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 「咎神」-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51 「咎神」

    ————〈泰山府君祭〉。

    通过与名为泰山府君的高等灵性存在相连接,借用其力量,得以操纵灵魂的最高等级秘仪,既是阴阳道宗家土御门的不传之秘,亦是〈帝式阴阳术〉中的奥义与禁忌。

    想将身为第四真祖的原初给封印,借用此秘仪的力量,那是不得不为之的行为。

    因为,只有通过这一秘仪,罗真才能将其灵魂直接从凪沙的体内唤出,将原初的力量导向自己的身体,最终将其封印。

    所以,罗真早已在此之前做好了举办〈泰山府君祭〉的准备。

    “————在此,日月交辉————”

    罗真便取出了一张写满了祝词的都状,体内的魔力滚滚而来,化作汹涌澎湃的咒力,从身上涌出。

    “————我,土御门秋观,以土御门当代子嗣之名,传承秘技————”

    虽说,在这个世界里,目前还尚且不知道存不存在阴阳道的宗家,更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叫土御门的阴阳师家族,罗真在这个世界的名字亦不叫土御门,可〈泰山府君祭〉本就是土御门家的不传之秘,以此名昭告诸神,方才是最佳的触媒。

    理所当然,光有土御门之名可无法顺利的发动〈泰山府君祭〉这一最高等级的秘仪。

    想使用〈泰山府君祭〉的话,那必须得有土御门家的天坛那种规模的祭坛才行。

    但是,罗真将祭坛所需的要素全部用金乌和玉兔来补足了。

    金乌和玉兔在阴阳道中本来就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和象征,作为太阳与月亮的化身,这两大式神实际上便代表着「日月交辉」的含义,本身既有代替包括〈泰山府君祭〉在内的众多大规模秘仪的要素。

    或者,当初的土御门夜光之所以会创造出鸦羽和月轮这两大仿制金乌与玉兔制作出来的式神,其用意就是辅助〈泰山府君祭〉的发动吧?

    因此,只要有金乌和玉兔这对式神辅助,那罗真就可以随时随地在任何地方发动〈泰山府君祭〉的秘仪,即使没有天坛也一样。

    然而,即使是这样,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

    那就是,这里并不是东京暗鸦的世界,并没有名为泰山府君的高等灵性存在。

    既然没有泰山府君这位神明,那罗真自然没有办法以〈泰山府君祭〉的秘仪连接它,进而使用它的力量。

    如此一来,在没有泰山府君的异世界里使用〈泰山府君祭〉这个禁忌的秘仪,下场唯有失败一途。

    可是,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泰山府君,却并不是没有名为神的存在,天部的存在就证明了这一点。

    既然如此

    “无法连接泰山府君的话,那就连接能够将第四真祖逼向绝路的神即可。”

    这就是罗真的盘算。

    有鉴于此,罗真早已在此之前改动了〈泰山府君祭〉的模式,所谓的「此世众神及古代存在」就是由此而来。

    若是被土御门夜光得知这一状况,一定会惊讶得无以复加吧?

    原本用来连接泰山府君的阴阳道宗家秘仪,居然经过罗真的改动,变得能够连接异世界的众神,那简直就是堪比他重现〈泰山府君祭〉的帝式奥义的伟业。

    但罗真轻而易举便是做到了。

    因为,罗真已经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修行,早已将脑袋里的众多魔术知识与咒术知识融会贯通,甚至自己开发出了无数的术式,在魔术上、咒术上的造诣之高,早已不在任何人之下。

    凭借着对咒术的惊人理解和造诣,如今的罗真就连〈泰山府君祭〉都能进行改动了,方才能够让这一次的封印实现。

    同时,亦是因为罗真的〈泰山府君祭〉的关系,许多的命运都遭到了改变。

    不知道这一点的罗真一心一意的咏唱着咒文。

    “————众神啊,请让灵魂归位————”

    伴随着罗真的咏唱,其手中的都状悬浮了起来,于波涛般涌开的咒力中燃烧而起,化作火焰的团块,升向天空。

    下一秒钟,天空骤然扭曲,云端化作漩涡,让惊人的压力从中涌动了出来。

    恐怖的灵气貌似唤醒了某位早已沉睡多年的神的灵,令其通过仪式打开的通道,来到了这个世界。

    不。

    应该说,它,回到了这个世界。

    “轰!”

    有如惊雷般的响声中,回应罗真的呼唤,能够将第四真祖逼向绝境的神现身了。

    他没有肉身,亦不具实体,现身时不过是一团模糊的灵气,像不定型的光一样,不时的摇曳和晃动。

    可是,罗真却能够感觉到,金乌和玉兔已经死死的盯向了对方,对方则是将好像正在看着罗真,旋即转过视线,看向了和凪沙争夺身体支配权的原初。

    原初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一存在。

    倒不如说,感觉不到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可怕的神气就在那模糊的光之上暴涌,让原初面色大变。

    “汝是!?”

    原初既不敢相信又惊愕不已的大叫。

    “咎神!”

    ————「咎神」。

    这便是这一神明在此世的称谓。

    只是,对于原初唤出自己的称谓的事情,对方貌似产生了怒火。

    “轰!”

    气爆般的轰鸣声中,名为咎神的存在骤然掠下,冲向了原初所在的方向。

    “别过来!”

    原初前所未有的慌了,一边怒吼,一边展开了一对对极光之翼。

    既然被称为弑神兵器,原初自然不会连一丝一毫的抵抗都做不到,就算目前还不完美,缺了三匹眷兽,原初亦有着和神对抗的力量。

    只是,原初做错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占据了凪沙的身体。

    因为占据了凪沙的身体,被罗真唤醒的凪沙的灵早已爆发了,不停的和原初对抗,争夺着身体的支配权。

    然后,夺去凪沙身体,为其带来了三年多的苦痛的原初,也招惹了这具身体的家人的怒火。

    “就是现在!”

    在这样的呐喊之下,一道身影从旁边突然窜出,一下子抱住了原初。

    “什!?”

    原初大惊。

    不只是原初而已,连罗真都错愕了。

    “古古城!?”

    待在罗真身边的阿古罗拉睁大了眼睛。

    突然杀出来的人,正是古城。

    “快!曜!”

    古城拼命的抓住原初,冲着罗真叫着。

    “把凪沙救回来!”

    闻言,罗真目光一凛,毫不犹豫将自身的咒力全部传向了那名为咎神的神性存在,令其力量得以在此世展现。

    咎神便微微滞留了一下,紧接着居然划过一个弧度,没入了古城的身体。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古城的全身顿时暴涌出惊人的神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那神气所波及,原初发出了惨叫。

    “咎神————!”

    在这充满怨恨和憎恶的喊叫中,被咎神的神气所覆盖的凪沙的身体上,极光之翼开始蠕动,最后从凪沙的身上脱离。

    凪沙就这么停下了喊叫,脑袋一歪,倒了下去。

    古城身上的神气波动同样停了下来,让古城抱着凪沙,一起倒在了地面上。

    至于那极光之翼,则是被飞掠而来的金乌和玉兔给包围了。

    太阳与月亮围着这对极光之翼,散发出神气,并携带着有如在挣扎着的它,掠回了罗真的身边。

    旋即,极光之翼就化作粒子,被罗真摄入了身体。

    封印,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