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 换我来保护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33 换我来保护你

    眼睁睁的看着〈咒缚之锁〉被罗真这么轻易的击溃,那月真的有些吃惊了。

    “将所有的锁链用咒缚拧成一股,这相当于将〈戒律之锁〉的所有力量都汇聚成一道,威力之大,连旧世代的吸血鬼的眷兽都能砸飞的〈咒缚之锁〉居然”

    那月的惊讶,正是由此而来。

    过去,那月虽然也不是没有遇到出动〈咒缚之锁〉都奈何不了的对手,可像这样一个照面就被打散的状况,那月还真没有遇到过。

    那是因为

    “想将〈咒缚之锁〉给打散的话,那已经不单单是需要具备同等神气的攻击才行了,还需要将其中的咒缚给解除,对吧?”

    罗真的声音就这么突然的响了起来。

    “但是,就算不将咒缚给解除,那也可以将那道〈咒缚之锁〉给打散的喔,那月姐。”

    罗真便当着那月的面,施施然的笑了。

    “毕竟,无论是拧得多么结实的东西,它们都不是真真正正的融合在了一块,只要对薄弱点进行打击,那就迟早会散开吧?”

    这就是名为〈咒缚之锁〉的东西。

    它不是将所有的〈戒律之锁〉融合在了一块,而是仅仅拧成一道而已。

    就像麻绳,通过互相交缠的方式编织出来,韧性就比一般的绳子强很多,所谓的〈咒缚之锁〉就是将锁链当做绳子,以咒缚来操纵它们,让它们如麻绳一般交缠,拧成一股,那样就会变得更强。

    既然如此,那就无需对咒缚进行解除,直接对拧成一道的〈咒缚之锁〉的薄弱点进行打击,锁链与锁链之间的纠缠自然就会变得越来越弱,最终自然散开。

    罗真便操纵自己的〈规诫之锁〉击打在〈咒缚之锁〉的薄弱处,使它们散开了。

    这是唯独罗真才能办到的事情。

    因为,只有罗真才能藉由〈心眼〉勘视到〈咒缚之锁〉中的魔力、神气以及力量的流动,找到〈咒缚之锁〉的薄弱点,对它们进行精准无比的打击。

    当然,就算能够找到薄弱点进行精准打击,打击的武器若不具备神气,其力量同样不会钻进薄弱点中,而是会被〈咒缚之锁〉中的神气给湮灭,无法造成效果。

    所以,这是只有具备〈心眼〉和〈规诫之锁〉的罗真才能办到的事情。

    “你”

    那月看向罗真的眼神已经变了。

    显然,这位姐姐完全没想到,罗真居然拥有着这样的技术与眼力。

    罗真便这么说了。

    “我的空间制御魔术是你教的,连这个〈规诫之锁〉都是仿造你的〈戒律之锁〉制作出来的魔具,现在,我使用它们,就像你所说的一样,已经比你还强了,即使如此,你还觉得我太嫩吗?”

    罗真一边护着心惊胆战的阿古罗拉,一边对着那月,如此宣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拿出你没有见过的能力,使出你没有预估到的力量,这样一来,你就会承认我了吧?”

    归根究底,就是这样的问题而已。

    那月不想罗真遭遇到危险,不正是认为罗真没有应付这个危险的能力吗?

    那罗真就展现自己的能力即可。

    展现那月不曾得知的能力。

    “这是我在来之前就想做的事情。”

    罗真注视向那月,一字一句的这么说着。

    “我知道,那月姐一直都在保护我,保护到了今天,所以才认为我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这件事,其实也已经隐藏在罗真心中很久了。

    “虽然我也是今天才醒悟,但过去的我钻了一个不小的牛角尖,为了提升自己的能力,我下意识的无视了其余的一切事情,认为除了这件事情以外,其余的通通都不重要,所以才让你那么辛苦。”

    回想起来,自罗真两岁的时候恢复记忆开始,罗真其实就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哪怕有各种各样的恶意因为自己的降临过于震撼的关系冲着自己而来,罗真都是有能力去应付的,不应该由当时仅仅十几岁的那月为罗真出头,甚至为了保护罗真,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可罗真却是盲目的投入到提升自己的修行之中,导致视野变得狭隘,没有注意到各种各样针对自己而来的恶意,更没有为此布下任何的措施,方才让那月那么辛苦,一人抗下所有的负担,保护着罗真,直到今天。

    罗真必须承认,这都是自己的错。

    为了拯救重要的人而忽视了身边的人,这是最不应该的事情。

    罗真隐隐察觉到了这一点,却还是选择性的无视了它。

    也许,这才是罗真一直都没办法在那月的面前抬起头来,对其唯命是从的真正理由吧?

    但现在

    “我已经醒过来了。”

    罗真的声音响遍全场,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你就在那里等着我吧,那月姐。”

    “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话音一落

    “轰————!”

    罗真的身上,一股恐怖的魔力爆发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从背后喷出,化作红色的羽翼,缓缓的展开。

    眼眸如被血色所覆盖,变成了殷红的色泽。

    这一刻里,罗真左手上的令咒就在闪耀着。

    其体内,原本足以媲美高阶魔族的魔力瞬间暴涨十倍,达到了足以和第三世代的吸血鬼长老乃至第二世代的吸血鬼王族相媲美的等级。

    “什!?”

    “这!?”

    “不可能!”

    正在观战中的特区警备队的人们睁大着自己的眼睛,叫了出来。

    “曜?”

    待在罗真身后的阿古罗拉同样震惊了。

    “————!”

    那月一对美丽的眼眸豁然一缩,瞳孔中满是不敢置信。

    罗真便抬起头来,让一对殷红的眼眸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

    旋即

    “过来吧,金乌”

    罗真低声呼唤着。

    下一秒钟,一阵璀璨的火粉以及飞舞的漆黑羽毛就在罗真面前的空间里出现,逐渐化作一只三足的乌鸦。

    三足的乌鸦同样抬起头,金色的眼睑中,三颗勾玉在转动。

    罗真就将从手指上探出的十根魔力线连到金乌的身上。

    “轰————!”

    空气,就此炸裂。

    一股恐怖的神气就在金乌的身上暴涌了出来。

    “不好!”

    那月不由得回想起年幼时的自己遭遇到的场景。

    回想起那璀璨的曜日从天而降,将罗真带到自己的面前时,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当下,那月想也不想,当场使用空间制御魔术,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带走。

    神圣的火焰,就在这一刻里爆发。

    直接,吞没了整座联络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