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 此世众神及古代存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50 此世众神及古代存在

    战场上,阿蒂拉与原初的激战已经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仔细一看,战局已经产生了不同的变化。

    一开始的时候,阿蒂拉还能凭借着破坏的力量压过原初,可渐渐的,原初也找到了对付阿蒂拉的方法。

    那就是

    “迅即到来!第十一号眷兽————〈水精之白钢(sadalmelik albus)〉!”

    携带着激流的水精便豁然显现,卷起海啸,冲向了阿蒂拉所在的方向。

    面对这股激流,连阿蒂拉都不得不选择退避了。

    第十一号眷兽〈水精之白钢〉乃是象征再生及痊愈的眷兽。

    它能够疗愈万物,令万物回归应有的面貌。

    它能够让万物还原成诞生之前的状态,令一切归于虚无。

    那种做法就像是在让时光回溯,令时间被吞噬一样,使任何的事物都还原成造育之前的模样,因而虽是象征再生和痊愈的眷兽,行为本身却反而与其自身的性质相差甚远,乃是令一切归于虚无的破坏性力量。

    也就是说,这匹眷兽的能力和阿蒂拉的破坏既相似,又不同。

    阿蒂拉是能够将万物尽数破坏,使它们加快走向终结的末路。

    水精则是反过来,不让万物终结,而是让其回溯,最终令它们自己回归虚无,自我毁灭。

    这样造成的结果,自然就是当阿蒂拉将眼前的一切破坏时,水精的激流又让它们恢复过来,最后竟是反而吞掉了阿蒂拉的破坏,令它回到原本的模样,变得完全不存在。

    如果是像先前那般,将破坏的力量化作冲破云霄的光带,扫过所有的事物,那么,水精的激流就会在吞没破坏的力量之前被完全消灭,蒸发得一干二净。

    但现在,阿蒂拉为了不让罗真的消耗过剧,只能将破坏的力量灌注在军神之剑上进行攻击,这样一来自然及不上再生与痊愈的海啸,只会连同本人一起被吞没,反过来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鉴于此,面对其余眷兽时,无论原初召唤了它们多少次,阿蒂拉都能一剑将其破坏,完全没有悬念。

    可是,唯独面对〈水精之白钢〉这与自己相对又相似的存在时,阿蒂拉不得不采取退避。

    这个破绽就被原初给抓住了。

    “虽不知汝究竟是精灵还是天使,但汝不具实体,没有肉身,以灵体的形式直接现界,听命于区区一介人类,实在是愚蠢。”

    原初一边振动着背后残缺不全的极光之翼,一边轻蔑的宣称。

    “就让吾给汝一个解脱,令汝摆脱人类的束缚,汝就尽情的感谢吾即可,不知名又可怕的存在。”

    说着,原初也不再召唤其余的眷兽了,而是将所有的魔力都集中在〈水精之白钢〉的身上,将〈水精之白钢〉的力量提升到极限。

    这下子,蛇发的水精所化的激流便变得更加的汹涌澎湃了,像是一道庞大的瀑布一般,轰然卷下,袭向了阿蒂拉的方向。

    “”

    阿蒂拉举起手中的军神之剑,无畏无惧,有的只是冰冷的战意。

    破坏的力量被其集中在军神之剑上,甚至整把军神之剑都闪耀起了彩虹般的光芒。

    这一瞬间,阿蒂拉就产生了使用宝具的想法。

    英灵真正的王牌终究是宝具,即使本身实力再弱,拥有强力的宝具,那就可以扭转乾坤。

    阿蒂拉便准备使用自己的两个宝具中的一个,配合破坏的力量,将对手一举歼灭。

    虽然,解放宝具所需的魔力会让罗真再次消耗不小的魔力,可比起一口气以破坏的力量横扫,消耗还是比较小,并且阿蒂拉准备使用的还是比较弱的宝具,作为真正的王牌皆底牌的宝具则不准备在这种地方使用。

    “不会伤害你的性命的,但我会粉碎你的文明。”

    阿蒂拉便以清澈却冰冷的声音说着。

    “军神之剑啊,绽放光辉吧。”

    阿蒂拉将魔力一口气集中在手中的军神之剑之上。

    就在这时

    “嗯?”

    阿蒂拉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红宝石的眼眸微微一闪,随即竟是直接取消了实体化,以灵体化的形式,消失在原地。

    “轰隆隆————!”

    瀑布般的激流落在地面上,展现出骇人的能力,将摇摇欲坠的人工岛大地给再次分解成建材、石材以及沙土,彻底消灭。

    “汝想逃吗?”

    看到这一幕,原初微微一怔,紧接着展现出些许火气来。

    直到一个声音传入了原初的耳中。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似曾相识的咒文,就这么响在原初的耳边。

    “————布瑠部·由良由良止·布瑠部————”

    神秘、深邃的咒文便一一响起,一边被原初所听,一边竟是有如钻进了原初的体内一样,唤醒着那具身体里的另一个灵,另一个魂。

    “这是!?”

    原初终于想起了这段咒文的正体。

    其名为〈御魂振〉的咒法。

    正是用来招魂的咒术。

    “汝!”

    原初猛的转过头,看向一个方向。

    在那里,罗真单膝跪在地面上,一边结印,一边咏唱着〈御魂振〉的咒文,让代替十件神宝的咒符幻化出一件件神宝的样式,在身周旋转。

    其身边,阿古罗拉一脸紧张的守在那儿。

    然后,罗真便对着原初的方向出声。

    “凪沙!我知道你听得见!”

    罗真的声音就藉由〈御魂振〉的咒法传入原初的体内。

    “帮我!我来对付她!”

    罗真言简意赅的这么说着。

    但是,仅此一句,原初体内被其压制住的灵魂便被唤醒了。

    并且,立即遵从罗真的吩咐,开始和原初争夺起了身体的控制权。

    “什!?”

    原初先是一惊,随即痛苦的弯下身。

    其原本如彩虹般不断变幻着色泽的头发开始剧烈的闪烁,一会恢复为黑色,一会变回彩虹,不停的交替。

    在原初的体内,两个灵魂就在进行着激烈的交锋,互相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

    “区区人类竟敢!”

    原初又惊又怒,只能专心开始夺回这具躯体的控制权。

    而这时,仪式却是开始了。

    “金乌!玉兔!”

    罗真呼唤了自己身上的两位守护神。

    “铮!”

    “铮!”

    刹那间,罗真身上的大衣以及戒指闪起了光芒,化作三足的乌鸦以及雪白的兔子,如同太阳和月亮一般,悬浮在罗真的身边,并缓缓的升空。

    罗真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开始了咏唱。

    “————阴阳道宗家土御门谨向此世众神及古代存在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