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 姐弟二人之战-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31 姐弟二人之战

    “砰!”

    什么东西破碎开来的声音就突然响起,让罗真与阿古罗拉的身形暴露在空气中。

    与那月之间产生的魔力冲突,令得加持在罗真以及阿古罗拉身上的隐形术被破解了。

    这一动静,立刻就引起了不远处的武装部队的注意。

    “你们是!?”

    “什么人!?”

    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武装部队成员们顿时齐齐一惊,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架起枪械,对准了罗真一行人。

    但是,这一对准,那些警备们便纷纷都看清了众人的相貌,尤其是一脸面无表情的那月的相貌,让警备们吃惊而起。

    “南南宫教官?”

    “那是南宫教官!”

    “那个是南宫教官的弟弟?”

    “为什么这对姐弟会?”

    众人面面相觑而起。

    在场的武装部队人员自然都是隶属于特区警备队的。

    在弦神岛内,唯一的管理者就是拥有着各大背景的理事们所形成的人工岛管理公社,而用于维持岛内秩序的则基本都隶属于特区警备队。

    作为魔族特区,弦神岛就不被允许拥有军队,可特区警备队却配备有最新技术打造出来的对魔族装备,拥有的战力不在一般的军队之下。

    现在,人工岛管理公社既然准备封锁旧东南地区,那被出动的武装部队自然是从特区警备队中调出来的。

    而作为特区警备队的教官,那月那鲜明的外貌自然不可能被认错,导致这些隶属于特区警备队的武装部队的人都混乱了起来。

    至于罗真,特区警备队的人也是认识的。

    毕竟,因为那月的肆意的关系,特区警备队的人可没少被发配来当罗真的司机,每天接他上下学,不认识罗真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更别说,罗真还没少拿着那月的许可证进入人工岛的书库和资料库,阅读各种各样的研究书、魔术书以及资料书,守在这些地方的同样是特区警备队的人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罗真与那月突然出现,彼此对峙,这些人不感到混乱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些人明显插不上手。

    “你们都退开。”

    那月头也不回的冷冷下令。

    闻言,警备队的人们虽然感到面面相觑,却还是遵照那月的吩咐,全部都退开了。

    那月这才再次开口。

    “现在回去的话,我还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是那月最后的警告。

    “看来,你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我了,那月姐。”

    罗真微微叹了一口气。

    正所谓关心则乱,为了不让罗真接近危险,那月已经准备不顾一切了。

    但是,这却让罗真的心中冒出一股火气。

    “从以前就是这样,为了保护我,你一直都在不顾我的意见,甚至不顾一切,无论是什么手段都能够使用,一味的在付出。”

    罗真一边如此低声说着,一边却是让眼眸陡然转冷。

    “但你也该是时候别将我当没有自保能力的小孩子了吧!?笨蛋!”

    伴随着罗真骤然提高的声音,其面前的空间豁然波动。

    空间彼此振动,进而迸发出强大的冲击波,瞬间跨越了距离,轰向了那月所在的方向。

    可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那月面前的空间亦是剧烈的波动了起来,同样震出了一股冲击波,迎了上去。

    “轰!”

    冲击波与冲击波彼此正面相撞,立即便轰然一声,如同有两股看不见的暴风碰撞在一起似的,化作狂风,震荡向了四面八方。

    “呀呜!”

    阿古罗拉悲呼了一声,却是仅来得及做出这样的反应便被罗真一把拉到自己的身后,保护了起来。

    “什么!?”

    “小心!”

    正在观望着这边的状况的特区警备队队员们看着突然袭来的狂风,一个个的接连大吃一惊,紧接着就要么被吹飞,要么东倒西歪的被震倒在地。

    罗真与那月便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说打就打。

    特别是那月,似乎一开始就抱着准备将罗真给硬拖回去的想法,动起手来毫不留情。

    “那种话,至少给我等到高中毕业再说,笨蛋。”

    那月依旧面无表情,其面前的空间化作漩涡似的,变成如同魔法阵一般的涟漪,泛动了起来。

    从内里,无数的锁链掠出。

    那,正是由众神所锻造而成,几乎不会断裂的魔具戒律之锁。

    凭借着这一魔具,那月逮捕了不知道多少的魔导罪犯,其中甚至不乏一些血承真祖的纯血吸血鬼。

    现在,那月就准备用它们来逮捕自己的弟弟。

    一旦被其缠住,那么,魔力就会被封锁。

    届时,罗真就只能被乖乖的拖回去了。

    可惜

    “论知识和学识,我可是早就连博士和教授等级的人物都能媲美了,连你这个教师现在都教不了我了,还高中毕业呢,笨蛋。”

    罗真伸出手,面前的空间便也泛起众多的涟漪,让无数的锁链同样从里面窜出。

    面对由众神所锻造的魔具,罗真便也祭出了自己所仿制的武器,刻有神都为之倾倒的符文睿智以及真真正正的神气的这条规诫之锁的强度绝对不会在戒律之锁之下,甚至隐隐的有所超出。

    那月貌似就清楚这一点。

    “如果不是笨蛋的话,那就应该自己能够清楚,打算主动闯进危险之中,到底是多蠢的一件事情。”

    那月手一挥,窜出的无数戒律之锁便划过一道道优美的轨迹,先是避开来袭的无数规诫之锁的迎击,如蜘蛛网般散向四面八方,随即又从四面八方袭来,似一根根的长矛,暴掠向罗真的方向,将罗真给包围了。

    “所以你不惜一切都要让自己的弟弟远离危险吗?那干嘛教我魔术?干嘛教我力量?想培养温室花朵的话就随便上街去找!我不用!”

    罗真身上魔力一催,竟是化作源源不断的念力,覆盖在了一条条规诫之锁上,让那无数的锁链直接化作游龙,像是拥有了生命一般,蓦然一动,极其突兀的转向,没入一个个同样突兀的泛起的空间涟漪。

    这些空间涟漪就在罗真的身周出现,让白色的锁链从中窜出,极其精准的迎向了来袭的戒律之锁了。

    “锵锵锵锵锵!”

    下一秒钟,锁链与锁链不断的互相碰撞,再彼此弹开,令得无数的火花跟着闪烁了起来,刺眼无比。

    “太天真了!”

    那月立即又是一挥手,被弹开的戒律之锁便通通又是在半空中转折,飞射向了罗真。

    “到底是谁天真?”

    罗真撇嘴一笑,念力一动,身周的规诫之锁以更胜那月的灵活度,迎了上去。

    姐弟俩便在斗嘴之中,展开了一场精彩绝伦又无比激烈的攻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