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 开始转动的星辰-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0 开始转动的星辰

    如果仓桥美代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罗真和夜光的确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夜光很随性,只会沉浸在感兴趣的事情上,对没有兴趣的事情则会置之不理。

    罗真也是如此,只是他不是随性,而是懒得去理会没兴趣的事情而已,对有兴趣的事情却也同样会沉浸在其中,例如游戏。

    夜光在咒术上着非人的才能和热心。

    罗真也是如此,只是不局限于咒术,而是在魔术上有着非人的才能和热心,一旦研究起来,那就是十年如一日的苦修,绝对不会产生半分的怠滞之情。

    夜光是一个问题儿童,哪怕是身为阴阳寮的巨头,同样该当甩手掌柜的时候就会当甩手掌柜,却还是有人愿意跟随他。

    罗真又何尝不是如此,即是一个问题儿童,却有着非同凡响的领袖能力呢?

    虽然罗真即不喜欢凑热闹,更不会对发生在自己面前的纷争而欢喜,可当热闹和纷争找到罗真的头上时,罗真不也会不甘示弱的凑上去,让对方好看吗?

    至于自己的面前出现不公时,罗真会不会感到愤慨,那就得看状况了。

    所以,若是仓桥美代所言非虚,那罗真和夜光还真有许多的相似之处。

    仓桥美代擅长读星,因此,即使今天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罗真,凭借非凡的眼力,还是从罗真的身上看出这些部分,方才得出「很像」这种结论吧?

    当然,要说仓桥美代相不相信罗真是夜光转世,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夏目则有些担心的看着罗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少女是担心罗真会因为仓桥美代的这番话语受到影响。

    但这方面的话,夏目是不用担心的。

    “也许,夜光的确和我有点像。”

    罗真沉默了一会以后,耸了耸肩,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我不是夜光的转世,真是遗憾啊。”

    没错。

    罗真不是夜光的转世。

    即使业界里一直都在传言罗真是夜光的转世,但罗真自己又怎么会相信这种鬼话呢?

    毕竟,罗真自己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自己即不是土御门家的子嗣,更甚者还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是夜光的转世啊?

    如果不是因为土御门泰纯从来没有提及过罗真是被收养的外来者,若是自己透漏出这件事情,那必定无法解释清楚的话,罗真还真想告诉别人,自己只不过是土御门家的养子而已。

    只是,明明是养子,却被土御门泰纯定为土御门家的下任当主,这种做法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罗真也不知道土御门泰纯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但他也说了,大不了东窗事发的时候就直接溜人,离开这个世界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想太多。

    有鉴于此,罗真只需要走一步算一步即可。

    或许是从罗真的态度中看出这一点,仓桥美代不但没有失望,脸上的笑容反而更盛。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仓桥美代如此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夜光的转世,我都希望你在阴阳塾里有所收获,以一介塾生的身份,踏踏实实的前进,除此之外,不需要再奢求更多。”

    这是仓桥美代和仓桥源司的不同之处。

    后者身为阴阳厅的厅长,不得不对历史的罪人和伟人进行试探和关注。

    前者则是阴阳塾的塾长,半隐退之身,需要关心的不是历史的罪人和伟人,而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现在,罗真就只是阴阳塾的塾生而已。

    对于仓桥美代来说,只需要确认这一点就够了。

    “再说,你也是宗家的孩子,身为分家的一份子,无论如何我都得关照一下你才行。”

    仓桥美代便毫无顾忌的做出这种相当于开后门一样的发言,随即看向夏目。

    “夏目同学是分家的孩子,现在也已经是秋观同学的式神了吧?”

    仓桥美代意味深长似的出声。

    “那么,作为秋观同学的「飞车丸」的立场,我也很期待你能够在以后的表现。”

    仓桥美代就说出这样不明觉厉的话来。

    可惜,这番话,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忽视的。

    就在罗真和夏目均都失去言语时,一个声音从门外响起。

    “塾长?我能进来了吗?”

    从门外传来的是一个操着一口奇怪的关西腔,语气轻浮又不正经,很难让人产生好印象的声音。

    仓桥美代将目光转至门口的方向。

    “进来吧。”

    像这样,仓桥美代做出吩咐。

    于是,塾长室的大门被打开,让一个人走了进来。

    “叩”

    当来者从门外进来时,罗真和夏目首先听到的是这样的声音。

    那是木头敲击地面所激起的声音。

    来者就带着这样的动静,渐渐的进入罗真和夏目的眼帘。

    那是一名身高体瘦的男子。

    男子的年龄似乎仅在二十岁上下,很年轻,却给人一种一把年纪的感觉。

    他的头发凌乱,脸上戴着粗糙的眼镜,身上穿的是旧了的白衬衫和一看就是便宜货的夹克以及松松垮垮的裤子,线条纤细的脸上则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

    罗真的脸上也经常带着漫不经心,可罗真的漫不经心是那种懒散的感觉,这名男子的漫不经心却是让人觉得很是靠不住。

    可是,在这个靠不住的男子的身上,有两件东西却颇为引人注目。

    一件是右手所持的拐杖。

    一件从右边裤管里伸出来的木棒,亦即义足。

    这个男子便缺了一条腿,不但需要使用拐杖,缺失的腿居然还只是用木棒般的义足来代替,实在让人有些意想不到。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男子的身份。

    “这位是担任你们班导的老师,名字叫做大友阵。”

    仓桥美代这般介绍了对方。

    “哟,你们好啊。”

    被称为大友阵的班导举起手,很是轻浮的打着招呼。

    “你们就是土御门的那两位吧?好像在这次入学考试里分别拿到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样子?哎呀哎呀,这样的天才居然被分配到我的班上,实在让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啊。”

    大友阵便操着关西腔的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说还一边摇头,表情更是至始至终都很轻浮,让夏目目瞪口呆,罗真也是嘴角一阵抽搐。

    只有仓桥美代,如同习以为常了似的,熟练的做出指示。

    “那么,大友老师,麻烦你负责照顾一下他们,他们可是有点特殊,记得小心一点。”

    仓桥美代直言不讳的指示着,让大友阵一阵无奈。

    “是是是,我尽力就是了,记得给我涨工资啊,塾长。”

    说着这样的话语,大友阵就看向罗真和夏目。

    “那么,土御门的两位少爷小姐,请跟我来吧。”

    语毕,大友阵便带着神色怪异的罗真跟夏目,一起离开了塾长室。

    仓桥美代目送着三人的离去。

    “星辰开始转动了吗?”

    些许的呢喃声就这么响了起来,无人得知。