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战场之外的交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037 战场之外的交锋

    就在罗真与玛修准备拼尽全力,与难以战胜的敌人直接对决时,在一栋高楼大厦的天台上,一名身穿战斗服,皮肤黝黑的白发男子竟是隔着数公里的距离,眺望着这一幕。

    正是archer。

    “开始战斗了吗?”

    凭借着〈千里眼〉的技能看到这一幕的archer面露冷酷之意。

    “对手是那位狂神,别说是我,就是「那一位」都会觉得棘手,凭你们的话,胜算根本是零。”

    这个说法,与罗真自己的计算倒是出现了一丝不符。

    那是因为,比起罗真,这位弓兵对那位巨汉的了解更多,清楚的知道对方真正可怕的地方不仅仅是那惊人的战斗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archer断言,罗真根本没有胜算的理由。

    那就是他自己。

    “对手不是一人,而是两人。”

    archer的手中迸发出红色闪电般的魔力,制作出了弓。

    显然,这位弓兵是准备在罗真一行人与berserker战斗时,在暗地里下黑手了。

    这无疑是与〈英雄〉这个存在极度不符的行为。

    但这位弓兵根本就不在乎。

    “只要是能够完成任务,不管是暗杀还是下毒,我都会做。”

    带着这样的信念,archer举起了弓。

    只是…

    “精彩的地方才刚要开始,你这种家伙就给我乖乖的在一旁看着吧!”

    这是一个极为放荡不羁,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人格魅力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红光在天台上闪现。

    那是一个灼热的火球所释放出来的光泽。

    携带着高温的火焰团块就这么突然出现,并划破了空气,暴射向archer。

    “————!”

    archer立即面色一变,毫不犹豫的一个闪身,似利箭一般,跃向一旁。

    火焰团块顿时擦着archer前一秒钟所在的位置,落在了天台的边缘上。

    “嘭————!”

    爆炸声响起,让灼热的火浪吹袭而开,激起阵阵冲击,灼烧着天台的一角。

    那威力,就算是从者,直接挨上一击的话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吧?

    这让archer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了攻击发来的方向。

    只见,在冷风阵阵的天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多出了一个人。

    “啊啊,果然在暗地里偷袭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根本不可能成功啊。”

    做着这样的抱怨,那人挠起了头。

    身上穿着犹如贤者一般的大衣。

    手中握着通体木制的法杖。

    发色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深蓝。

    外表的岁数则似乎跟archer在伯仲之间,又好像比对方大上些许,散发出一种狂野的感觉。

    看着这个人,archer眯起了眼睛。

    “居然自己跑出来了啊,caster。”

    此人,正是caster的从者。

    “明明靠着那种躲躲藏藏的打法先后解决了rider和assassin,现在还说什么在暗地里偷袭不是你的风格,真是可笑。”

    archer对caster做出了毫不留情的讽刺。

    对此,caster倒是不以为意。

    “这只是喜好的问题,比起躲躲藏藏的打法,我还是希望能够正面跟对手打一场,但如果实在没办法,只能这么做的话,我也会去做,这一点你应该也是一样的吧?无名的archer哟?”

    caster那不拘小节的语气,让人不由得产生些许的好感。

    然而,archer却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反而对caster释放出了敌意。

    “又打算来搅我的局吗?猎犬!”

    archer的敌意展露无遗。

    这让caster失笑了起来。

    “不就是趁你不在的时候偷袭了一下saber的老巢吗?你记恨到了现在?不愧是那个家伙的信奉者啊!”

    这句话,若是被罗真听到的话,那就会明悟的吧?

    先前,在罗真对上archer的时候,archer突然没有任何前兆的就撤退了,着实让罗真有些不解。

    但现在看来,archer的撤退,与caster的所作所为关系相当的大啊。

    “明明圣杯战争就是所有的御主和从者互相厮杀的比赛,现在,御主却是全部都消失了,你这个家伙还跟本应成为敌人的另一个从者站在同一个阵营,其余的从者也都全部发狂,全是让人不爽的东西。”

    caster看向了archer,嘴角微微咧着。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可以打破这个令人不爽的状况的人,你才别再来搅局了。”

    说到这里,caster不等archer回应,语锋便是一转,道出了一个让archer眼眸为之一凝的消息。

    “顺带告诉你,在你为了对付那些小鬼,将berserker给引出来,利用它去找对方的麻烦的时候,我已经将lancer给解决掉了喔。”

    这个消息,让archer看向caster的眼中浮现出些许的杀意。

    没想到,自己居然再一次的被眼前这条令人不快的狗给咬了。

    面对archer的杀意,caster哈哈大笑着。

    “谁让你在那些小鬼来到这里以后就分散了注意力呢?这种难得的机会当然不能不抓住啊!蠢货!”

    说着,caster举起了手中的法杖,指向了archer,注视在archer身上的目光则是变得充满了斗志。

    “这样一来,有可能会碍事的lancer、rider和assassin就从这个舞台上退场了,如果berserker被那些小鬼解决了,剩下的就是saber和你。”

    “只要有六骑从者战败,剩下我一人,那这场圣杯战争就会结束了吧?”

    “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希望了,你就别再搅局了,弓兵。”

    caster毫不掩饰目的的话语,让archer的脸色往下一沉。

    紧接着,archer发出了冷笑。

    “你以为,单凭那些家伙,有可能战胜berserker吗?”

    闻言,caster眉头一挑。

    唯独这个问题,caster实在无法断言。

    不过,caster脸上的笑容还是没有消失。

    “如果单论白刃战,那个狂神仅凭自身就能凌驾于圣杯战争的其余六骑从者,在这个冬木市里,能够战胜他的只有saber而已,而且,还是得解放那个宝具才能做到,那些小鬼应该是不可能战胜berserker的吧?”

    caster便这么说着,笑容变得极为狂妄。

    “但是,不试试的话又怎么知道呢?”

    为此,caster才会出现在这里。

    “只要你别去搅局就行了。”

    caster的目的就是在这里牵制住archer。

    如果有可能的话,caster肯定还想将archer给解决。

    所以,archer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分心对付罗真了。

    不然,这个家伙绝对会在自己分心的那一瞬间里,果断对自己出手。

    这让archer沉着脸,最终冷哼了一声,化作一阵粒子,消失在原地。

    见状,caster才松了一口气似的,耸了耸肩。

    “还好这个家伙很谨慎,不然打起来,我的胜算可不高。”

    毕竟,为了打倒lancer的从者,caster的消耗和损伤也不低啊。

    “接下来…”

    caster转过头,望向了那一方战场。

    “可别让我失望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