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 王牌中的王牌?-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64 王牌中的王牌?

    “铮”

    在夏目的手背上,逐渐的被描绘出来的图案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伴随着罗真每一笔每一划的落下变得越来越亮。

    与此同时,罗真的咒力源源不断的灌注而来,在夏目的手背上形成一道道的纹路。

    这一刻里,夏目能够感觉到罗真的咒力侵入了自己的体内,令得手背的部位都发热了起来。

    这个时候,只要夏目产生一点点抗拒的意识,那么,侵入体内的咒力就会消散,契约也会失败。

    可夏目却连一丝一毫的抵抗都没有,让罗真的咒力非常顺畅的在流动,并转遍其全身。

    渐渐的,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后,罗真才停了下来。

    “好了。”

    伴随着松了一口气的声音,罗真这样子宣布。

    就在这一瞬间,夏目清楚的感觉到了。

    感觉到自己与罗真之间出现了一条看不见的灵脉。

    这条灵脉非常的稳固且强力,将罗真与夏目之间的灵气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彼此的灵力更是如同互相交汇一般,流动得极为快速又顺畅。

    而在自己的手背上,一个由三枚指环环环相扣所形成的纹路亦是烙印在那儿,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是”

    看着自己手背上的图案,夏目讶异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夏目,罗真微微一笑。

    “这是我自制的式神契约。”

    罗真如此解释了。

    土御门家的家徽是五芒星。

    在阴阳道中,五芒星是代表着阴阳五行的根本的图案,来源可以追溯到安倍晴明的身上,因此又被赋予「晴明桔梗印」或者是「晴明纹」这样的名字,亦是非常有名的守护咒纹,在咒术中常常都会出现。

    土御门泰纯授予罗真的咒术中,最高等级的式神契约便是在式神的身上刻下五芒星的咒纹,以其为源,将术者与式神之间的灵力联系提升到最高,即能加强灵力的流动,更能对双方的灵感进行同调,只要不是相隔一个国家的距离,那就基本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位置,让术者对式神进行呼唤。

    然而,罗真却是以自身的理解,对这一契约进行了改动。

    具体来说,便是将五芒星的咒纹改为三枚指环环环相扣的图案。

    说起来是这么简单,但其实,这可不单单只是改动一下咒纹就能完成的事情。

    为了将其完成,罗真将契约的术式本身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若不是其自身同样精通契约,对迦勒底的召唤系统更是进行过极其充分的研究,那这一契约还不一定能够完成。

    而将其完成的第一时间里,罗真就将自己与北斗之间的契约替换成这种自己自制的契约,从而使自己与北斗之间的灵力联系变得强力无比,灵力的流动也提高了许多,让北斗能够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的同时,罗真对北斗的操纵亦变得容易起来,非常有用。

    现如今,罗真对夏目使用的就是这一自制的式神契约。

    所以,夏目才会感觉到自己与罗真之间的灵力联系非常的稳固又强力,令得双方的灵气都有种逐渐融合起来的迹象。

    明白了这一点,夏目先是恍然,紧接着又是疑惑出声。

    “可是,为什么是这个图案呢?”

    三枚指环环环相扣的图案。

    这样的图案,无论是在阴阳道、密教、神道还是修验道等等的派系里,都是不曾出现过的。

    因此,夏目理所当然会有这样的疑问。

    罗真就像是早就知道夏目有这样的疑问一样,非常直接的解释出声。

    “因为,这个图案才是证明我自身本质的东西。”

    这就是原因。

    五芒星代表的是阴阳五行的根本,更是土御门家的家徽,概况的范围非常的广,从而使得契约的精度都被稀释了。

    就像一把武器,谁都能够使用,可若是根据特定的对象进行改良的专用武器的话,别人或许使用不了,但一旦由这个特定对象自身来使用,那就一定可以让这把武器的威力变得更强。

    土御门家的式神契约就是如此,谁都能使用,但有了通用性,必定会让效果也变得比较平稳。

    罗真却对此不太满意,方才会改动术式,将代表阴阳道根本的五芒星替换成代表自身的令咒。

    也就是说,罗真将这一契约改为自己专用的术式,以此作为条件,将契约的精度提升到了最高。

    拜此所赐,因为灵力的联系变强的关系,除非罗真主动废弃契约,否则,别人想切断罗真与式神之间的联系将会变得不可能,就算式神自身想切断这个契约,那也得力量比罗真的能力强出许多倍才行。

    可想而知,这一式神契约的效果究竟有多强。

    当然,想使用这一契约的条件亦变得苛刻起来,要求式神对罗真的咒力不进行丝毫的抵抗,要不然,哪怕是一点点的抗拒都好,不仅契约会失败,连咒纹都会刻不上。

    罗真大致解释了一遍,然后举起自己的右手。

    “看,我的手上也有这个图案吧?”

    罗真就将手背上的令咒展现给夏目看。

    令咒一直以来都跟随着罗真,无论何时何地都存在,从小便和罗真一起长大的夏目自然不会不知道。

    只是,包括夏目在内的其余人一直以为这是罗真的胎记。

    虽说这个胎记过于清晰且逼真,可除此之外,别人也想不到第二种可能了。

    至于佩戴在罗真手上的那枚指环则被认为是对于罗真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别人一直都不知道其来历。

    罗真说这个「胎记」代表他自身的本质,夏目也只能似懂非懂的点下头。

    但是

    “你的左手好像也有一样的胎记。”

    夏目指着罗真的左手,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仔细一看,罗真的左手手背上,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同样出现了三枚指环环环相扣的图案。

    换言之,罗真的左手上居然也出现了令咒。

    这若是被迦勒底里的人们所得知,一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

    可罗真却是摸了摸自己左手的令咒,有些意味深长似的笑了。

    “这可是王牌中的王牌哦?”

    罗真便笑吟吟的这么说道。

    然后,罗真回归了正题。

    “总之,这样一来,夏目就正式成为我的式神了。”罗真对着夏目说道:“接下来的日子就拜托你了,夏目。”

    闻言,夏目同样摸了摸自己手背上的契约图案,心中同样涌现出开心、喜悦与得偿所愿般的情感。

    “是。”

    夏目重重的点下了头。

    于是,夏目成为了罗真的式神,一起走上咒术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