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 土御门家的宣布-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61 土御门家的宣布

    “唔”

    由护符构筑而成的结界里,夏目便发出苦闷似的声音,有些困难的从地面上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保护夏目的结界被解除,让罗真靠近了过来,看着气喘吁吁的夏目,顿时责怪出声。

    “真是的,你也未免太乱来了吧?”

    是有点乱来。

    诚然,雷法的确威力不俗,霹雳更是非常强力的式神,对夏目的帮助非常明显,可本来想操纵雷电就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霹雳的操纵难度更是比这更高,夏目在使尽浑身解数的情况下,居然还那么肆意的释放雷电,这难道还不乱来吗?

    更别说,雷法对咒力的消耗也是出了名的高,夏目那么放肆的使用,咒力也几乎快挥霍一空了,喘成这样,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就免不了说上夏目几句。

    只是

    “你有资格说我吗?秋观?”

    夏目注视向罗真,然后又是看向在半空中懒洋洋的游玩着的北斗,很是无奈的开口。

    “居然将北斗给召唤出来了,这样未免太犯规了吧?”

    霹雳身为极为特殊的护法式,虽然是人造的产物,并不是使役式,可也是非常高等级的式神,若是拿到业界里去贩卖,那绝对能够卖出一个天价。

    然而,霹雳顶多就是特殊而已,北斗却是真真正正的稀有且强力。

    当今世上为数不多,甚至有可能仅剩下一条的真龙。

    这样的式神,若是追究其历史的话,甚至可以追究到安倍晴明的时代。

    也就是说,北斗是安倍晴明遗留下来的式神,千年来一直都守护着土御门家,乃是土御门的当主代代相传的神兽,本身规格如何,可想而知。

    而自从在多年前继承了北斗之后,罗真的实力便几乎完全蜕变,即使不计算咒术的能力,单单是召唤出北斗就足以碾压一切。

    根据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的说法,哪怕是专业的阴阳师都别想敌得过北斗。

    一般来说,如此强大的式神,就算是能够得到,能不能进行操纵,发挥出式神所有的力量都还是一个未知数,在土御门本家的历史上,无法发挥出北斗全部力量的人亦是不少,可见想操纵北斗战斗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可罗真却犹如天生就应该成为式神之主一样,不但能够将北斗操纵自如,甚至与北斗搞好关系,让北斗完全听命于自己,必要时甚至能够将大量咒力输送给北斗,让北斗力量大增,可怕得不行。

    土御门泰纯就曾经有一次让罗真全力发挥出北斗的力量,让北斗战斗一次。

    那一次,夏目在家里,并不在本宅,所以没有见到那次的情形。

    但是,根据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所说,最终的结果是这样的。

    “咒练场的结界被完全破坏了。”

    “连地基都被损坏,差点让咒练场都塌了下去,真让人难以相信。”

    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便分别感叹着。

    据说,那次以后,土御门泰纯亦是沉默了许久,之后便不再关注罗真的实力,只是一心一意的传授其咒术而已。

    由此可见,在罗真的操纵下,北斗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因此,毫不客气的说,将北斗给召唤出来,根本就是非常犯规的一件事。

    “爸爸不是也说了,如果你召唤出北斗,就算是专业的阴阳师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现在你居然将北斗召唤出来,实在太赖皮了。”

    夏目便有些气鼓鼓的说着这样的话。

    对此,罗真只能摸了摸鼻子,摊了摊手。

    “没办法,既然你都拿出婶婶的式神了,我不召唤北斗的话,那想赢可就难了。”

    这是实话。

    若是不召唤北斗,以罗真的咒术实力,想赢祭出霹雳的夏目,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继承了土御门千鹤的咒术和式神的夏目如今的实力同样非同小可,即使与专业的阴阳师相比都毫不逊色,至少只通过「阴阳iii种」的阴阳师根本不可能是夏目的对手。

    面对这样的夏目,罗真只有召唤出北斗才能赢得干脆利落了。

    当然,这是仅用咒术的状况。

    若是罗真使用咒术以外的手段,或者若是生成其余式神,那想必就能赢得很轻松了。

    毕竟,经过数十年的苦修,现在罗真还不知道自己全力战斗究竟有多强。

    罗真只知道

    “若是现在回到迦勒底,一定会让玛修和老哥大吃一惊吧?”

    罗真只能这么确定而已。

    当下

    “总之,你先好好休息,将消耗掉的灵力恢复过来吧。”

    罗真对着夏目这么说着,紧接着又抬起头,看向半空。

    “北斗,你先回来。”

    闻言,北斗似乎有些不满的样子,但还是乖乖的听从罗真的命令,让自己的身体化作璀璨的光粒子,消失在空气中。

    罗真就扶着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因为什么而俏脸微红的夏目,准备在咒练场的角落里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

    “啾啾啾!”

    一只麻雀从窗外飞了进来,在罗真和夏目的面前徘徊。

    见状,罗真和夏目同时停下脚步。

    “这是伯父的式神?”

    夏目有些讶异起来。

    罗真则是皱起眉头,紧接着舒缓而开。

    “看来,父亲有事找我们过去。”

    罗真以有些过于漠然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

    那表现出罗真与土御门泰纯之间的关系就算称不上坏,那也绝对不算好。

    “秋观?”

    夏目有些担忧似的唤了罗真一声。

    “我没事。”

    罗真的脸上重新恢复了懒散和笑容,揉了揉夏目的脑袋。

    “先过去看看再说吧。”

    罗真这样表示。

    “嗯”

    夏目没有抵抗罗真那亲昵的动作,脸色再次变红的默默的点头,一副对罗真唯命是从的模样。

    于是,罗真在等夏目的灵力稍微回复以后,再一起离开咒练场,跟着麻雀的式神,来到了桔梗之间。

    土御门家,桔梗之间。

    此时,在桔梗之间里,不仅有被唤来的罗真和夏目,还有土御门泰纯、土御门鹰宽、土御门千鹤一行三人。

    当罗真和夏目来到这里,并席地坐下以后,土御门泰纯便淡淡的宣布了一个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罗真和夏目同时怔住了。

    土御门泰纯所说的话是这样的。

    “既然你们已经国中毕业,那从今年开始,你们就前往阴阳塾就读吧。”

    这就是土御门泰纯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