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 神之子诞生之日-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053 神之子诞生之日

    “曜”

    眼看着罗真的全身都有符文和咒纹在闪烁,尤其是双手的令咒和十八个被其余符文给连接、环绕着的神秘文字绽放出异常刺眼的光芒,一直都在旁边守着罗真的阿古罗拉禁不住上前。

    但是,还没等阿古罗拉接近罗真,一个人就阻止了她。

    “别靠近他。”

    阿蒂拉取消了灵体化,在罗真的面前现身,将手中的三色光剑指向了阿古罗拉,红宝石般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异常冷漠的开口。

    “打扰到他的话,封印有可能会出差错,和他保持距离。”

    阿蒂拉的阻止,让阿古罗拉全身都僵在了原地,看着指在自己喉咙上的军神之剑,难掩动摇。

    “汝”

    阿古罗拉很想问问对方究竟是谁。

    认识罗真半年以上的时间,阿古罗拉还从来没有见过阿蒂拉,完全不知道这个能够一剑消灭众多自己的同胞的少女究竟是什么来头,和罗真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又为什么散发出那种令生命体的本能都在恐惧和哀嚎的气息,这样恐怖的她又为何要帮罗真。

    但是,可以肯定的,对方并无意伤害罗真,亦或者说唯独她绝对不可能伤害罗真,甚至可以为了罗真而豁出一切,阿古罗拉就有着这样的感觉。

    所以,虽然对阿蒂拉的存在感到胆怯和畏惧,可阿古罗拉强忍住了逃之夭夭的冲动,看向罗真,眼中满是担忧。

    对于这样的阿古罗拉,阿蒂拉竟是意外的主动开口。

    “他没问题的。”

    阿蒂拉便以冷淡的语气,言简意赅的出声。

    “比起他,你还不如担心另外两个人的状况。”

    闻言,阿古罗拉先是一怔,紧接着宛如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急急忙忙的转过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

    “呜”

    “呃”

    在那里,有一对兄妹躺在地面上,分别发出苦闷的呻吟。

    “凪沙!古城!”

    阿古罗拉连忙跑了过去。

    然而,跑到一半,阿古罗拉不由得被吓得停了下来。

    因为,眼前这对兄妹的身上明显出现了异常。

    凪沙是一头发色恢复为黑色,身上亦是散发出灵力的波动。

    那是因为原初已经从凪沙的身上脱离了,凪沙的身体状况亦是终于恢复了原状,原本隶属于她的珍贵的灵能力也在逐渐的恢复过来,让她那混合能力者的灵媒体质再次显现。

    这是一件好事。

    反观古城,其身上发生的事情就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了。

    在古城的身上,竟是也有一股力量在波动。

    而且,还是比凪沙强得多的力量。

    那股力量,阿古罗拉还算熟悉。

    正是神气。

    “难道附身在古城身上的神灵没有离去?”

    阿古罗拉的面色开始发白了。

    ————「咎神」。

    这是原初对附身在古城身上的神灵所喊出来的名字。

    如果那真的是咎神,那就实在太可怕了。

    根据体内的血之记忆,阿古罗拉就明白着一件事。

    那就是,附身在古城身上的神乃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而且,还和第四真祖这个存在有着异常深厚的渊源。

    虽然,这个神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死去,可罗真似乎将他的灵给唤了回来,借助他的力量,将原初给一举封印,但同时亦使其重现于世了。

    结果,凪沙才刚从第四真祖的附身中解脱,古城就被同样可怕的存在给附身了。

    如果咎神打算和原初一样,借助他人的躯体来复活,那事情就麻烦了。

    “必必须做点什么!”

    阿古罗拉慌了,甚至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

    “不用慌张。”

    冰冷的声音从阿古罗拉的背后传来。

    声音的主人,自然是阿蒂拉。

    “放心吧。”阿蒂拉瞥了古城一眼,淡淡的道:“那个神并没有打算复活,也没有打算觉醒,不会发生你想象中的事情。”

    就像是在证明阿蒂拉的发言一样,波动在古城身周的神气开始渐渐收敛,缩回古城体内,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咎神的气息也完全消失了,令古城恢复了原状。

    “这”

    阿古罗拉茫然了。

    “看来,那个神准备在这个人类的体内沉睡,不准备醒来。”

    阿蒂拉倒是一眼看出了状况,话语一如既往的冰冷,却有股说不出来的说服力,宛如对神的了解比任何人都高,亦或者说存在性质本身就是神之敌,因而对于对方的状态,这个少女一下子就看了出来。

    阿古罗拉这才稍微有些放心,却也有所忧虑。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阿古罗拉就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但是,这个问题,又有谁能回答呢?

    阿蒂拉便转过头,看向罗真的方向。

    盘坐在地面上的罗真的封印似乎已经进行到最后关头,身上的符文以及咒纹渐渐的淡化了下去,连双手上的令咒都开始淡化,化作封印的一环,和封印本身一起,没入罗真的身体。

    相信,等到封印彻底完成,罗真双手的令咒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显现在外了,罗真亦是不用再佩戴手套来遮掩它们的存在了吧?

    也许这不是第一次,同时也可能不是最后一次,但等到罗真醒来,他将再次脱胎换骨,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阿蒂拉静静的看着这样的他。

    “你到底会走出一条什么样的路,就让我好好看到最后吧。”

    如此呢喃着,阿蒂拉垂下了眼帘。

    “这场梦何时才会醒来呢”

    留下这唯一一句携带着情感的话语,阿蒂拉再次取消了实体化,化作灵体,消失不见。

    只剩下阿古罗拉,看着一众完全没有醒来的朋友们,显得有些无助。

    “”

    在一栋残破不堪的大楼顶端,闲古咏站在天台上,眺望着远方的场景,面色阴晴不定着。

    “没想到,最后居然变成这样了”

    闲古咏极其复杂的出声。

    “神子居然唤回了咎神的灵,还将第四真祖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

    这已经是远远的超出闲古咏的计划,甚至超出狮子王机关、战王领域、灭绝王朝乃至混沌境域的预料。

    “咎神和原初”

    另外一个少女同样站在这里,眺望着盘坐在地上的罗真和失去意识的古城。

    那自然便是那月。

    “早知道你会搞出这样的状况,我就不应该让你过来,笨蛋。”

    那月头疼似的叹着气。

    无论如何,那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吧?

    “封印着原初的神子,以及封印着咎神的人子,那两人势必会进入世界各国的各个存在的眼中吧?”

    闲古咏同样为之头疼。

    说到底,这两人还是国家攻魔师,一想到将来这个国家会因那两人出多少乱子,两人的头不疼才是怪事。

    但事已成定局,就算是她们,在这个状况面前,亦是无能为力。

    “总之,我会先带他们回去,善后是你的事情。”那月看向闲古咏,如此道:“事到如今,你总不会再反对了吧?”

    “这样也好。”闲古咏沉默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道:“两位神子殿下就暂时交给你吧,至于以后该如何处理,则留到事件结束以后再做定夺。”

    留下这样的话,闲古咏转身离开了。

    那月没有目送她,只是注视着前方,看着躺在地上的古城,再注视向盘膝而坐的罗真,又一次的叹息了。

    这一天,两个神子便就此诞生,进入世人的眼帘。

    ————〈原初的神子〉。

    ————〈该隐的神子〉。

    既为神亦为魔的双子便在这一天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