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 注定不同的道路-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59 注定不同的道路

    春去秋又来。

    飞逝的时光中,数年的时间如流水般走过,令得平静的修行之日再次造访罗真,让罗真深陷其中。

    在这段时间里,罗真一如既往的随着岁月一起成长,虽然依旧是一名少年,可也接连的上过小学与国中,并顺利的在其中毕业。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普通又普遍,但其实,这在数年里,罗真的生活还是渐渐的产生了些许的变化。

    “呐,就是他吧?”

    “土御门的那个吗?”

    “夜光的转世啊”

    “真不知道是真是假”

    类似这样的声音开始逐渐出现在罗真的生活里,并以惊人的速度传播了开来。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就是在罗真上小学的时候。

    毕竟,在此之前,罗真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来没有与土御门分家以外的人来往,自然听不见这样的声音。

    可是,在罗真进入小学以后,周围的人们就不知不觉的让这样的传言传开,令得异样的目光一直聚集在罗真的身上。

    显然,就像仓桥源司所说的那样,罗真是夜光转世的事情已经在业界里传开,甚至连普通人都开始得知。

    拜此所赐,无论是进入小学还是进入国中,罗真的身边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聚集过来,只有异样的目光不停的落在他的身上。

    而夏目和春虎则分别进入了和罗真不同的学校,据说是土御门泰纯的安排。

    所以,上学的这一段时间里,罗真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认识任何一名朋友,连班上同学的名字都记不住。

    “算了,这样或许也好。”

    罗真并没有在意,只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无聊且懒散的度过每一天,在别人看来是那么的无所事事,实则维持一个人的生活的罗真反而一直都将时间花在磨炼自己上,让自己的能力更加的进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仅花了两年就将自身的魔术回路全部开通,恢复到全盛期。

    然后,在土御门泰纯那里,罗真亦习得了各种各样的咒术,虽说还是跟以前一样,仅在式神的部分投入了心力,其余部分都是迅速习得以后就放置在一边,并没有多加练习,但凭借着天生强大的咒力跟技术,在咒术方面的实力也足以令土御门家的人惊讶,更别说是投入心力的式神部分了。

    理所当然,无论是〈召唤术〉、〈傀儡术〉亦或者是魔术师的八大阶梯,罗真都有认真的磨炼,不停的提升它们的等级。

    除此之外,罗真还进行着其余方面的研究,总得来说算是收获甚广,绝非虚度光阴。

    在外界产生变化的状况下,罗真就还是十年如一日的过好着自己。

    当然,也有一些影响是不得不提及的。

    比如,随着年龄的增长,分家的孩子们与罗真之间的关系也产生了变化。

    夏目是如当初所宣言的那般,与罗真一样,开始向大人学习咒术,并且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稳步的提升着自己,让自己渐渐的成为一名合格的咒术者。

    反倒是春虎,因为不具备见鬼的关系,和经常与咒术打交道的罗真与夏目两人渐行渐远,自从上了学,交了新的朋友以后,来本宅的次数就随之减少,最终不再出现,彻底的与进入咒术界的罗真和夏目走向不同的道路。

    对此,夏目也说过。

    “最近哥哥已经不怎么跟我对话,反而跟学校里的朋友很要好,甚至和来家里问诊的一位病人相交甚欢。”

    夏目就有些落寞的样子,但最终还是看开了。

    “没办法,哥哥不能见鬼,也许不跟我们过多接触,对他来说才是好事。”

    夏目向着罗真这么说过。

    罗真虽然没有感慨,却也苦笑过。

    “这样事情也有呢,特别是在这种世家。”

    罗真只有这样的想法而已。

    想当初,在赤羽家的时候,赤羽雷真不也因为自身对魔术没有兴趣,倾心于武术,所以跟家里的人渐行渐远,最后甚至被逐出家门吗?

    即使说起来很残酷,但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有才能和没有才能的人完全是两个世界,不是攀不攀得上、配不配得过的问题,而是更加现实,双方会走上不一样的道路而已。

    就像现代社会,成绩好的人会进入名校,成绩差的人会留在差班,有能力的人会进入好的公司工作,没有能力的人会被社会淘汰,双方注定走上不一样的路子。

    春虎没有见鬼,注定与咒术界无缘,最终变成这样,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应该庆幸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都是明事理的人,没有强求自己的儿子必须展现出配得上身份的才能,而是任由其进入普通人的圈子,那已经是万幸。

    而罗真与夏目却不一样。

    两人注定会进入咒术界,让世人得知土御门家就算没落,在阴阳道上依旧还在继续前进着。

    有鉴于此,即使罗真和夏目进入的是不同的学校,为了学习咒术,两人经常都会在本宅里见面,甚至在咒练场中一起练习。

    今天,两人就约好了一起练习咒术。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在土御门本家的咒练场里,少年少女便相隔着一段距离的互相执礼。

    少年少女的年龄相同,都在十五、六岁左右。

    不同的地方在于,少年一脸的懒散,少女满脸郑重,两人的身上都穿着运动服,一副准备热身的模样。

    只是,两人热身的方式极为过火。

    “那么”

    少年手中闪现一张咒符,将其打了出去。

    “急急如律令(order)!”

    伴随着少年的咒文咏唱,打出的咒符闪起光芒。

    “嘭!”

    火焰应声炸裂而出,化作滚滚热浪。

    那一幕,跟数年前在这个咒练场上出现的那场咒术比试的开端完全一模一样。

    然而,比起那个时候,这一次卷起的火浪无疑更加的庞大,如象征其使用者的力量不可同日而语一般,仿佛爆发的火山,冲击向了前方。

    面对这火红色的高温巨浪,少女面色严肃,全身都鼓动着咒力。

    旋即,少女结起了手印。

    那是帝释天印。

    帝释天被认为是印度神话里的军神因陀罗。

    而因陀罗则是天空的支配者,可以自由操纵雷鸣和闪电的天主,其武器〈金刚杵〉即为雷的象征。

    少女便手掐帝释天印,咏唱庄严的咒文。

    “————南么·三曼多勃驮喃·铄吃口罗也·莎诃————”

    庄严的咒文下,少女的身上,耀眼的雷电闪烁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