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只要是你的吩咐(求订阅)-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163 只要是你的吩咐(求订阅)

    ————咆哮吧!吾之愤怒( grondement du haine)。

    这是作为龙之魔女所降临的黑贞德所特有的宝具。

    它能够将自身和周围的怨念变换为魔力并焚烧,甚至可以将对手的攻击接下以后进行膨胀,无论那是斩击技、打击技亦或者是无形无影的诅咒,都能一律变换为物理的攻击力,一如龙息般放出的业火,反弹到对手的身上,将对手直到骨髓为止,通通都燃烧殆尽。

    因此,这个宝具乃是a级的对军宝具,威力绝大无比。

    此时此刻里,黑贞德便将这一宝具进行了解放,让怨念与诅咒化作熊熊的业火,一边焚尽四面八方,一边将贞德给吞没。

    面对这一足以达到a级对军宝具的诅咒和怨念,就算是圣人和圣女,依旧无法将其承受下来。

    “燃烧吧!”

    “燃烧吧!”

    “燃烧吧!”

    黑贞德便肆意的高声呐喊,仿佛在将自身的憎恨和仇怨都发泄出来一样,令得火焰不住的膨胀起来。

    于是,地板开始融化了。

    于是,空气开始焦化了。

    于是,空间开始扭曲了。

    于是,温度开始暴涨了。

    整个谒见之厅瞬间化作一片灼热的火海,让这一带彻底的变成了炼狱,直冒黑烟。

    在这样的一片炼狱般的火海里,唯有一个地方依旧保持完好。

    那就是贞德所在的那一片区域。

    “铮!”

    朦胧的金光之中,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壁障守护着贞德一样,从飘扬的旗帜上绽放了出来,笼罩住四周。

    “主啊,请守护我。”

    贞德紧闭着眼睛,面对生前将自己焚烧殆尽,却又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火刑,这名圣女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恐惧与畏惧,只是虔诚的献上祷告,架起着散发金光的旗帜。

    ————吾主在此(luminosite eteelle)。

    这是贞德生前所挥舞的圣旗所变成的宝具。

    透过天使的祝福来守护以此旗为中心的一定区域,可以将自身的对魔力直接转变为物理防御力,挡住所有的攻击,乃是救国的圣女在战场上挥舞旗帜,近乎无伤的战胜到最后的传说所具现化而成的力量。

    它的级别为最高等级的a级。

    虽然等级低于黑贞德的宝具,可贞德的对魔力却足足达到规格外的ex级,被转变为物理防御力以后,其能挡下的攻击有多强大,可想而知。

    朦胧的金光所化的屏障就这么挡下了来袭的业火,牢牢的守护着贞德。

    然而,接下来就是分水岭了。

    贞德的宝具虽然防御力惊人,可旗帜本身却会持续积累攻击伤害,一旦滥用,将会变得再也无法使用。

    反观黑贞德,她的憎恨、怨念以及魔力就宛如深不见底一样,一点都不见降低,反而越涨越高。

    “燃烧吧!燃烧吧!燃烧吧!”

    黑贞德的呐喊声越变越高亢,越变越暴戾。

    在这样的情况下,怨念与魔力同时助涨了宝具的威力,让业火似火山一样的爆发。

    “唔呜呜!”

    贞德的表情也开始渐渐的变得吃力了起来。

    旗帜上,朦胧的金光都开始减弱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毋庸置疑,贞德的宝具绝对会被攻破。

    “哈哈哈哈哈!”

    黑贞德便肆意的大笑着,让与贞德完全一致的清澈声线回荡在四周。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嘭!”

    黑贞德身周的地面突然塌陷了。

    “什!?”

    黑贞德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陷入了地面。

    等到黑贞德反应过来,想纵身跃起时,意外又是发生。

    “咔哧”

    “咔哧”

    在宛如口器摩擦一样的动静里,一只只体型巨大的蚂蚁从四周冒了出来,有力的前肢更是一下子咬在了黑贞德的身上,将其拖下了地底。

    赫然,便是魔蚁。

    “这是?”

    正在苦苦支撑着的贞德愣住了。

    而这个时候

    “还愣着干什么!?”

    一只手抓住了贞德,将贞德给唤醒。

    直到这时,贞德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有人跑到了自己的身边。

    “你是?”

    贞德讶异而起了。

    可罗真就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了。

    “之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先撤退吧。”

    罗真不由分说的将贞德给拉了起来,并再次使用了魔术。

    “巨禽召唤!”

    巨大的雄鹰展翅高飞,从旋转出现的魔法阵中钻出。

    “快!上去!”

    “嗯嗯!”

    在罗真的催促下,贞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骑上了雄鹰,来到了鹰背上。

    理所当然,罗真也上了鹰背。

    “冲出去!”

    在罗真的驱使下,雄鹰发出尖锐的叫声,向着谒见之厅外飞掠而出。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深陷的地底之下,一个宛如魔鬼般的厉声响了起来。

    “燃烧吧!”

    一股灼热的火焰从地底喷出,直冲出地面,将岩层都给焚烧得发红了。

    那一只只的魔蚁就在火焰中被焚烧成灰,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黑贞德就从火焰中现身,满脸阴沉的回到了谒见之厅。

    “今天的老鼠还真是多啊。”

    黑贞德咋舌出声,却是没有追上去。

    因为

    “请交给我吧,贞德。”

    手持魔导书的caster在黑贞德的身边出现,如一开始就在这里一样,向着黑贞德诚挚的谏言。

    “不管是不成熟的圣女也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类也罢,都不需要你过多的操心。”

    caster便带着看似善解人意却相当阴暗的笑容,如此说了。

    “我会帮你解决所有碍眼的敌人,哪怕对手是神。”

    听到这句话,黑贞德的面色才好看了些许。

    “那就交给你了。”黑贞德如同彻底信任着这名魔术师一样,放缓口吻的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对此,caster毫不犹豫的回答。

    “当然。”

    这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曾改变过的事。

    “只要是你的吩咐。”

    caster夸张的弯下了腰。

    “那就好。”

    黑贞德点了点头,让自己的声音清楚的回荡而起。

    “那就交给你吧。”

    “我最信任的元帅、将领、好友。”

    “————吉尔德雷。”

    闻言,caster————吉尔德雷笑了出来。

    那个笑容,即黑暗,又邪恶,亦充满了残酷和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