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 你信吗?-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56 你信吗?

    傍晚,仓桥源司和仓桥京子一起离开了。

    罗真没有过去,亦没有必要过去,至始至终都留在咒练场里,继续研究自己的术式,生成更加精炼、完美的简易式。

    事后,春虎那个小子又闯入了咒练场,告诉罗真。

    “我和老爸老妈就带夏目先回去了,夏目在老妈使用了治愈符以后好了很多,但还需要好好休息,下次再来找你玩吧。”

    “还有,听说刚刚来访的大人物里面似乎有个同龄的小女孩在回去前一直在找你,实在找不到以后大发了一通脾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你以后遇见她可得小心点。”

    “那我就先回去了,拜拜。”

    留下这样的话以后,春虎就火急火燎的跑了。

    “这个小子,每次都这么急急燥燥,真是一只蠢虎。”

    罗真苦笑着,紧接着就将这些事情都置之于脑后,继续练习咒术。

    若是换做以往,一直到深夜为止,罗真都会留在这里将〈召唤术〉、〈傀儡术〉、〈阴阳术〉以及魔术师的八大阶梯都好好的锻炼一遍,然后才会回房间去。

    没人会来打扰罗真,在土御门分家以及仓桥家的人离开以后,这座宅邸就只剩下罗真和土御门泰纯两人,以后者那不像对待儿子该有的冷淡态度,就算罗真熬多久都不会多加理会,只要明天按时抵达在桔梗之间,继续学习咒术就没问题。

    但今天

    “你跟我来。”

    土御门泰纯突然出现在咒练场里,对着罗真抛下这样的话,随即便转身离开。

    见状,罗真微微一愣,紧接着又皱起眉头,却还是默默的站了起来,跟在土御门泰纯的身后,离开了咒练场。

    当两人离开咒练场时,外面的天空已经是完全暗了下来,让一轮明月和诸多的星辰高挂悬空,闪闪发亮。

    土御门泰纯便站在走道上,眺望着外面的夜空,有如在和星辰沟通一般,眼中闪烁着些许的光亮。

    罗真站在土御门泰纯的身后,看着他这幅模样,什么都没说,只是保持着沉默。

    父子俩便谁都没有说话,让这样的沉默维持了整整半个小时。

    坦白说,若是换做平时,罗真的耐心可没这么好。

    可是,只要是出于战术、战略上的意义,罗真的耐心就会出奇的高,证明其虽然有脾气,但脑袋还是非常聪明,识时务,懂分寸。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土御门泰纯终于是开口了。

    “事情都知道了?”

    就像是知道罗真遇到什么事情一样,土御门泰纯非常突兀的做出这样的询问。

    而土御门泰纯所说的事情,自然是指土御门夜光以及其转生的事情。

    土御门夜光将会转生到拥有自己血脉的后代身上,并且就是当代当主的儿子。

    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的话,那就是说,土御门夜光的转世,就是土御门泰纯的儿子。

    显然,土御门泰纯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不过,土御门泰纯从来没有在罗真的面前提及。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罗真还不清楚。

    但面对问题,罗真还是做出回答。

    “知道了。”

    罗真言简意赅的做出回复。

    “是吗?”土御门泰纯沉默了半响,随即面无表情的道:“你信吗?”

    这个问题问的是什么,罗真倒是很清楚。

    土御门泰纯是想这么说吧?

    “你相信自己是夜光的转世吗?”

    这是土御门泰纯想问的问题。

    罗真再次言简意赅的回复。

    “不信。”

    没有任何犹豫,更没有任何踌躇,罗真直截了当的这么回答了。

    这似乎反倒让土御门泰纯有些意外而起,终于是转过身,看向罗真。

    迎着土御门泰纯的目光,罗真同样望了过去。

    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却是谁都看不出谁的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一会以后,土御门泰纯静静的发言。

    “没想到,你居然会回答得这么坚定。”

    土御门泰纯就为此产生感慨似的。

    但也是人之常情吧?

    从阴阳厅的厅长那里听说了土御门夜光的事情,更得知有传言声称自己就是土御门夜光的转世,那么,就算是再冷静的人,应该都会为此感到震惊和动摇。

    可罗真却是一点这方面的倾向都没有,土御门泰纯会感到意外,那也很正常。

    只是,土御门泰纯永远都不会知道罗真如此肯定的原因所在。

    因为,罗真很清楚,自己不是土御门家的后人,根本不具备土御门一族的血脉,更别说是本家的后代了。

    所以,就算传言是真的,土御门夜光真的会转世成为自己的后代,土御门泰纯的儿子,那也绝对不会是罗真。

    土御门泰纯从来没有提过罗真不是自己亲生儿子这件事,现在大概也以为罗真没有对自己的身世产生怀疑,认为罗真还在将自己视作是土御门本家的孩子吧?

    更甚者,土御门泰纯甚至没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除了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以外,估计没有第四个人知道罗真是从外面捡来的,并不是土御门一族的后裔。

    但是,如果传言又是真的,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

    罗真不是土御门泰纯的亲生儿子,土御门泰纯也没有子嗣,甚至没有妻子,却出现那种传言,这其中究竟有多少的问题呢?

    到底是传言不可信?

    还是,这件事情其实另有隐情?

    罗真想着这一个个的问题。

    这时

    “说实话,今天看到你和仓桥当主的咒术战,我承认至今为止还是有些低估了你的才能。”

    土御门泰纯陡然转移话题。

    “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具有天分,以你现在的年龄来考虑,如果能够将这份天赋发扬光大,那就算是媲美夜光估计都不成问题吧?”

    土御门泰纯的语气听不出是在称赞,却给了罗真最高的评价。

    旋即

    “鹰宽也已经跟我提议过了,让我提前将这个给你,既然你的才能如此优秀,我就让你继承我土御门家自古传下来的瑰宝吧。”

    土御门泰纯说出这样的话。

    其身上,庞大的灵气开始涨动了起来。

    “出来吧。”

    伴随着土御门泰纯低声的命令,其身上的灵气卷动,灵力亦是猛然暴涨,化作灵脉,注入面前的夜空之中。

    “铮!”

    就在这一个瞬间,璀璨的金色光芒闪耀而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