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 不出门的傻子?-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65 不出门的傻子?

    成功缔结式神契约以后,罗真与夏目便准备收拾东西了。

    土御门泰纯也说过,两人的车票已经订好,时间则是在明天,就算不是很急也同样不是可以轻松耗下去的状态,必须得在今天以内收拾好东西,明天才能出发前往东京。

    幸好,罗真基本没什么需要随身携带的东西,除了几件衣服和自己自制的咒符以外,其余什么都不需要带。

    至于生活费,土御门泰纯只是将一张卡直接扔给罗真,告诉他,随他怎么使用都行,因此,罗真也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仅花了数分钟的时间就收拾完毕了。

    反倒是夏目,身为一个女孩子,需要收拾的东西不少,一个晚上的时间或许还真的不够。

    有鉴于此,罗真与夏目一起来到了土御门分家,准备稍微帮一下她的忙。

    “真的不用了,反正有简易式可以帮忙,不用担心人手。”

    夏目就一直都在这么说,但反正罗真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一起过去了。

    等到两人抵达土御门分家时,那已经是差不多傍晚的时分。

    而就在家门口,一个人竟是正从门内出来,看到来到这里的罗真和夏目,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秋观?夏目?”

    对方便有些惊讶似的出声。

    见状,夏目微微一怔,随即向对方打招呼。

    “哥哥。”

    正是春虎。

    时隔多年,春虎的个子已经长了不少,虽然还是一副蠢样,可看起来非常健康,过去充满活力和淘气的样子亦多少有些改变,变得沉稳不少。

    “哟,春虎。”罗真便很是随意的道:“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

    仔细算算的话,自从过年以后,罗真就没有见过春虎了。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除了过年的例行拜访以外,春虎已经不再有事没事的往土御门本宅那边跑。

    现在的春虎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高中生,非常的平凡。

    这样的春虎便挠着自己的头,对着罗真苦笑着。

    “没想到,你居然会从家里出来,真是稀奇。”

    这也是两人很久没见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修行,罗真一如既往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上学以外,基本都不会走出家门。

    如果是小时候的话,罗真倒是在春虎和夏目的邀请下来过分家几次,但随着双方的逐渐长大,这样的事情就不再发生了。

    春虎会那么惊讶,原因就在这里。

    换句话说,两人其实是半斤八两,那么久不见,谁也怪不得谁。

    当下,两人一个苦笑,一个耸肩,皆都没再多说什么。

    “那个”夏目似乎有些顾忌,小心翼翼的对着春虎问道:“哥哥这个时候出门准备做什么?”

    “没什么。”春虎如实回道:“就是去一趟便利店而已。”

    “是吗?”夏目看了一眼春虎,又看了一眼罗真,紧接着貌似有了什么想法,这般道:“那我先进去了,你们聊。”

    看来,夏目是想让罗真和春虎这对许久不见的发小单独聊聊的空间了。

    毕竟,明天两人就会前往东京,今后或许都很难再见面,甚至有可能将彻底变得陌生,聊聊总是好的。

    夏目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抱歉似的鞠躬以后,走进了家里。

    只剩下罗真和春虎两人,一起面对面的对视着,相继失笑。

    “去便利店是吧?”罗真就这么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去倒是没问题。”春虎顿时迟疑般的道:“可是你知道便利店在哪吗?知道怎么买东西吗?啊还有买东西是需要钱的”

    话还没有说完,一张咒符就被抵在春虎的胸口上。

    罗真握着咒符,如握着手枪般的将其抵在春虎的身上。

    “你是将我当成不出门的傻子了是吗?”

    罗真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没没有没有”

    春虎面色僵硬,额头上都流下了冷汗。

    许久不见,这只蠢虎还是那个样子,欠收拾。

    两人又是经过一番打闹,然后才一起离开家,往便利店的方向而去。

    途中,两人针对小时候的事情谈了起来,渐渐的让彼此之间的陌生感消除了。

    本来,罗真和春虎就没什么矛盾,只是彼此选择的路不同,导致距离变远了而已,但都是大男人,根本不需要多矫情,三两句就找回了过去的感觉。

    等到两人从便利店里买完东西出来,那已经是变得和过去一样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

    “听老爸老妈说,你明天就要跟夏目一起去东京,就读阴阳塾了,对吗?”

    回家的路上,提着两个塑料袋的春虎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是啊。”

    罗真同样提着一个塑料袋,回答着春虎的问题。

    不过

    “你真的打算进入普通高中就读吗?”

    罗真若无其事的提及这一点。

    这让春虎的脚步产生了瞬间的停顿,紧接着又恢复原状。

    “没办法啊。”春虎同样若无其事般的道:“我又不能见鬼,就算想成为阴阳师也行不通,只能进入普通高中了。”

    这句话,换来的却是罗真撇嘴的态度。

    “想骗谁呢?”罗真便这般说道:“如果你真的想成为阴阳师,那同样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吧?”

    诚然,见鬼之才非常的稀有,高强的见鬼之才更是犹如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若是不具备,那就无法成为阴阳师。

    可若是不追求强大,而仅是希望见鬼的话,那并不是没有办法。

    “能够让一般人见鬼的术式并不是不存在,虽然有其限制,甚至效果还有时间,可若是技术高强的阴阳师的话,让见鬼的术式维持数年时间应该不是问题,你完全可以拜托你老爸帮你吧?”

    罗真道出这样的秘密。

    这也是土御门家的人们一提及春虎就气氛不好的原因。

    归根究底,其实还是春虎自己不想成为阴阳师,方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也就是说,本人早就放弃了。

    “即使靠咒术来见鬼,限制那么多,又天生没有才能,我肯定也是最没前途的那一种,将来绝对成为不了专业的阴阳师,这你也能明白吧?”

    春虎便叹息般的出声。

    “所以,我已经不想这件事了,分家就让夏目继承,至于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普通人吧。”

    这就是春虎的决定。

    “我也不讨厌现在这种生活,倒不如说挺喜欢的,最近也认识了一个奇怪的朋友,我们应该很合得来。”

    春虎就向着罗真伸出拳头。

    “夏目成为你的式神了是吧?那她就拜托你囖?秋观!”

    春虎便紧视着罗真。

    迎着春虎的视线,罗真沉默了。

    随即,罗真也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来,与春虎碰了一下拳头。

    “交给我吧。”

    罗真就这么给出承诺。

    春虎这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