脉之上创造出来的巨大人工岛屿。

    所谓的龙脉,指的就是流动于地球表面的灵脉,蕴含着世界本身的力量。

    就像迦勒底所在的世界里同样有灵脉,东京暗鸦世界里亦是相同,它们都拥有着极其庞大的魔力与灵力。

    那种庞大,绝不是人类所能触及的量,而是能够和〈圣杯〉媲美的几近无穷无尽的那种等级。

    当然,灵脉亦是有好有坏,好的灵脉蕴含着极其惊人的魔力及灵力,坏的灵脉则接近干涸,它们就像是名为「地球」的星球自身的血管一般,亦或者说是其魔术回路,流动着来自大自然的庞大能量与力量,大部分都存在于土地之中,对于人类来说算是一种神秘的自然资源。

    迦勒底所在的世界里,灵脉就被许多的魔术世家视作重要财富,因而大部分的魔术世家都会拥有自己的领土,利用土地中的灵脉来进行神秘的研究和运作。

    东京暗鸦中的灵脉则遍布得比较广泛,有时候人与人之间散发的灵气形成的脉络都会变成灵脉,影响咒术的使用。

    而在这个世界里,那样的灵脉就被称为————龙脉。

    弦神岛便是在龙脉经过的海洋上建造出来的人工岛,从龙脉中流出的灵力将带给居民活力,引导都市通往繁荣路途,盖在龙脉上的这块土地亦会满载力量,有望进行比平常状况下更强大的咒术、魔术以及各种灵能异术的研究和实验,对于专门进行魔族研究的魔族特区而言,可谓是理想的条件。

    只是,想在龙脉上建造都市,那并不容易。

    因为,流过海洋而暴露在外的龙脉之力将远超过大陆土地中蕴含的力量,连堪称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的〈圣杯〉都有可能及不上。

    在这样的地方建造人类生活的都市,无异于创造一个特异点,或者说是在火山口上动土,有多危险,一目了然。

    为此,都市的设计者弦神千罗才将弦神岛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块,比作风水学中的四神,藉此以岛块之间的有机性结合来控制龙脉,最终实现了这一跨时代的建造。

    罗真在三岁的时候就看穿了弦神岛的这种布局,因而无数次赞叹。

    “用这种方法建造出来的城市,简直就是一座超大型的祭坛。”

    在这个祭坛上进行神秘的研究,进展想不快都不行。

    可也正因为这样,弦神岛整体以及其周遭都将位于龙脉之上,若是使用能够穿梭在灵脉中的〈禹步〉的话,无论是哪里,罗真都能去。

    “结界封锁了通往旧东南地区的空间,但怎么可能连龙脉都封锁住呢?”

    综上所述,若是使用〈禹步〉的话,罗真完全可以绕过结界,进入旧东南地区。

    弦神岛的警备根本拦不住罗真,连阻碍都算不上。

    对于罗真而言,真正的阻碍是

    “我就知道你会来拦我,那月姐。”

    罗真自言自语般说出来的这番话,让一旁的阿古罗拉先是一怔,旋即才惊讶的发现了一件事。

    那便是,在两人的前方,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我应该说过了,不许夜游。”

    那月冷冷的看着罗真,身上波动起了令人觉得压抑的魔力。

    “那真是抱歉了,那月姐。”

    罗真则是拿出太久没见的强硬态度,笑吟吟的出声。

    “好孩子当太久了,偶尔也让我当当坏孩子吧。”

    这是罗真所说的话。

    “那你应该知道,当坏孩子的后果就是接受惩罚吧?”

    这是那月所说的话。

    “所以,那月姐准备惩罚我吗?”

    罗真挑起眉头的质问。

    “如果你真不想听话的话。”

    那月面无表情的承认了下来。

    姐弟两人互相对视着,目光的碰撞产生的是过去所没有的激烈火花。

    魔力,从两人的身上渐渐的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