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8 将汝再次封印-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48 将汝再次封印

    阿蒂拉之所以会出现,自然是因为罗真之前以〈红翼阵〉的百倍魔力增幅进行了召唤的关系。

    罗真之前提及到的不得不召唤出来的「帮手」就是阿蒂拉。

    只是,被召唤出来以后,阿蒂拉一直都以灵体化的形式跟在罗真身边,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问,如同没有这个必要一样,默默的跟在罗真的身边,直到罗真需要时才毅然出手,展现出身为对世界、对文明之敌的可怕特性。

    面对每一匹都足以形同于天灾的九匹眷兽,如果是罗真,那还真不一定有办法对付,唯独阿蒂拉,以自身的能力,一击将它们都给消灭了,将罗真从危机之中救了出来。

    虽说,只论纯粹的力量,阿蒂拉还及不上原初,充其量就是能够与原初的两、三匹眷兽对峙而已,可若是加上其特攻的能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连世界都能破坏,即使是文明亦能摧毁的那种力量,哪怕眷兽再强,只是魔力的聚集体的它们都承受不住一击。

    只可惜,那种力量实在太可怕,消耗也异于常人。

    阿蒂拉肯定是发现了这一点,方才没有再一次的形成破坏的光带,而是将破坏附加在剑上,进行近身战,那样消耗就能减低不少。

    可即使是这样,罗真还是感觉到自己的魔力瞬间耗掉了好几成,令其慌忙启动〈红翼阵〉来补充体内的魔力,方才支持住了阿蒂拉那高强度的战斗。

    “上次是〈圣杯〉在支付魔力真是侥幸。”

    罗真为此感到庆幸着。

    如果在第五特异点的时候不是有〈圣杯〉在手的话,那就算召唤了阿蒂拉,罗真亦很有可能无法支撑其与所罗门对战吧?

    “还是魔力的问题吗?”

    罗真便一边以〈红翼阵〉不断的补充体内的魔力,支持阿蒂拉战斗,一边紧紧的注视向了不断召唤眷兽和阿蒂拉战斗的原初。

    这个时候,原初也将目光转到罗真的身上了。

    看到这一幕,罗真立刻明白了原初的盘算。

    “迅即到来!第五号眷兽————〈狮子之黄金(regulus aurum)〉!”

    缭绕雷光的黄金巨狮便咆哮着现身,一边蒸发大气,一边轰然冲出,如雷霆般闪掠着。

    其目标,不是阿蒂拉,而是罗真。

    这个第四真祖已经看出阿蒂拉的本质,理解了阿蒂拉是类似于罗真的眷兽一般的存在,在无法轻易对付阿蒂拉的状况下,竟是直接开始攻击召唤者。

    “————!”

    看到这一幕,罗真面色一凛,刚想有所动作时,身后却是传出了少女的娇喊。

    “迅即到来!第十二号眷兽————〈妖姬之苍冰(alrescha glacies)〉。”

    全场仅次于原初的魔力便轰然暴涨而起,在罗真的背后涌开。

    与其一同涌开的还有一股可怕的寒气,将大地都给冻结,大气亦是飘飞出无数冰晶。

    既似人类的女性,又似美人鱼,背后还有着妖鸟般的翅膀和钩爪,全身都似晶莹剔透的冰的眷兽就在罗真的背后出现。

    那,正是一度将整个北区都给冰冻,令弦神岛花了整整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消除了灾情,隶属于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眷兽,拥有着连大海都能冻结成冰的力量的冰之眷兽————〈妖姬之苍冰〉。

    “轰————!”

    惊雷般的巨响中,妖姬的鱼尾有如冰柱般的抡过,轰在了咆哮而来的雷霆巨狮身上,将其轰退了。

    见状,罗真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与阿蒂拉激战中的原初便已经面色一变。

    “第十二号!”

    没错。

    能够使用第四真祖的眷兽的人,除了第四真祖本尊以外,只有身为眷兽载体的基体。

    阿古罗拉便来到了罗真的身后,召唤出了冰之眷兽。

    “阿古罗拉!”

    罗真便回过头来。

    “曜!”

    看着罗真单膝跪在地面上,有些疲惫的喘息着的模样,阿古罗拉有如感到心疼一般,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先前,罗真和札哈力亚斯发生冲突时,为了避免阿古罗拉被波及,罗真在出手之前就让阿蒂拉将阿古罗拉给带离战场。

    现在,阿蒂拉既然现身了,阿古罗拉自然也就回来了。

    而看到阿古罗拉,原初的反应比罗真还大。

    “第十二号,以吾之躯体制作出来的人偶,汝居然打算反抗吾吗!?”

    原初便一边继续召唤眷兽,迎击如冷漠的军神般逼近而来的阿蒂拉,一边微微扭曲了面容的瞪向了阿古罗拉。

    不怪原初如此反应。

    对于原初而言,基体们只是自己的分身,甚至只是承载自己的力量的人偶。

    她们本身既是第四真祖的一部分,更是眷兽的一部分,对于第四真祖本尊而言,自然相当于自己的下仆、随从以及眷属了。

    现在,阿古罗拉居然敢反抗她,原初不感到愤怒是不可能的。

    “呜!”

    阿古罗拉顿时有些畏惧的后退了两步,可却完全没有取消对眷兽的召唤。

    因为

    “吾是棺材,用来囚禁汝的棺材。”

    阿古罗拉咬着牙,燃烧着焰光的眼睛中,哀伤的情感如泪般涌出。

    “所以,吾必须反抗汝,才能终结一切。”

    阿古罗拉便以之前没有的决然口吻,如此说着。

    “吾必须将汝再次封印。”

    此话一出,原初的面色便变了,变得更加的扭曲。

    至于罗真,反倒已经猜到了。

    猜到了阿古罗拉主动投入这场仪式的目的。

    毕竟,就算察觉到这个旧东南地区的吸血鬼感染症是因自己而起,阿古罗拉在不知道解决手段的情况下,断然不会想到这里来。

    之所以罗真一提到前来旧东南地区,阿古罗拉立即就答应的理由,正是阿古罗拉的血之记忆告诉她,她的存在意义和职责究竟是什么。

    很简单,就是得将原初再一次的封印。

    和其余仅仅身为眷兽的载体的基体不同,阿古罗拉一开始就被设计成用来封印第四真祖的容器,所以原初的灵才会与其一起沉睡在戈佐的地下坟墓中。

    因此,阿古罗拉必须到这里来,参加仪式。

    为的,就是将原初再次封印,并带着她再一次的沉睡。

    “汝痴心妄想!”

    原初因为怒火而准备攻击阿古罗拉。

    “喝!”

    可惜,阿蒂拉的军神之剑已如闪光,豁然斩向原初的脑袋。

    “噗嗤!”

    撕裂声中,原初背后的翅膀被斩断了。

    “嘁!”

    为了挡下阿蒂拉那可怕的破坏之力而牺牲了翅膀的原初便一边咋舌,一边振动剩下的翅膀,暴退而开。

    两个少女就再一次的进入激战。

    而另一边,罗真和阿古罗拉亦是进入了争执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