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究竟是什么人?-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47 究竟是什么人?

    “轰隆隆”

    旧东南地区的人工岛上,破灭的光景还没有完全消停。

    余波像是还在徘徊一样,让大地持续解体,大气更是不停翻涌,连大海都在被劈开以后变得汹涌澎湃,久久无法平息。

    被充满毁灭性的破坏光带所触及的一切就还在沦陷,无论是什么样的事物,纷纷都似被消灭一般的变得无影无踪,恍若世界的一部分被生生的割了下来一样,非常的恐怖。

    末日般的气息在升腾,将整个旧东南地区化作了炼狱。

    半空中,一剑造成这般光景的少女便像遵循着重力一般的做着自由落体,轻飘飘的落在了地面上。

    刚好,就在原初的面前。

    于是,白色的头纱在原初的面前纷飞。

    于是,褐色的肌肤在原初的眼中辉映。

    拥有着白色的齐肩短发和红宝石般的眼眸,身穿暴露的异国民族服饰,手持一把三色光剑的少女就这么出现在原初的前方。

    其身上,明明比原初弱了不少,却展现出无比凶恶的氛围的魔力在波动着。

    “何人!?”

    原初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边后退还一边怒然出声。

    闻言,给人白色的印象的少女抬起眼帘,注视向了原初。

    “我————”

    冰冷的话语,从少女的口中传出。

    “我————是破坏的化身。”

    “我————是文明的侵略者。”

    “我————是所有存在之物共同的敌人。”

    “我————是蹂躏一切、摧毁一切的灾厄。”

    白色的少女便如此宣称着。

    “我之名为阿蒂拉。”

    三色的光剑从少女的手中如电击般的划过,指向了原初的喉咙。

    “你就是我的敌人吗?”

    阿蒂拉仅有这样的一个问题而已。

    不需要确认事件的因果。

    更不需要什么敌对的理由。

    连眼前之人的身份为何都不需要知道。

    只要得知对方是不是敌人,对于这个少女而言,那便已经足够。

    因为,只要确认了这个问题,那么,其余的事情都将变得无所谓,少女也将能够毫不犹豫的挥下手中之剑,展现破坏的权能,将自己的敌人给消灭。

    站在第四真祖眼前的正是这样的存在。

    这让原初的心中产生出由衷的恐惧。

    那是源自于本能的恐惧。

    只论力量的话,眼前的少女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像是能够压倒原初,比起仅凭魔力就能撼动天地的原初,少女虽然也很强,却没有原初那种无可匹敌的强,所以,毫无疑问,少女的力量在原初之下。

    可是,回想起刚刚对方一击消灭自己所有眷兽的力量,原初就不由得为之战栗。

    那股力量,明明不强,却有种无论任何事物都能破坏殆尽的凶恶性质。

    人类的智慧所产生的文明在其面前宛如纸张。

    自然的结晶所延伸的生命在其面前仿佛蝼蚁。

    连世界本身都好像是脆弱的朽木一样,根本无法抵抗那股力量,宛若遇到天敌一般,即使这股力量再弱、再小,那都只能被啃食。

    所以,原初几乎是靠本能的察觉到,眼前这个少女虽然没有自己强,却是毋庸置疑的世界之敌、人类之敌乃至生物之敌。

    因此,原初恐惧了,发自本能的产生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恐惧。

    “迅即到来!”

    原初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像是为了自保一样,再次召唤了自己的眷兽。

    “第三号眷兽————〈龙蛇之水银(al meissa mercury)〉!”

    从原初的身上,惊天动地的魔力再次化作气柱暴起,形成了水银色的双头巨龙。

    “吼!”

    “吼!”

    双头巨龙的两个龙首同时对着阿蒂拉发出咆哮,脖颈如蛇般迅速窜出,在原初的背后一左一右的掠来,对着站在原初面前的阿蒂拉,毫不留情的扑咬而下。

    若是被其咬中,阿蒂拉一定会连同周围的空间一起,被这头凶恶的次元吞噬者给啃得一干二净吧?

    前提是得咬中才行。

    “轰!”

    似世界在哀鸣一样的轰鸣声中,破坏的能量再一次的在阿蒂拉的军神之剑上暴起。

    只是,这一次,破坏的力量并没有如同直冲云霄的光柱一般汇聚成带状,而是仅仅覆盖住军神之剑的剑身,默默的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嗤!”

    下一秒钟,携带着破坏的力量的三色光剑被舞出。

    彩虹般的三色光剑就像是一道光,在空间中极速划过,带着电击般的效果音,似色彩缤纷的光线一样,极速的斩过周围。

    “噗嗤!”“噗嗤!”

    凶恶的扑咬而来的双头巨龙一触及到那色彩缤纷的斩击,龙首就直接被砍下了。

    原本只能用更加强大的魔力才能击溃,对物理性的攻击有着绝对的免疫性质的眷兽,而且还是世界最强的吸血鬼的天灾级眷兽,如今,面对那两道斩击,竟是连一丝一毫的抵抗都做不到,直接就被砍下了脑袋,身体化作纯粹的魔力消散。

    “汝汝究竟是什么人!?”

    再次看到这破灭一般的光景,虽不似之前那般规模惊人,可原初还是被震慑住了。

    但阿蒂拉已经没有回答的想法,只是冷冷的看着原初。

    “磅!”

    炸裂声中,阿蒂拉便以纤细的体型踩碎了脚下的地面,像一道白色的闪光,掠向了原初的方向。

    其手中,那覆盖着破坏之力的军神之剑刺激到了原初的神经,让原初焦躁的举起手,手上喷出了血雾,化作了新的眷兽。

    宛若军神般的少女与宛若天灾般的少女就此正面交锋。

    轰鸣,在两人的正面碰撞下,于前方迸起,响彻云霄。

    “呼呼”

    这个时候,罗真才从半空中落下来,单膝跪在地面上,微微喘息着。

    只身一人被整整九匹天灾级的眷兽围攻,对罗真的精力而言,那可是不小的消耗。

    再加上召唤了阿蒂拉,让阿蒂拉出手,罗真体内的魔力便正在以一个疯狂的趋势消耗着。

    如此程度的消耗,本来的话,就算是召唤了从者,支付了从者用来战斗时的消耗,那也不太可能消耗得这么剧烈。

    但阿蒂拉的话就是一个例外了。

    如果阿蒂拉只使用身为从者时的力量,那消耗自然不至于这么惊人。

    可阿蒂拉不仅仅是发挥出身为从者的力量而已,还将自身的特攻能力给发挥了出来。

    这才是罗真的消耗这么剧烈的原因。

    “没想到,破坏的力量居然这么耗魔。”

    感受着体内的状况,罗真就不由得心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