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 〈星咏〉-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68 〈星咏〉

    阴阳塾,塾长室。

    那是位于塾舍大楼最顶层的一间办公室。

    罗真与夏目便乘坐着电梯从最底层上来,并踏上走廊,往塾长室的方向而去。

    走在这样的一条走廊上,不仅是夏目而已,连罗真都在环视着周围,观察着这里陌生的环境。

    虽然还没有前往教室,还无法确定其余地方是什么样子,但至少,在这栋塾舍的最顶层,内部的装潢非常的简洁,只有四周有着像是咒术物品或者咒术道具之类的展览品,像是挂在墙上的铠甲和头盔、发黑的锡杖、金线法衣、带封条的日本刀等等,颇有种博物馆的感觉。

    而展览着这些东西的玻璃柜上不仅没有半分的污迹,地板上亦是没有一点灰尘,周围摆放的观叶植物都经过了完善的打理,非常的干净。

    不过,打理这些事情的应该不是阴阳塾中的工作人员,而是式神。

    既然守门的警卫是高等人造机甲式的式神的话,塾内的日常事务也很有可能是由式神来进行处理,这样不仅可以省下一大笔的聘用费,还能彰显出阴阳塾的特殊,百利而无一害,不可能不用。

    当然,这也是唯有在阴阳塾中才会出现的状况。

    除了受到阴阳厅的认可,可以自由使用咒术的阴阳塾,别的地方若是没有专业资格,擅自操纵式神来做事,应该同样会被逮捕吧?

    “就是不知道作为式神动力来源的咒力是谁的了。”

    总不至于都是有塾长来进行提供吧?

    那样一来,咒力很快就会消耗殆尽的,根本无法持续坚持下去。

    所以,给式神提供咒力的估计是塾内的教师,亦或者干脆是学生们,只需要将此工作纳入值日之中,学生们就会免费给式神提供咒力,简直是再好不过的节省方式了。

    罗真便想着这样的事情,带着有些紧张的夏目,来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门上,一眼就能看清的「塾长室」三字写在一块吊牌上,告诉了罗真与夏目,自己的目的地到了。

    “秋观?”

    夏目看向罗真,向罗真询问着什么似的。

    对此,罗真点了点头。

    “敲门吧。”

    罗真非常简短的吩咐。

    “嗯。”

    夏目顿时也点了点头,鼓起勇气似的上前,敲响了门。

    “土御门秋观与土御门夏目,应塾长的要求前来。”

    夏目一本正经的做出汇报似的,让自己的声音传入室内。

    这让室内也传出了一个好笑似的声音。

    “请进吧。”

    这样的一个声音传入罗真和夏目的耳中。

    姑且不论夏目,罗真是能够从出该声音带着些许岁月和沧桑的感觉。

    “打扰了。”

    夏目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出来,只是打开门,让门内的情景展现在两人的眼中。

    出现在眼前的办公室跟外面的走廊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

    那里就像是大正时代的咖啡厅一样,优雅复古的房间。

    墙壁是已经变淡的奶油色。

    地上铺着胭脂色的绒毯。

    马口铁衣帽架配搭彩色碎玻璃的间隔,间隔的后面则是猫脚椅子搭配已经变成米黄色的茶几的迎宾区,墙壁的两侧是满满的书架,有着数量惊人的藏书,互相紧挨着排满了,从封面来看,里面不但有外文书,还有和文书以及古文书,甚至是卷轴都有。

    就在这样一间房间里,磨砂的玻璃窗前,有着一张巨大的红木书桌。

    书桌后,一个娇小的人影坐在那里,体态端庄,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看不清深浅的笑容,让高雅的气质都弥漫了出来。

    “欢迎你们来到阴阳塾,宗家以及分家的孩子们。”

    说着这样的话的娇小人影是一名年迈的老妇人,及肩的头发已经半白,身居高龄,却气度不凡,身上穿着红豆色的和服,看着这边的眼中亦是流露出神秘的光彩。

    “我是阴阳塾的塾长,仓桥美代。”

    老妇人以端庄的口吻,这般介绍了自己。

    是的。

    仓桥美代。

    眼前这名老妇人赫然便是仓桥家的人。

    她是仓桥源司的生母,仓桥家的前任当主,现任阴阳塾塾长,掌管阴阳塾已有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乃是一名在咒术界中享有着盛名,非常受到阴阳师们尊敬的德高望重之人。

    理所当然,既然是仓桥家的前任当主,对方便不可能不认识罗真和夏目。

    毕竟,仓桥家是土御门家的分家,就形式上而言,仓桥美代自然得称呼土御门本家下一任当主的罗真为宗家,不认识他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而罗真与夏目自然也认识眼前的老妇人。

    “您好,塾长,我是土御门夏目。”

    夏目便尊敬的向着仓桥美代行礼。

    “我是土御门秋观。”

    罗真亦象征性的展示出礼貌,向着仓桥美代低头。

    对此,仓桥美代只是注视着两人,如同觉得耀眼似的眯起了眼睛。

    “原来如此。”

    仓桥美代自言自语似的呢喃着。

    “的确是非常美丽的星辰,将来必定能够大放光芒吧?”

    仓桥美代说出了这样的话。

    “星辰?”

    夏目微微感到惊讶。

    罗真亦是似想到了什么似的,饶有兴致的开口。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星咏〉吗?”

    ————〈星咏〉。

    那是一种通过观星来预测未来的能力。

    这种能力虽然也属于咒术的范畴,可却属于一种天生的资质,古时候一般都为巫女和神官才能拥有,在现代已经几近消失,只剩下极为稀少的数人持有这样的资质,可以说是咒术界里最珍贵的能力之一。

    过去,罗真就听说过这种能力,并从土御门泰纯这么提及过。

    “仓桥家的前任当主,现任阴阳塾的塾长过去就曾经是一名巫女,拥有着〈星咏〉的能力。”

    土御门泰纯就这么提及过一次,却被罗真给记了下来。

    现在,罗真总算是看到本人展现出这种能力了。

    然而

    “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太过于罕见的东西吧?秋观同学?”

    仓桥美代便看向罗真,带着达观的笑容,说出了这样的话。

    “土御门家的当代当主,你的父亲,他也同样是一名具备〈星咏〉的能力的阴阳师,你难道不知道吗?”

    仓桥美代便道出这么一件让罗真乃至夏目都为之惊愕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